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都市小说›父亲,我想对你说
父亲,我想对你说 连载中

父亲,我想对你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梦幻居士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王受禄 王彩荷 都市小说

引子 如果你失去了挚爱的亲人,一定会很悲痛,也许还有遗憾,那就好好的,努力的活着吧,哪怕是为了那逝去的亲人对你的期待
因为他们的期待已经成了遗愿,而你的努力就是希望
你给逝去的亲人写过信吗,我给逝去的父亲写了几十封信,讲述村寨里一路的发展变化
每一封信讲述一段故事,一些生活感悟,叙说一些村寨里的人
先从乡村公路的发展说起,从最初的毛马路变成了现在的柏油路,再说到带领人们修路的村长,书记 而“我”家十年来也一路改变,从最初的一家人便成了两家人,再变成更多的人家
在这些新鲜的改变中,难能可贵的是村民们还保留了很多的民族节日和风俗,这部分会说到村寨里的节日和美食,四月八的花米饭,七月半的插香瓜,春节里的斗牛场,还有新房酒里的撒梁粑…… 以“我”几次回家的所见所闻为时间线,以“我”家人和村寨里的人为事物的承载体,展现出一部有亲情,乡里情怀的少数民族小说
展开

《父亲,我想对你说》章节试读:

第004章 村寨前终于有了条毛马路


“来了多少人啊,得到你们学校去开会,金村长家坐不下啊?”妈妈也关注起来。

“来了五六个吧,当然是学校显得正式啊,金老哥家里也坐得下,但是不太方便啊。所以就安排到我们学校去了,校长就让我和他一起等着了,顺便也听了个会。”爸爸一脸的笑容,看来他也很期待村里能修公路吧。

“真的要给我们村里修路了,这还是头一次有领导来关心呢,这山连着山的,要怎么修呢?”妈妈听了也很高兴,毕竟她也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和奶奶家是一墙之隔的邻居,你们两个算是两小无猜的夫妻了,她也希望走出山寨的路能平整些。

“当然,会上领导都跟金村长制定了计划,估计等农忙过后就要开始了,到时候让每家每户都出劳力,我们家要是出不了,我就只能垫钱了。”爸爸认真的看着妈妈说着,妈妈也赞同的点点头。

“家里就是孩子都还小,读书的读书,出门的出门,我又要照顾地里,确实没什么劳力,那得垫多少钱啊?”

“这个还不知道呢,到时候会有通知下来到每家每户的,我们照着给就是了,也得为修路出力呀。”爸爸说着就一刻不停的拿出了课本和教案,还有一摞学生的作业本,坐在桌前准备工作了,这是他每天晚上在家里都要做的事情,我们也都习惯的跟着他坐在炉子前面,就着煤油灯一起学习,写作业。

后来,过了一个礼拜,爸爸又从村里带来了修路安排的通知,还自愿的当起了修路的动员使者,给寨子里的老辈,小辈说起公路修通后的好处。妈妈和奶奶也是很支持你的工作,给自己的同伴也讲起了公路修通的好处,当然很多年轻人都是支持的,他们也想走出大山,到更远的地方去谋求发展。

可是寨子上的老人们却是不以为然的,毕竟他们都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代,甚至更久,他们似乎已经习惯这种爬山涉水,骑马步行的生活,有的人甚至觉得,公路修通了会不会有外面的坏人进来,有的人却不愿意出劳力,觉得又不是他一个人走那路……

总之爸爸的动员工作也遇到了些许的麻烦,但是他还是耐心的给大家解释,加上**的决心和村委会的助力,修路的事情总算定下来了,而且是村民们百分之百的支持,并在98年的春天,开始了从镇上到村里的修路工程。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爸爸和金村长就成了拜把子的兄弟,以后的时间里,他也经常为了村寨的发展在出力。

这公路还算修得顺利,村民们也很配合,除了乡里派来的修路工程队,村寨里的居民也都每家每户出了一个或者两个劳力,等工程队把陡峭的岩石炸开,山峰挖开以后,大家都拿着自己的锄头等一些简单的修路工具去整理,平整公路。

经过大家一年多时间的努力,一条靠着山脚的毛马路就直接的从镇上通到了村里,大家赶集的时候也终于少爬了一座高山,每次赶集回家的时间也减少了半个多小时,而爸爸也因此得到人们的感谢了。

“还是王老师的思想好啊,坚持让我们修路,原来是真的比以前要方便了呢。”说这话的便是当初说不止他一个人走那路的罗大爷。而爸爸听到也只是微笑的回他:“你看,比以前方便了吧,你也不用再拄着拐杖爬坎子了。”

“真的通了公路方便啊,你看如今村里来了车子,我们都可以花点钱就能坐车去赶场了,不过这公路太毛了,坐车有点抖,要是路能变得像镇上的公路那么平整就好了。”罗大爷满脸的笑容,却似乎还不满意这条毛马路呢。

“就是,我也觉得毛马路不好啊,怕是会翻车哦,路边也没个栏杆,尤其是山拐弯的那一段,顶上盘着大石头呢,真担心哪天走着那石头就砸下来了。”年青些的李大哥似乎也不满意着毛马路。

一边看着飞驰而过的马路和熟悉的风景,我竟然又打起盹来,不久还做了个白日梦,梦见年轻的爸爸带着我和二姐去赶集,不过我们刚走到半路天就下雨了,我们到处找躲雨的地方,跑着跑着,鞋和裤脚都被雨水和小路上的泥泞弄脏了,二姐还担心的说了一句:“回去我们又该被妈妈说了。”

爸爸就看着我自嘲的笑了一下,我就醒了过来,忽然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不过这梦里的情景倒是无数次出现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因为妈妈比较爱干净,所以从小对我们姐妹几个的卫生要求都很高,衣服鞋袜都要保持干净,每天都要早晚洗脸,也会经常对你说:“王老二,你就不能讲点卫生啊,脏衣服乱放!”

往往这个时候,爸爸还是会陪着笑脸:“当然是让你们帮我收拾啊!”然后妈妈就会一边念叨一边收拾了脏衣服,也许这就是你和妈妈的相处方式吧,抱怨里带着关心。

“妈妈,快到了吗?”徐海看到我醒来,立马问道,我看了一下窗外,知道路已经过半,就快到了李大哥说起的那个拐弯的地方,不禁又抬头看了一下窗外掠过的高山,回想当时爸爸看着这路说的话:“虽然是毛马路,但是已经比以前的山路宽敞,平整了很多啊,至少现在去赶场都能提前回家了呢,往后**肯定也会把这公路修得更好的。”

“那你得跟村长说说,快些把这路再整整好吧,这也是我们这些老百姓最大的心愿了。”罗大爷听了爸爸的话却又催促着,于是爸爸就带着邻里的意见去了趟金村长家里。

“王老师啊,我啥也不说了,我对兄弟的感谢就都在这碗酒里了,往后这村里的事情我还有很多要仰仗着你一起出谋划策呢,我也觉得光是毛马路还是不够的,我一定会到乡里开会的时候,把这些意见都说给乡长听,也希望他们再给我们的公路修整的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