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摄政王的战神王妃
摄政王的战神王妃 连载中

摄政王的战神王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陆瑶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沈珩之 陆瑶

月国唯一女战神一朝战败,沦为阶下囚,受尽羞辱,回国还被唾弃
陆瑶一摊手,我摊牌了,我不干了,我在江湖上还有个响当当的马甲!身份暴露,惊艳天下
某摄政王贴了上来,瑶瑶是我心头肉
某宝抱上大腿,我娘亲是最厉害的!陆瑶:帮我把这俩货拿开?展开

《摄政王的战神王妃》章节试读:

第4章 拭目以待


“看来还是亲爹比较关心自己的女儿,应小姐,那我就先去赴约了。可千万别想要逃跑,我手底下可有一群暴脾气的,他们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
陆瑶甩开折扇,扇着细风,笑着走出了房门。
重峦叠嶂,云雾蔼蔼。
阅南山,牡丹亭上。
应丞相已经等候多时,终见陆瑶款款而来。
瞧着眼前这位带着面具的少年,应丞相道:“这位就是风雪阁的阁主吧,还真是年少有为,但是,不知道我如何得罪了你,竟然让你在小女大婚之日将她掳走。”
陆瑶笑了笑,“其实,我与应小姐并无恩怨,与你应家虽有些生意上的恩怨,但也并不至于如此。”
“既然如此,那阁主为何要这么做?”
“我原本以为来找我的是沣国的摄政王沈珩之,却没想到是应丞相啊。”陆瑶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又忘四周打量了起来。
她来时,已经将人布置好了,并未发现沈珩之的踪影。
莫非这沈珩之对应家如此轻视,那又为何要迎娶应家之女呢?
“这么说来,还是与摄政王有关!”应丞相攥紧拳头,又让沈珩之耍了!
话到此处,天空响起一枚烟火弹。
陆瑶弯唇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沈珩之带着人,将山头围了起来。
又带了一支侍卫,上了阅南山。
来到牡丹亭前,看着牡丹亭的二人,脸上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阁主,你现在人已经到了本王手中,没有资格与本王谈判了。”
敢威胁他的人,没有一个长命的!
陆瑶轻轻一笑,“哦?我的命还真是金贵,居然能比得上丞相府的嫡长女。不过你怎么知道,你一定能抓得住我呢?”
说到这儿,陆瑶看了一眼应丞相,“丞相大人,我对你很失望呢,看来,你是不打算让你女儿平安回去了。那也好,应小姐生得花容月貌,我瞧着也喜欢,或许将来,我还会改口称呼你一声,岳父大人呢。”
“你!沈珩之,快将这个贼子抓起来!”应丞相怒道。
沈珩之扫了一眼应丞相,眼神如寒潭,让人不寒而栗。
他可不喜欢被人使唤。
应丞相一颤,却还是更在意陆瑶。
沈珩之看向陆瑶,抿唇而笑,笑声有些狂放不羁,“本王还是有几分佩服你的,放眼天下,只有你敢劫本王的花轿。”
便是沣国的小皇帝,也只敢在皇宫急得团团转,却不敢派人来劫花轿。
这位风雪阁的阁主还真是天下第一人。
陆瑶冁然一笑,“那就得问问你自己了,为何要得罪我呢?放眼天下,也只有你敢来得罪我了。”
她陆家混世魔王的名头可不是喊出来的,而是有着实打实的丰功伟绩。
别说是在月国,就算是其他的地方,哪个人不敬让她几分?
可她现在所遭受的屈辱,都是来源于眼前这个男人!
“那本王还真是好奇了,本王与阁下素无往来,是如何得罪你的?”
陆瑶嗤笑了一声,“王爷得罪的人可多了,只不过,你可要好好记住我,因为唯有我才是你的对手。”
几年前的战败,只不过是因为军队条件问题,现如今,她可是有把握得很。
她这次过来,不只是要找沈珩之报复,也是要一雪前耻!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沈珩之一抬手,身后的那些侍卫涌上前来,步步逼近陆瑶。
陆瑶笑了笑,“拭目以待。”
话音未落,她突然回头,往身后的悬崖终身一跃。
众人紧张的走至悬崖看了过去,却看见陆瑶背上背着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在悬崖下滑行着。
应丞相着急的说道:“这都是在搞什么?!王爷,你这不是放走了阁主吗?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就算是恩怨颇多,也不该连累莲儿,王爷最好给我一个交代!”
沈珩之看着下方的一个小白点,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颇有兴致的看着小白点渐渐消失了。
回身,看向应丞相,面若冰霜,“本王知道了。”
一句极其敷衍的话,让应丞相有些窝火,“王爷,今日那黄毛小儿的荒唐话你也听见了,不管如何,这也并非是我应家的错,哪怕是莲儿非完璧之身,这摄政王妃的位子,你也休想要回去。届时,你沈王府可就真的沦为天下笑柄了!”
沈珩之冷眸一扫,面露戾气,“本王说了,本王知道了。”
见他真的要动怒了,应丞相有些悻悻,不再开口,怒甩衣袖,愤然离场。
此时,陆瑶落了地,将三角形状的飞行器收了起来。
这可是他们风雪阁设计了许久,经过了很多的失败,终于制造出能飞行的东西。
只不过,风险也在,还需要诸多条件罢了。
今日,抛开前头的试验,陆瑶还是第一个使用者,她心中本来有些发憷,现如今也算是落地了。
“阁主,你没事吧。”风雪阁的人走了过来。
陆瑶轻鄙的笑了一声,“我没事。”
五年多过去了,沈珩之带给她的羞辱,还真是每天每夜都让她恨得牙痒痒呢。
今日一见,让她心中的恨意又开始叫嚣了起来。
刚回到山庄,陆瑶还来不及休息片刻,便看见崔婳回来了。
一见到崔婳神色匆匆的来了,陆瑶一拍脑门,十分头疼:“你不用开口了,一定出事了。”
崔婳来了,但是身边却没有陆宝儿。
不用说,肯定是陆宝儿跑了。
都说知子莫若母,陆瑶实在是不想在这个时候,体会到这句话。
“阁主英明。”崔婳道。
“我就知道,那小子肯定不会乖乖留在家的。”
“阁主英明。”
陆瑶怒瞪崔婳,“你还好意思说?作为风雪阁的左护法,你居然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你还要不要脸的?”
崔婳满脸委屈的看着陆瑶,“阁主,你生的孩子,你心里头清楚得很,我也实在是没办法。”
陆宝儿本来就人小鬼大,而且在陆瑶的‘教导’下,更是精通各种生活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