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妖道是妖不是道
妖道是妖不是道 连载中

妖道是妖不是道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我和我的两条狗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我和我的两条狗 轩辕丹宸

长乘镇的镇民们目不见妖,耳不闻妖,闻妖而色变,见妖则胆寒,莫说妖怪仙人,仅仅是一位小小山神,也能令他们奉如神明,哪怕献出人命献祭,也在所不惜
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的身边,就有一只绝世大妖与他们朝夕相处,就端坐于一个破烂卦摊之后
展开

《妖道是妖不是道》章节试读:

第4章 轩辕定逸


元夕清楚地感觉到了,在师父说完“洪福加身”四字后,他的身上突然吹起来一股凉飕飕的风,那风一吹过,老头脸上的表情就骤然变化,双眼瞪大,面色惨白,似乎看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似的。

那原本干瘦矮小的老头身体突然膨胀起来,变成一个足有七八丈高,比她去过的那座镇国寺里的佛祖金身还要巨大的赤红夜叉。

老头化成的夜叉金刚满身猩红毛发,浑身纹着漆黑的斑驳印痕,那些印痕状似十八层地狱里生死簿上的的文字,让人看着就浑身发冷。

脖子上挂着一串猩红色的珠子,腰间缠着一圈儿人头颅骨,这些人头的表面都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华,一看便知他们曾经的主人都是不俗的修行中人。

夜叉身躯实在过于庞大,元夕仰起头也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庞。

巨大夜叉的身躯融入那一团黑雾之中,那团黑雾承载着他的躯体,极速地向着空中飞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着大妖逃离,元夕还是终于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的余光,看到身旁的师父皱了皱眉。

“娘了个腿子的,还跑?给老子回来,都说你洪福加身了,还想跑!”

虚空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只和镇外九层佛塔差不多大小的青色巨臂,那只巨臂光是一个手掌就要比空中的那个夜叉更巨大,手臂上缠着无数猩红的铭文锁链,四根指头上都生长着一丈多长的尖锐利爪。

巨爪一把将夜叉的躯体拽住,硬生生地将他从天上抓了回来,再猛地一甩,将他的身躯甩到青石板的地砖上,轰隆一声,满地青砖尽碎,巨臂上缠着的锁链在运动之中哗哗作响。

丹宸松开握住徒弟手臂的那只手,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少女身躯一软,昏倒在了他的臂弯里,丹宸把她的身体横着扛了起来,就像扛着一只麻袋。

夜叉尽力地想要挣扎,然而巨爪的四根指头缠住了夜叉的庞大身躯,渐渐收紧,老魁雄壮无比的身躯渐渐变形,那四根形状和人类似的指头竟然如天柱般坚不可摧,凭黄河老魁最引以为傲的十八万斤力气,竟然不能动弹哪怕一丝一毫。

“让我死个明白!你到底是谁?你这种妖为什么藏在这种破地方?黄河老魁纵横一世,至让我知道死在谁的手里!”

夜叉一边哀嚎,一边不断挣扎,虽然嘴上说着“死个明白”,但是求生的**仍然让他不停地释放妖力,想要撕破那只巨爪的掌握。

年轻道士一只手扛着昏迷的少女,另一只手抠着鼻孔,看起来特别没形象,冷冷地撇了地上的巨型夜叉一眼。

“有点骨气,那好吧,我不藏了,你自己看。”

一瞬间,老妖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庞大妖气向他席卷而来,在那恐怖的妖气漩涡之中,他有一种幻觉——自己就像是黄河惊涛之中一片秋叶,飘零无助。

他的记忆涌了起来,这个妖气的主人,虽然只在黄河边上见过一次,但是那一次却能让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老魁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西灵妖帝……吞日真君轩辕丹宸……上古妖兽狍鸮在世,九位妖族真君之中最年轻的一个,呵,呵呵,西灵果然在演戏扒瞎……直娘贼的狗东西,骗得整个妖界来回转,你他妈的根本没死!呵,撞上了你,算老子死得不冤!”

道士点了点头,“不错,有点见识,既然你觉得死的不冤,那就安心去死吧。”

青色巨爪骤然收紧,将夜叉身躯碾成了一滩烂泥。

轩辕丹宸随意地举起手里的酒葫芦,随手晃了晃,老魁被捏成烂泥的残碎身躯和青石板路上残留的血水内脏就全部被吸进了那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葫芦之中。

轩辕丹宸将手中葫芦高高举起,葫芦里淌出来的不是血水,看上去和清冽的酒液一模一样,他只一口就将其中装的所有液体全部一饮而尽,喝完后打了个嗝,双眉紧皱,一脸苦涩。

“他妈的,老子后悔了,什么怪味,呸呸呸,刚刚喝的好酒都被这味儿冲坏了!”

他将肩膀上扛着的少女放到地上,拍了拍她的脑袋,少女很快就睁开了眼睛,带着惊恐神色四下张望着。

“师……师父,刚才……那个大妖怪呢?”

轩辕丹宸将手指头上的鼻屎弹飞,“哦,那个妖怪啊,被我吓跑了。”

元夕揉了揉太阳穴,她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出现了一点模糊,记不清晕倒之前是怎么回事了,只记得大妖化作一团黑雾飞向天空。

“吓跑?师父只是穷酸道士,怎么能吓跑那么大的妖怪呢……”

轩辕丹宸似乎早就想好了说辞,十分流利地开始扒瞎:

“因为啊,你手里拿着的那根拂尘,是我从别的大能那里得来的,上面有他的灵气附加,妖物什么的见了都会退却。”

元夕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大能?什么大能?”

“那个……是我的同门师兄啊,我师父教出来九个徒弟,只有我年纪最小,功力最差,所以大师兄就给我这个东西,叫我保住自己性命。”

元夕愣愣地点了点头,乖巧地跟在自顾自向前行走的轩辕丹宸身后,走向他们在镇子里的唯一合法财产——一座小酒馆。

“师父,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你为什么要替我盖上锅盖,收我当徒弟呢?我被不被妖怪吃掉,和你也没关系吧?”

轩辕丹宸伸出一根手指头,摸了摸鼻子。

“这个嘛……因为你有先天妖丹,我好好培养着你,你日后必成大能,到时候,我就可以抱你的大腿,尽享荣华富贵,嘿嘿嘿!”

元夕小脸一板,伸出小手来,在他头上不停拍打。

“师父太差劲了!哪有想着抱徒弟大腿的师父!”

“哎哎哎,别打了别打了,再打不带你吃烤鸭……”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离开家前我爹给了你三万两银票!都被你自己独吞了!真是天下最次的师父!”

青衣道士被噎得说不出话,最后只得遗憾道:

“真是大姑娘了,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现在没有什么事儿能瞒得住你了啊……”

两个“人”踩着月光,打打闹闹,走在小镇的大路上,只留下两个长长的影子和碎的稀里哗啦的青砖地。

……

深夜时分,假道士轩辕丹宸躺在小酒馆里屋的平板床上,双眼平直地盯着棚顶,隔壁屋还传来了元夕两声含糊不清的梦话,虽然听不清,但是也能猜到肯定和各种吃的挂上关系。

酒馆里有两个屋,一个又好又大,一个又小又破,又好又大的那个给元夕住,他自己就每天晚上躺在这块破木板上,欣赏眼熟的天花板。

当然,无论是睡眠,食物,阳光,空气,这些对生命来说必不可少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

他本是上古血脉,名为狍鸮的大妖兽在世,血脉极为尊贵,在仅仅四千多岁妖龄时就抢夺到了世间仅有九位的妖族真君尊号,因狍鸮异兽能够吞噬万物化为己用的特性,得号吞日真君。

他是统领西灵妖域的大妖主,掌管着广陵州最西边的十余万里土地,这般尊贵强大,在整个天下也是屈指可数的绝对强者。

可是现在,他竟然离开故土,抛下尊号尊位,对外宣称渡劫失败被雷劫劈死,扮作一个道士,潜藏于小小的长乘镇之中,乍一听这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事,但是最本质的原因只有一个——

这位一代妖君,厌倦了漫长的妖主生涯,想要摆烂了。

轩辕丹宸打开那扇破破烂烂的窗户,仰头一看,长乘镇上高挂着的那一轮圆月之下,突然飞过一只翼展大如西居山一般的黑色巨鸟,双翼翼展足有数百丈长,巨鸟每一次闪动翅膀,都会遮住月亮,投到镇子上的月光都要暗淡一下。

若是现在镇子上有镇民还未睡着在街上晃,必然要被这巨鸟吓得站不起身,这等巨型妖兽,是他们一介小镇凡人一辈子都不该见过的。

当巨鸟飞行到了长乘镇上空后,却突然消失不见,只是长乘镇那家叫做福顺酒馆的小酒肆前,多了一个高挑的黑色身影。

“笃笃笃。”

手指轻敲木门的声音响起。

轩辕丹宸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翻了下来。

“进来。”

巨鸟化身的黑衣青年拘谨地小步走进酒肆,熟稔地走进了轩辕丹宸所在的左侧小屋。

星眉剑目的高挑青年站直腰杆,对站在窗边的青衣道士恭敬拱手。

“主子,属下轩辕定逸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