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华妃今天依旧很忙
华妃今天依旧很忙 连载中

华妃今天依旧很忙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云边的二向箔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云边的二向箔 古代言情 年世兰

无CP 再次醒来之际,我已成为那个曾为之心酸、亦为之心痛的女子
曾煊赫一时却凄然收场,爱得轰轰烈烈却终究痴心错付的——华妃,年世兰
我带着现代的记忆和剧中的情节,重新走过了她的一生,不一样的一生
直到我再次回到这个现实的世界,都分辨不出,所经历的这一切,究竟是梦还是真实……展开

《华妃今天依旧很忙》章节试读:

第7章 博尔济吉特贵人


秀女们陆陆续续的入了宫,颂芝也正忙前忙后的帮我准备赏赐的物件,今日却意外地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臣妾博尔济吉特明懿拜见娘娘。”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剧中因何默默无闻,亦不明白她此刻所来何意:“妹妹起吧,颂芝,赐座。”

“嫔妾进宫时日尚浅,有礼数不周的地方还望娘娘恕罪。只是嫔妾尚有一事,万望娘娘为嫔妾解惑。”

“妹妹不必客气,既同是姐妹,本宫又有协理六宫之责,妹妹有何事,尽管开口便是。”

“不知娘娘可曾听闻蒋欣此人?”

我闻言一惊,一口茶水便悉数喷在了面前的地板上,好在面前的人闪得快,未被波及。

我即刻屏退左右,对上面前之人一脸笑意的脸庞:“你你你……”

“我看着这些天你的表现,便知你是换了芯子,只不知是穿越,还是重生了。”

“这……我……”我灌了一大口水,望着眼前淡定微笑的人,呆呆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耳边隐隐听到颂芝唤我的声音:“娘娘,娘娘……”

我一个激灵,发现自己竟在软塌上睡着了。四下张望,并无他人,那么,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想着脑海中仍然泛着那张和善微笑的脸:“颂芝,方才可有人来过?”

颂芝一脸诧异:“娘娘方才小憩了一会儿,奴婢并未通传。钟粹宫的博尔济吉特贵人,方才来求见娘娘。”

差点从软塌上歪下来的我,好容易平稳了心绪:“此刻她在何处?”

“回娘娘,博尔济吉特贵人还在殿外候着呢,不知怎的,奴婢总觉得这贵人有些眼熟。”

颂芝觉得眼熟,便说明这博尔济吉特贵人可能同年家有什么牵连。可刚才的梦……

若说她也是穿越过来的,我不禁泛起了一丝凉意,这个世界,可还是我当初看的那个剧中的世界么?

博尔济吉特贵人款款走来,这次,我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在原身的脑海中,似乎真的有这个人的影子。

她那双淡泊的眼睛,总觉得似曾相似。然而,等她行云流水般地行礼,入座,却又将这份熟悉冲淡了几分。

我用着一贯的并不热络的语气问道:“贵人新入宫,不知所来为何?可是宫中有何不习惯的地方?”

面前的人那双眸子竟直直的望向我,并无一般嫔妃见到我时的惧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娘娘可还记得晴岚?”

我一怔,先是搜索了现代的各种记忆,却发现查无此人。松了一口气,原身的记忆便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

晴岚,是原身儿时的玩伴,或者说闺蜜。彼时,原身还随父亲在湖广任上。偶一日偷溜出门,便结识了晴岚。

记忆中初始之时,是原身玩累了,摘了果园的果子吃,却发现不远处有个小女孩冷冷地看着自己。

原身有种被人发现的懊恼,却死撑着大言不惭。小女孩亦不做争辩,转身便走。原身上前拉拉扯扯,却发现小女孩胳膊上满是伤痕。原来,晴岚父母亡故,一直寄居在舅舅家,被当做丫鬟使唤。

许是从小寄人篱下的缘故,晴岚的性子一向清冷。旁人许会不屑,但对于傲娇的原身而言,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眼前这双清澈淡泊的眸子,和记忆中那过早脱离了童真的清冷目光,渐渐重合在一起。

原身的情感甚少有如此热烈而温暖的时候,我不禁快步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晴岚,你是晴岚……”

见我如此,晴岚微微一笑,目光中暖意融融:“多年未见,再相见竟是在这深宫之中了。”

“岚姐姐……是你……博尔济吉特……你被接走,原来……”许是被原身的情绪影响,我不由的鼻头反酸眼眶湿润起来。

明懿,或者说晴岚,见我如此,眼中也渐渐泛起雾气。她示意颂芝扶我到主位坐下,便将这些年娓娓道来。

当年,原身因看不过晴岚舅母的欺负,便将晴岚带到了年府,当做亲姐姐一般对待,同吃同住,共同进学。

起初,晴岚的舅母只当丢了个大包袱,还甚为欢喜。却不料几个月后,晴岚的舅舅带了些说是晴岚本家的人上门来。

原身闹着不肯让晴岚走,却没成想,一向并不过问的父亲出来主事,言本家来接,才能给晴岚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具体的家族,父亲并未同我说明,只知道不过几日,晴岚便被本家的族人带走,自此再未相见。

“我的父亲,原是博尔济吉特的旁支。博尔济吉特家族自孝庄文皇后仙逝后便隐居关外,故而一直未找到我。族中虽大多人不问世事,却仍有一支留在朝中,我便被送到了京城,这位族叔身边。”

晴岚顿了顿,语气中有些隐忍的嘲讽继续道:“这位族叔倒是个心大的,将我送入宫,做了几年伴读,许是指望我飞上枝头吧,近些年他被外放道江南,我以为他歇了这个心思。没成想,还是将我送入宫来”

她这些年的遭遇令我心下凄凉,咬了咬唇,不知该如何安慰:“晴岚……不,明懿姐姐……”

“这次,我答应的爽快。因为,又能和小兰儿在一处了。”

想起之前的梦,虽不知剧中她到底是如何的,现在听着她诚挚的言语,我却分外感动。

“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今后咱们既在一处,兰儿一定护着姐姐。姐姐既进了宫,可有何打算?好在博尔济吉特家世犹在,初入宫便是贵人,往后的路应是好走些。”

“我既对深宫无意,亦对皇上无意。若是兰儿需要,我亦可争上一争。不然,只过这平静的日子,便是最好。”

“姐姐不求皇宠,难道……莫不是已有了心上人?”

看她的脸“唰”地一下便红到耳根,我瞬间便明白了:“是哪家的公子这么有福气,竟得了我明懿姐姐的青睐?”

明懿虽是羞涩,依然落落大方的承认:“不瞒妹妹,便是……果郡王。”

我心下一惊,面上便表现了出来,心内无数个念头繁复纠缠。难道,剧中,明懿便是被原身掩护着送出了宫?还是说,在这宫中寂寂老死?若是出了宫,与果郡王那厢是不是就没再遇到过……

“同妹妹说这些,不过是不想瞒着。我知道,我既进了宫,便同他再无可能。”

明懿脸上始终挂着淡笑,显是已经看开,而不是强颜。我稍稍放心,却始终有些狐疑。

“姐姐若是有意,想出宫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我既已陷在这不见天日的去处,自然希望姐姐能自由幸福。”

明懿摇了摇头,拉起我的手拍了拍:“我自是知道你的本事,送我出宫很简单。但树大招风,姐姐此来也是要提醒你,切勿妄为。依着你以前的性子,我还以为,当是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的。”

想着原身的性子,诚然:“在宫中浸淫了这么多年,再不改改脾气,怕是要铸成大错。”

颂芝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娘娘,黄规全来了。”

明懿起身行礼:“娘娘这里还有事,嫔妾就先告退了。”

我嗔怪着忙拉下她坐好:“姐姐刚来就要走,兰儿可不依。姐姐只管留在这,兰儿也指望姐姐多提点些。”

“即便黄规全是娘娘的亲信,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万万别错了称呼给人捉了把柄。”

看着明懿正色的模样,我点了点头认可她的谨慎:“颂芝,宣他进来吧。”

黄规全看到坐在我下首的明懿,面有惊异,毕竟从前,连丽嫔和曹贵人都未曾当面听过他的汇报。

“黄公公这是享福享惯了,在宫里也喜怒形于色的,让本宫看了好生羡慕。”

反应过来的黄规全,惊得立马跪倒告罪:“娘娘恕罪,是奴才一时大意,娘娘恕罪!”

“得了,起来吧。这博尔济吉特贵人是本宫的人,你也给本宫认好了。若是怠慢了,可轻饶不了你。”

“奴才见过博尔济吉特贵人。贵人小主日常若有什么不尽不足的,尽管吩咐奴才,奴才……”

我适时打断了他的一番恭维:“说了是自己人,也不用那么多的恭维。说吧,这新进宫的可都安置好了?”

“回娘娘,都安置好了。依着娘娘的意思,莞常在那边的崔槿汐已经撤下来了,不日便可来翊坤宫服侍。承乾宫那边,云惠已经去服侍了,并无人知道云惠同娘娘的关系。”

“那莞常在可不是个能小瞧了去的。日常别同云惠联系,只让她好生服侍着便好,其他宫里也都有我们自己人吧?”

“都安排妥帖了,其他都不过是二等宫人,安答应那儿因着位份不高,倒是指派了个大宫女进去,叫宝娟的。”

我倒是吃了一惊,宝娟是原身的人?那她后期的所为,究竟是叛变还是假意向皇后投诚?

突然想起剧中曾百思不得解的一段,原身陷害眉庄假孕之事暴露,正是宝娟挑唆安陵容去给原身通了个口风。

但眼下也不是细想的时候,我点点头,又细细问了宫人的情况,得知安答应那儿已添了几个额外的人手,方放下心来。

明懿见黄规全退了下去,打趣道:“见着妹妹如此指点江山,姐姐倒是吃惊了。”

“姐姐又取笑兰儿,不是妹妹多心,这新进宫的几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说到这个,妹妹可要格外注意一个人,莞常在。选秀之时她便拉拢人心,那安答应多半已是她的人。我此来便是要提醒你,还有一桩陈年旧事,这莞字,可是大有来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姐姐看人的眼光仍是如此犀利。姐姐请放心,既已安排了眼线,只要她不来碍我的眼,她如何盛宠,也与我无关。”

“你有成算便好,对了,我听你这些年一直托年家在外寻大夫,可是有什么结果?”

“姐姐这么问,可是有推荐之人?”

“太医院的柳玄柳太医可以一用,他虽在太医院寂寂无名,却是值得信任的。我做伴读时,有幸结识了柳太医的夫人,得了她的赏识,便悄悄在她身边学过一段时日的医理。这柳太医的夫人极擅长处理女子方面的病症,因着早年得罪了有地位之人,便不再为人诊治,我会医这件事也只有信得过的几人知晓。”

明懿顿了顿,拉过我的手腕又继续说:“你这体寒之症可不似寻常人的那般,似长年接触了什么东西导致的。”

听着明懿的话,我有些怔愣,柳玄?在剧中也不曾有过这个人,这发展越来越让人疑惑:“原来姐姐还会医,真是让人惊喜,那明懿大夫你可得帮我看个东西了。”

明懿看着我打趣的笑脸,不由脸微红:“你拿来便是。”

我便命颂芝将欢宜香拿了过来,明懿不做他想,拿着欢宜香仔细的查探起来,渐渐的眉头不由皱起转而愈发气愤:“这便是皇上赏你的欢宜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来来往往那么多太医和大夫竟……”

明懿转向我,眼中浮现一抹心疼之色:“外人都道你华妃娘娘盛宠至极,却不想你的处境竟这般艰难。”

“姐姐放心,现在你既已来了我身边,咱们以后好好谋划,定会越来越好的”我拉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又絮絮说了打算避宠一事。

“入宫前,听说你对皇上一片痴心,总担心你被这感情蒙了心智。如今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我微微低头,并不能把自己不是原身的事言明,只道:“姐姐,从当年的贤妃德妃,到端妃和我,还有什么看不透的呢。这位皇上,最是冷心冷情。”

“你既已决定,可是有什么计划?”

“或许可以用这欢宜香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