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军事历史›苍穹不过一道弯
苍穹不过一道弯 连载中

苍穹不过一道弯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不得不穿秋裤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不得不穿秋裤 军事历史 剑初

以江湖之远为剑,以庙堂之高为柄,十年蛰伏,磨青云之志,一朝出鞘,光寒九州,以一剑荡江湖,以一剑安天下
展开

《苍穹不过一道弯》章节试读:

第8章 初府


青石街。

这天乌云蔽日,电闪雷鸣间,瓢泼大雨冲刷着路上的青石板。

十一右手撑着一把大伞,左手推着轮椅,在暴雨中来到青石街的入口,一眼望去,雨水从街道两旁的屋檐流下来,如同两排瀑布一直延伸到街道的尽头。

青石街的尽头是一座大宅子,它的上一任主人是一个富商,说是要回老家养老,这个宅子也就卖了,而买家正是剑初。

十一推着轮椅走到门前,抬头一看不禁发出一声感叹,院墙朝着大门朝两边延伸到街道的尽头,宅子很大,只是上一任主人虽是富甲天下的商人,但到底身份不够,府门前少了两座雄赳赳气昂昂的石狮,和几个精壮的守门兵丁,只有一左一右两个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

咿呀一声,两扇朱漆大门被打开,里面走出人来,正是十二。

十二上来便要行礼,十一伸手打断,轻轻摇了摇头,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十二立马明白,说道。

“先生,姐姐,这座宅子已经修缮好了,只一处地方还在赶工,大约还需半月。”

剑初看了看大门上空着的那块地方,原本应该是挂牌匾的。

“就叫初府吧!字就由十二来写,也让我看看,这几年有没有长进。”

自从那日与安王爷一番长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必要再寄人篱下了,这座宅子早在年初就已经买下,这一步棋是早就计划好的。

剑初沐浴更衣,正在长廊的亭中看雨,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精壮的矮个子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此人是剑门在皇城的堂主张毅,上来行了礼,说道。

“门主,事情已经吩咐下去了,从今日开始,所有的情报网就会苏醒,是否要开始下一步。”

剑初道。

“先不急,你可知这皇城里,买我命的单也有人敢接。”

张毅闻声,额头立时冒出豆大的汗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门主宽恕,属下一定查个水落石出,肯定是断魂崖那群阴沟老鼠干的。”

剑初抬了抬手,示意他起来。

“断魂崖宁无拘,他跟剑门可是血仇,他的弟弟宁无束死在我们手上,人家不死不休也情有可原。”

张毅面如土色,惊慌道。

“属下定将那老鬼捆了,交给门主发落。”

“你知道在哪儿么?”

“不知,属下马上派人去查。”

剑初笑道。

“这老东西跟我们捉迷藏那么多年,不得不说是有些手段的,我们不用去找,将这宅院四下里的人都撤去,他会来的。”

“可是......”张毅有些犹豫,万一这要是出了事,想到这都一身冷汗。

剑初笑道。

“宁无拘这个老东西已经老的等不了了,他比我们着急,解决了也好,暗地里有条蛇盯着,虽说无伤大雅,可也心里膈应。”

张毅听完,由方才的紧张变得一脸的恐慌,门主若是在自己管辖的地方伤了分毫,门规之下,死都是最轻的,可是他又不敢违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

“出来吧林伯,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听墙角了。”

剑初从一开始就感觉到廊顶上有人,而且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廊顶上发出苍老的笑声,在嘈杂的雨声中回荡,清晰响亮,足见修为之深。

“哈哈哈,小门主这十年修为精进,可喜可贺。”

人影一闪,剑初的面前坐下一位白袍老者,身上滴雨未沾,正是他口中的林伯,须发灰白,面色红润,笑起来缺了一个门牙,所以说起话来有些漏风。

“十年磨一剑,熟能生巧而已,修为再好又有何用,跟您一样,图个活的久么?”

林伯一吹胡子一瞪眼,没好气地说道。

“干嘛,臭小子你盼我死哇,没良心的,这十年,老夫顶着一大把年纪给你管着这一摊子,命都折了至少这个数。”

他说着伸出三根手指,犹豫了一下又五指摊开。

“至少......五十年。”

剑初笑道。

“那没办法,师父是上一任门主,这是你还他的情,到时候您找他老人家算,我这小辈可不掺和。”

林伯看着他一脸不认账的样子,横了他一眼,说道。

“你们师徒俩一个德行,算老夫倒了八辈子霉,剑无涯死都死了,老夫也不计较。”

“林伯,你当年可是出了名的邪医,医者仁心在您身上可是半点没有的,怎么这十年下来,江湖上一些个后起之秀毫无敬畏之心了?”

“什么跟什么,这不是好端端嘛。”

“好端端?一个小小的柳叶帮,搞的萧老镖头和吴老帮主亲自给我写信,这些个年轻人都被您宠坏了。”

林伯一拍大腿。

“好呀!你小子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偌大的江湖,偶有瑕疵有什么打紧,你看看刚才吴毅吓的,你一回来,整个剑门都战战兢兢,有什么意思。”

剑初一脸正肃道。

“剑门历代门主德高望重,最重公正和信誉,规矩大于天,所以江湖上都给些面子以剑门为尊,凡事由剑门从中调停,不偏不倚恩怨分明,才有了如今的威望,我可不想毁在我手上。”

林伯撇撇嘴。

“什么狗屁规矩,要不是仗着十三剑的威名,哪个买你的账。”

剑初道。

“我剑门历代门主一生只修一剑,只收一徒,讲究极致二字,十三剑是历代门主呕心沥血所创,每一剑都是惊天动地,可是一个人即使千人敌万人敌又如何,能敌的过整个江湖,整个天下么?”

“剑门十三剑,剑剑不同,到你小子手上十四代了,老夫倒是好奇,你这一剑是什么样。”

剑初道。

“还早呢,希望您老身体康健,亲眼看看我这一剑,将来也好告知师父,让他九泉之下开心一下。”

林伯听完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廊外的雨,叹道。

“百人敌时想千人敌,千人敌时又想万人敌,万人敌时又想天下无敌,哈哈哈,不管了,老夫的任务完成了,回我的草庐喝酒去咯。”

说完拍拍屁股,大摇大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