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云鬓花颜金步摇
云鬓花颜金步摇 连载中

云鬓花颜金步摇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咔叽黄桃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傅钧润 古代言情 周元徽

周元徽在未遇到傅钧润之前一直都是世家的标准的贵女,皓齿蛾眉,温柔端庄,当然也是循规蹈矩
侯府弃子傅钧润在未遇到周元徽的前十几年里,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天生的倒霉星,所以他隐忍,克制,冷漠
不是秦楼无缘分,点吴霜、羞带簪花帽
“傅大人,你可是喜欢我?” “如周姑娘所想,臣的确无耻,贪恋姑娘
展开

《云鬓花颜金步摇》章节试读:

第5章 自以为是的羞辱


才走到后园,就有个大丫鬟来请周元徽:“周姑娘,我家姑娘让我请您过去。”周元徽自然是认识的,这是她表姐的大丫鬟。周元徽笑着看过去,便见卢筝正向她招手。

周元徽和周元妙走了过去,就听到卢筝正对身边人说:“给你们介绍个人,喏,来了。”

卢筝亲亲热热地拉过这俩人,“这是我姑母家的妹妹,周家四姑娘。另一位是她的姐姐,周家的二姑娘。”

身边的人都对周元徽俩人友善地笑了笑,其中一个娇俏少女还对她们眨了眨眼说:“常听筝姐姐提起你们,今日见到,果然是两个仙子一般的人儿。”

周元妙咳了一声,不自然地摆摆手,周元徽则拉起她的手,笑道:“瞧瞧,我二姐姐都被你们说得害羞了。”

众人都捂着嘴笑,卢筝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跟着众人笑了之后才给周元徽姐妹介绍道:“这位是平远侯家的三姑娘。”说的就是方才开口打趣的那位姑娘。

那姑娘性格开朗活泼,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我叫沈萱。你们叫我阿萱便是,我才过的十二岁的生辰 该是我们中间最小的。”见都点头,沈萱就说:“那我便不客气地唤你们姐姐了。”

卢筝又拉起另外一位少女的手说:“这是我们的大才女,秦国公家的大姑娘。”

只见这位姑娘柔柔地一笑说:“我叫秦素云,你们唤我阿云就好。”周元徽见秦素云虽出身武将世家,可周身却无半点煞气,比起周元妙总是若有似无的带着傲气,秦素云确实更添了几分温柔可人。

众人又说说笑笑的谈起其他的话题,突然,听见身后一声轻咳,便听见来人说:“妙妹妹,你怎么在这玩,我可是等了你很久呢?”

妙妹妹?周元徽几人转过身去,看到的居然是周元妙的表姐,那位传言要嫁给三皇子的李明珠,身边还跟着几家姑娘,就这么找了过来。

周元妙很是奇怪,她从未答应过要与这位表姐同行,于是开口问:“表姐怎么在这呢?”

李明珠理了理袖子,也不在意她这句话,径直地走向周元徽:“你,便是永乐侯府那位常年在外的四姑娘?”

周元徽心里也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是想做什么,点点头说:“李表姐猜的不错。我就是永乐侯府的四姑娘。”

李明珠眼里的嫌恶一闪而过,心里想起姨母信中说的,说这周家四姑娘瞧不上她,只打发了些普通砚台给周表妹。李明珠刚开始以为又是一个不知死活想争当皇子妃的,如今一见,不过是个黄毛丫头,长得是挺好看的,但如此稚嫩,丝毫构不成威胁。

心里轻蔑一笑,嘴上却说:“今日见到周家四表妹,心里很是高兴,正好,我这儿刚好有副父亲从别处搜罗来的的镯子,就给表妹做见面礼吧。”

周元徽刚刚将李明珠眼里的不屑和轻蔑看的清清楚楚,如今她居然还大大方方的给自己见面礼,周元徽不相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从李明珠丫鬟手里接过了见面礼后,一看才知,一副没有任何点缀的金镯子,周元徽皱了皱眉,不是她瞎想,这种质地的镯子是她平日里赏给二等丫鬟的那种,这种镯子就是她身边的茯苓和菘蓝也不大会瞧得上,今日却被李明珠拿来送给自己,不过是一份羞辱罢了。

周元徽身旁的姐妹们也都明白了这一点,都很气愤,尤其是卢筝,她气冲冲地就要去理论,却被秦素云一把拉住,正要挣脱,便听见秦素云悄悄地在耳旁说:“你气个什么,瞧瞧徽姐儿,该是有主意的,你别去给她添乱。”

周元徽确实不慌,甚至心里还有些想笑,她给一旁站着同样很气愤的周元妙一个安抚的眼神后,就对李明珠说:“多谢李表姐的镯子,只不过今日妹妹我出门未曾带见面礼。”似是思考了什么,连忙褪下手腕上的玉镯子递给李明珠,接着说:“这是我平日里常带的镯子,不值当几个钱,今日便赠与李表姐作为我的见面礼了,虽不能与姐姐特意寻来的镯子相比,但都是妹妹的一番心意,姐姐可千万推辞不得。”

李明珠看着丫鬟递过来的镯子,晶莹剔透,润凝光滑,是一块好玉,价值千金,哪是周元徽所说的不值当几个钱。又听着接下来的话,顿时恼羞成怒,指着周元徽说:“你竟敢瞧不起我。”

周元徽依旧乖巧的站在那,被她这么一指也不生气,只说:“怎么会呢李表姐,妹妹只用了这么一块普通的玉镯子换来姐姐精心挑选的礼物,妹妹感激不尽,哪会是瞧不起姐姐呢?”

李明珠气的冒烟,口不择言道:“你分明就是说本姑娘特意搜寻的还抵不过你手里普通的一块玉石头,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周元徽这次也不说话了,只突然安静地站在一旁,向来人行礼,乖巧得很。

李明珠见她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也跟着停了下来,却发觉周遭安静得很。僵硬地转过身去,只见后头站着的便是当今圣上的嫡亲妹妹,昌化长公主。

昌化正领着她邀请的世家妇人们逛后园呢,听见此处有人正尖声吵闹,有点恼火,这是她回京办的第一场宴会,居然有人这么没眼色,敢在她的席面上闹事,自然对李明珠没给什么好脸色,阴沉着脸给身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

那侍女很机灵,走上前去,厉声问道:“哪家的姑娘,见到长公主还不行礼问安。”

许氏和她娘家姐姐在这群世家妇人中的后方,对前头发生的事也不大看得清,此刻听见昌化长公主发威,也是充满了好奇,却只见前头的大嫂卢氏转过头来,眼里神色不明,很是不耐。

后头的机锋,昌化哪会知道,她只觉得那个姑娘脸色奇怪,先是小脸一阵煞白,而后突然面色通红,羞羞切切地朝走过来,那眼神,昌化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给昌化长公主请安,臣女是兵部侍郎李家的姑娘。”李明珠刚开始确实被吓到了,又转念一想,这若是嫁给了三皇子,那昌化长公主岂不就是她的姑母了,想明白这些,便也就带着十二分的笑容行礼。

“你是李侍郎家的姑娘?”昌化长公主一边问,一边回头看向身后,似是寻找什么人,她身边的侍女瞬间了悟,便去寻许氏的娘家姐姐。

“正是臣女。”李明珠听见昌化长公主对自己似乎印象不错,笑得更加殷勤。

很快,李夫人也被请上前来,眼见女儿被长公主另眼相待,李夫人也高兴得快飞起,而昌化心里想的却是她皇兄这是找的什么人家给小三儿,怎么这么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