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内卷系统跪求我解契
内卷系统跪求我解契 连载中

内卷系统跪求我解契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爱吃烤串的司机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方易帅 爱吃烤串的司机

方易帅是个穿越者, 3岁测试时被内卷系统绑定, 他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方龙奥成神录》里, 他的堂哥“方龙奥”是转世重生的魔道老祖宗, 而他们这些“正道后代”都是对方的备胎营养品, 小说里,对方就吸食了一处秘境做养料, 这才放过族里的人
所以,家族应该不会有危险吧?不会吧? “警告⚠️男主莫毅觉醒上世记忆,剧情改变中……” 耳边传来机械的系统声, 好巧不巧,男主是他的表哥, 对哦,差点忘了, 他是为救表哥被堂哥一掌打死的族叔之子来着
“叮,生存不易,且行且珍惜,内卷系统帮您来解决……” 系统虽然话痨,但内卷……他还行吧
N年以后, 系统坚持沉默是金, 它但凡开口,必是:爸爸我想回家,跪求解契
展开

《内卷系统跪求我解契》章节试读:

第7章 系统商城


内卷积分商城随机兑换表单

筑基丹一桶 0.1积分

大石头一块 2积分

秘籍一捆 0.2积分

炸鸡一只 0.01积分

机甲一架 0.15积分

……

PS:兑换表单每日随机刷新,出货概不退换。

方易帅关闭商城,心里有些雀跃,看似平平无奇的内卷系统,居然还能这样用。

里面包罗的物品不止修真界,不知道能否在异世实现他的跑车愿望。

他与蔷薇互动完,竟才解锁任务的30%,获得0.3积分,积分要提交任务后才能获得,他不满足这么点积分。

便随口问卷卷:“你知道那晚的事吗?”

“我都和你在一起,你不知道,卷卷怎么知道。”火红精灵撅起嘴,“哼,刚刚那个女人一定还隐瞒了什么,我们晚上偷偷跟过去……”

积分变动了!

方易帅拿出做题的精神,问她:“你再说下那晚的事情,免得我遗漏细节。”

“嗯呐,那天荣阿婆走后,吩咐侍女等你醒了食灵膳,后来蔷薇来唤走了她,然后你顿悟出来,有人喊四夫人死了,蔷薇抱着你去……”

细听,他发现蔷薇确实有嫌疑。

不是说她陷害母亲,而是她的行为与平日的谨慎不相符。

待卷卷心满意足的唠嗑好,方易帅收获了0.2积分。

抱着总要试试,不行就算的态度,他跑到外面,找侍卫、侍女们询问。

这一番下来,虽然收获很少,每人只有0.01左右的积分,但再小也是肉。

至少,系统让他有了面对未知的勇气。

外界是否如丫鬟讲的普通人如牲畜,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有立足的本事。

但系统强,并不代表本人强啊,万一系统不灵……

这么一想,他心又开始摇摆,即希望自己苟到最后变成强者,又觉得强者应该直面苦难,勇于面对。

这也许是普通人都会有的矛盾心态。

夜色渐浓,族邸灯火相继点亮,此时已到了用灵膳的时间。

丫鬟端着蒸龙鱼进来——

“娘……”声音戛然而止,方易帅重新坐回椅子上。

丫鬟放下灵膳,柔声细语的说:“族长见您这几天胃口不好,特意让厨房做了这道菜,您尝尝味道。”

他用筷子沾了点汤汁,鲜香清甜,与母亲做的鱼相比,还是差了点感觉。勉勉强强吃掉一半,剩下的被丫鬟要了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会代入自己是那远去的丫鬟,普普通通的凡人,运气好去了大家族,运气不好与其他人争强活命的机会。

他笑着摇摇头,未知总会勾起人的恐惧。

等屋外的灯火逐渐消失,方易帅戴好戒指,在侍卫换防的时刻,偷摸着到了蔷薇屋外。

屋里的灯还未灭,他躲在角落里环抱膝盖,蹲的像在数蚂蚁似的。

一刻

两刻

……

一个时辰过去了,方易帅睡意朦胧。

“咯吱”——

门开了。

一袭黑色长裙,暗灰色的磨砂面具,再配上一柄乌黑长棍。

她要说自己没问题,方易帅就把脑袋倒过来。

现在,到体现透支双倍积分换取藏身戒指的价值时刻。

方易帅按照使用说明操作,蔷薇果然没有发现。

他随着蔷薇左拐右转,绕了好多次,才没跟丢。

“扣扣扣”蔷薇敲了三下,过一会,又敲响两声。

“扣——扣”

门开了,对方隐藏在黑袍里,看不清模样,身高要比蔷薇矮一些。

“都准备好了?”黑袍里的声音有些沙哑。

蔷薇恭敬地弯下腰,表示事情都已安排妥当,此外她汇报了几位少爷、小姐的情况。

“做得好,这是你的奖励。”他说完,五指成爪,按压在蔷薇的头顶。

电流声在掌与发之间交汇,噼啪作响。

幽蓝的光在黑袍人的指尖游荡。

蔷薇的表情既痛苦又享受,她突然浑身发抖瘫在地上,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

黑袍人噗嗤一笑,直径从蔷薇身上踩过离去。

方易帅躲着大气不敢喘一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涉黑场景。

他突然发现,上辈子是幸运的,生活在安稳的社会环境,靠着努力迎来庇护,虽然最后毕业典礼出了意外……但用自己的命换大家的命,他觉得不亏,咳咳,就是行为有些傻,他不愿意细想。

见蔷薇依旧抽搐,他仗着藏身戒指走过去。

她没有反应。

“哼,胆子这么小,别人拿到系统都超级信赖。”系统内心OS,“刚刚就应该直接凑过去,看看黑袍人长什么样子。”

方易帅默默吐槽,系统怕是没看说明,藏身戒指使用是有限制的,其中就有五米外的距离才不会被发现。

他真心为以前被她绑定的宿主点蜡。

五米外,看的不是很真切,他摇摇头,沿着黑袍人离开的方向走去。

夜很黑,黑袍人也不见了踪影。

所幸这里只有一条小道……

路上坑坑洼洼,并不好走,走到尽头居然是祠堂!

祠堂灯火通明,大门敞开。

大伯、三叔等嫡系重要人物都在里面,还有那夜与他一起回去的几个孩子,除了他外都在。

他心里有些不安,忙问系统卷卷,原文里是否有这么一段。

被否定了。

这就是和四夫人的死一样儿,都是被煽动的剧情。

说不定他不在屋内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不对,若发现他不在,族里早就开始寻他……不对劲。

过了一会,族长对身边侍卫挥挥手,只见侍卫拉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走到大厅。

女人疯疯癫癫,行为犹如稚子。

边上的人议论纷纷,几个孩子也被叫出来问话。

**的疯女人突然转身,向祠堂门口跑去。

阵风吹过,印出了无比熟悉的脸。

疯女人咧嘴笑嘻嘻,嘴里喊着:“宝书,宝书……”

女子被侍卫扯了回去,其他人视若无睹。

方易帅生为人子,如何忍得了!

他一把推开侍卫,抱住母亲的腿,泪如雨下,无语凝噎。

“宝书,你怎么在这?!”方奉、方标异口同声道。

易娜娜不似以前,现在的她瘦骨嶙峋,身上还有股馊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