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黑化神尊要对我图谋不轨啦
快穿:黑化神尊要对我图谋不轨啦 连载中

快穿:黑化神尊要对我图谋不轨啦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是7月啊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无忧 易玄 现代言情

无忧天渊自闭的第三千年,她的智障主人心魔入体了
三界印:作为他最信任的本命剑,你的任务是帮助神尊走出黑化的边缘,让他成为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青年
无忧:懂了,孩子不听话抽一顿就好了 于是,各个世界游走在黑化边缘的神尊总会受到本命剑灵的亲切关爱: 搅乱天下的妖僧被迫放下屠刀,毁灭世界的变态科学家无奈用离心机分离绿豆汤,铁蹄纵横四野的帝王每日对御前姑姑少看他一眼耿耿于怀
黑化不成的大佬们:累了,毁灭吧!当然你要亲我一下我可以不计较你昨天踹我的那一脚
没的感情只想自闭本命剑灵X老婆今天又没和我贴贴望妻石神尊展开

《快穿:黑化神尊要对我图谋不轨啦》章节试读:

第6章 小狼狗的自我修养6


盛惊蛰后知后觉的松开按着穆连后颈的手,无措的看向无忧,漆黑的瞳孔中满是慌张。

小狼崽子一样的小家伙此刻和犯了错的小狗崽一般,耷拉着耳朵可怜兮兮的看着无忧,就差两声讨饶的呜咽。

“我……”他唇瓣蠕动,底气不足的道:“我一不小心……”

话只说了一半,盛惊蛰就讪讪闭上了嘴。

这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怎么可能骗过赵小姐呢?

小心的收好心中的戾气,少年小心道:“我的错,以后……”

温软的指尖在这一刻触碰到他的发丝,盛惊蛰诧异抬眸,像是被突然袭击的小狗般瞪圆了眼睛。

无忧又在他头上揉了一把,才道:“乖。”

善良并不等于软弱,面对这样的人渣还是要该出手时就出手的。

器灵:“啧!”

每个熊孩子身后都有个毫无底线的熊家长,古人诚不欺它。

盛惊蛰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期待的看向无忧:“您不怪我吗?”

无形的尾巴在虚空摇成风车,无忧被过于闪亮的眸光闪住,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淡淡道:“下不为例,不许随意动手。”

这般冷淡丝毫不影响盛惊蛰的好心情,他只知道赵小姐没有责怪他。

而他,也保护了赵小姐。

少年羞赧的耳尖通红时,楼下的纷争也戛然而止。

金主被打晕让被穆连带来的保镖有些懵,现在该怎么办?

“滚。”

此刻,站在楼上的人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一行人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跑。

怀着保护了赵小姐的美好心情,盛惊蛰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精神抖擞的迎接前来授课的老师。

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期间加上用餐也只有两小时的休息时间,无忧对盛惊蛰的安排不可谓不严厉。

无忧八点钟准时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盛惊蛰都已经背完一百个单词,三篇古诗词,不可谓不努力。

“赵小姐!”刻意将自己学习地方改为客厅的少年在见到无忧的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

“早。”无忧瞧着他手中的课本,微微挑眉:“怎么样?习惯吗?”

不习惯。

许久未接受课本的大脑像是生了锈一般,便是连注意力都无法集中。

盛惊蛰想着刚刚两小时堪称糟糕的学习状态,面不改色的点头:“很习惯,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习惯也得习惯,他不会辜负赵小姐。

瞧着人马上就要往头上绑必胜发带的模样,无忧忍不住勾了勾唇:“可以,待会儿和我一起去公司。”

盛惊蛰:“?”

他脸上闪过一丝迷茫,是他错过什么环节了吗?怎么话题突然间变成了这个?

“不去?”无忧挑眉。

“去!”脑子还没转起来,盛惊蛰的嘴就率先答应了下来。

他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他不会打扰赵小姐工作吧。

“行,”无忧路过他的时候在他头上撸了一把,淡淡道:“带上老师一起。”

器灵话里发酸:“不愧是本命剑,连离开主人一刻都不肯。”

无忧抿了下咖啡,眼皮也不抬的道:“本命剑的事你少管。”

盛惊蛰来到赵家的第三天,带着几位补课老师,浩浩荡荡的到了无忧的公司,引起一阵侧目。

赵无忧在父母去世后便一直独来独往,连对所谓的未婚夫都是淡淡的。

但就是这样的人,如今突然带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小男生到了公司,怎么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是亲戚,还是选定的继承人?

伴随着重重猜想,这消息很快如同龙卷风一般传遍了赵氏,无忧开会时候都能感受到旁人诧异的眸光。

但可惜她不开口,也没有人敢问。

随着大老板消失在会议室,无数个高层心中发痒,想知道那个被无忧带来的人到底是谁。

老赵总夫妻两个的私生子,还是谁?

鲍林躲在人群中听着众人的猜测,不由得冷笑连连。

什么私生子,明明是赵无忧的小白脸!

他昨晚上可是见过穆连的,自然从他口中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就为了一个小白脸,赵无忧竟将穆连给送进了医院,荒唐至极!

无忧办公室内,盛惊蛰乖乖的坐在一张为他准备的桌子前认真学习,来来往往汇报工作的员工没能打扰到他分毫。

只是偶尔,他会将眸光投向那张宽大的书桌,偷瞄书桌后干练冷淡的女人,悄悄抿起唇角。

但是看多了,总是会被抓包的。

“看什么?”悠悠的抓住偷瞄的小贼,无忧似笑非笑的盯着盛惊蛰飞速变红的脸。

“我……”

恰在此刻,办公室门被敷衍敲了两下,一人推门不客气的走了进来。

这一刻,盛惊蛰说不上是松了口气还是遗憾。

在那人身后,是一脸歉意的秘书。

“有事?”凉涔涔的声音响起的瞬间,让男人圆润脸上的表情变了变。

紧接着,便痛心疾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听说你为了外面的人把穆连开了?你这样对得起你父母吗?”

鲍林不悦皱眉:“外面的人玩玩就行,你把人带到家里,让小穆怎么想?”

“这样,你把人赶走,再去给小穆道个歉。”

盛惊蛰没有料到矛头突然落到了他的头上,眸色不由得一沉。

他不在乎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在说什么,他只在乎赵小姐会不会赶走他。

短短三天的生活像是童话一般,让他第一次升起了贪念。

他不想离开赵小姐,更不想赵小姐被这恶心的人挟持。

她应该出于自己的本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被人这般的训斥。

心中思绪转动,盛惊蛰面上没有显露半分,只是用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无忧。

少年清澈的眸光中盛满惶恐,像是即将被抛弃的小狗一般无声呜咽着。

无忧也险些被那腐朽的味道给冲晕过去,她微微倾身看向鲍林,神色冷淡又强势:“你在命令我?”

迫人的眸光让鲍林心中不满,赵无忧这么看他干什么?

他皱起眉头,不耐道:“倒也不全是这个意思,只是你一个女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