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都市›我用医术去弑神
我用医术去弑神 连载中

我用医术去弑神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黑白座 分类:都市

标签: 林染 王木遥 都市

“孙儿……家没了……” 世间神秘势力扶桑楼楼主林染忽然接到一通神秘电话,正是这通电话唤醒了他多年失去的记忆,自己的老妈和奶奶被人欺辱
顿时扶桑楼震怒,原本隐世多年的扶桑楼开始浮现,原本擅长治病救人的扶桑楼成为了杀神一般的存在,他要让这些人血债血偿,永世不落轮回!随着扶桑楼出世,一层一层的阴谋开始被剥开,关于扶桑楼楼主林染多年前的阴谋也逐渐被破解,直到这一刻,幕后之人开始颤栗了!医术通天的世间第一楼扶桑楼,要开始杀人了……【医者善救人,更善杀人】展开

《我用医术去弑神》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孙儿,家没了


“孙儿……家……家没了……”

“你快回来呀,找不到你了!”

“他们要拆我们家了!”

………

北海,罗亚密切岛附近,一座不知名岛屿。

这座岛屿看上去是一座荒无人烟的荒岛,可当视线进入山谷中,一座高耸的古楼便映入眼帘。

这座全是用木头搭建的古楼有近乎二十层楼房的高度,高楼附近还有许多座十层楼房高度的小楼。

小楼簇拥着高楼,四散开来,从高处看去,呈现出一朵扶桑花的形状。

高楼最顶部,是一处巨大的庭院。

庭院前,挂着一具牌匾,上面赫然写着‘扶桑楼’三个大字。

进入庭院,是两根巨大的柱子,柱子上面刻画着一个个飘逸文字。

‘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

高楼庭院中,一名看上去约莫在二十四五的年轻男人躺在摇椅上,手上拿着一本医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摇椅旁放着一碗热腾腾的茶,热气缓缓升腾,附近充满茶香。

高楼外山水美如画,楼内茶香裹挟着草木香沁人心脾。

正在此时,一位身着黑直参针浮光锦软缎纱裙,头上绾着发髻,一副古人打扮的女人走到摇椅前。

只见她手上拿着一部手机,走到摇椅旁时双手捧着手机递到年轻男人面前,小声说道:

“楼主,有人找您!”

闻言,年轻男人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医书,从旁边女人手中拿过了电话。

他看着手机,脸上满是不解。

年轻男人一手从旁边端起茶,一手打开手机。

看着手机中的来电界面,他眉头微蹙,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脑海中一点印象都没有。

正在此时,年轻男人手中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依旧是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见状,年轻男人没有多想,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请问找谁?”

电话那头声音很是嘈杂,隐约可以听见机器的轰鸣声。

年轻男人微微皱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孙儿……你快回来呀,家……家没了!”

年轻男人听见电话中,老人带着哭腔说着。

孙子?家没了?

年轻男人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电话那头再次出现了状况。

“老东西,在给谁打电话呢……”电话中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在声音后便是一声碰撞声,似乎是手机跌落的声音。

“你就算是给天王老子打电话都没用。”

电话那头再次传来男人的声音,似乎手机隔得有些远,这道声音小了许多。

“电话……孙子找到了,电话……”

又是那个老人的声音。

在老人声音后,是一声棍棒敲击在人身体上的闷响声。

“电话,我让你电话!”

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一道刺耳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紧接着电话便传出一阵忙音。

显然,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

————

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夏国,安山村。

一台硕大的挖掘机停在了一栋房子前。

“不能……你们不能这么做……”

一位中年妇女站在挖掘机前,只见她张开双臂,身躯忍不住颤抖。

尽管害怕,但她的脸上仍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即使这样,但挖掘机的轰鸣声仍旧没有停止。

这是一处农村的土瓦房。

一间四进的房子已经被推掉了三间,周围早已经是残垣断壁。

破碎的房屋让这里尽显一片荒凉。

在挖掘机周围,已经围满了村民。

不过这些村民全都沉默不语,谁都没有出声制止。

“哼……拆迁款都拿了,合同也已经签了,还能由得了你?”

挖掘机旁,站着满是纹身的男人,他嘴上叼着烟一脸,嗤笑着说道。

男人身后,十多名小混混附和着笑出声来。

中年妇女看着这些人,脸上尽是恨意。

“你胡说,那一万拆迁款我根本没拿,早就还给你了,合同也是你逼着我签的……”

中年妇女站在原地,控诉着说道。

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为首的纹身男人打断。

“逼着你签的?”纹身男人将手上的烟扔在地上,用脚重重的将其踩灭。

“你看见了吗,那你看见了吗?”

纹身男人找了身旁的几个人询问着。

只见被问到这几个人都忙不迭的摇头,纷纷表示自己不知道,自己不清楚。

“你看,这里所有人都不知道,所以……你已经签了合同,钱也拿了!”

纹身男人说完,接着摆了摆手。

顿时,在他身后的两个男人走到中年妇女身旁,直接将其架走。

“不能拆呀……你们不能拆!”

中年妇女声嘶力竭的吼着,不过却没有人理会。

见挡在挖掘机前的女人被架走了,机器又开始轰隆隆的工作着。

在挖掘机前,是一间仅剩的房屋,看样子似乎是房子唯一的正堂。

正堂上方,摆放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是年轻男人,约莫二十岁左右。

显然,这个年轻男人已经死了。

坐在挖掘机上面的男人看着这一切,视若无睹。

只见他嘴上叼着烟,眯着眼睛,咧着嘴笑着。

就在这个男人操纵着挖掘机的铲斗即将要落在房子上面时,一名年过八旬的老妇人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挖掘机的铲斗下面。

“我孙儿……还没回来,我要等孙儿回来!”

说着,老妇人直接坐在了地上,而在他头顶不足半米的距离,就是挖掘机的铲斗。

老妇人的精神看上去不是很正常,她坐在地上翻来覆去就只是念叨着这一句话。

“孙儿……我要等孙儿回来!”

而在开挖掘机的男人见到这一幕,放在操纵杆上面的手一抖,嘴上的烟也落在了地上。

显然,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

毕竟,只要挖掘机的铲斗落下去,老妇人就会被直接压成肉酱。

“老东西,你是在找死吗?”

坐在挖掘机上面的男人探出半个身子,对着下面的老妇人喊道。

男人虽然是混混,但为此搭上一条人命也感觉不划算。

面对男人的呵斥,老妇人坐在原地,依旧不为所动。

“妈!”

正被架在一旁的中年妇女见到这一幕,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挣脱了身旁的两人,跑到老妇人身边,抱着她嚎啕大哭。

“妈……染子已经死了,他回不来了!”

中年妇女一边哭,一边说着。

老妇人依旧仿佛没有听见般,不停的在嘴里念叨:

“我孙儿还没回来,我要等我孙儿。”

两个女人就这样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周围围观的村民脸上似乎也有不忍,有些人赶忙将头扭向一旁,不想看到这幅画面。

围观的村民中,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看着这一幕,他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刚要踏出去,就被身旁的女人一把扯了回来。

“找死啊你,你这样能帮上什么忙,你忘了这些人的势力有多大了?”

男人听着身旁女人的声音,最终还是没有踏出这一步。

他紧握的拳头也缓缓松开,整个人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视线转向纹身男人。

纹身男人见到挖掘机前发生的这一幕后,他吐了口痰骂道:

“他妈了个巴子,还真是给你们脸了。”

说着,他将头扭向身后,吩咐身后的人。

“给我打,不走就给我往死了打!”

纹身男人身后的两个小弟闻言,看了看手上的木棍,脸上有些犹豫。

其中一个小弟走到纹身男人身边,小声说道:

“大哥,会不会搞出事情?”

两个女人,其中一人还是年过八旬的老人,这一棒子下去怕是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闻言,纹身男人横了身旁小弟一眼。

“哼!胡家老爷子已经走了,现在可没有人再庇护他们家。”说着,纹身男人又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了出来。

“他的儿子四年前竟然敢招惹王家,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他们。子债父偿,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纹身男人自言自语的喃喃着,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而后他忽然反应过来,直接一巴掌打在了身旁小弟的头上,喝道:

“让你给老子打就打,在这里废什么话!”

一旁的小弟摸了摸自己的头,心中恍然明白了什么,于是赶忙点头。

挖掘机前,中年妇女抱着怀中的老人,眼睛都哭肿了。

但身无缚鸡之力的她却什么办法都没有,深深的无助感笼罩在了她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