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都市小说›我的低配系统
我的低配系统 连载中

我的低配系统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枕上书潮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云鹤 杨岩 都市小说

杨岩,三流大学建筑系的真搬砖人,心急找工作的他,误入传销窝点
万念俱灰的他,却无意间发现身上携带的古钱币好像带着一个系统
这一刻他悟了,原来他是主角:“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谁知内心的口号还没喊完,却被系统解绑,只留下一个试用30天!!! 啊这......展开

《我的低配系统》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过了今年,我就是爷


梨园省,薪市火车站。

一个身材比较圆润的小伙子,背着双肩包,挎着斜挎包,手里拖着行李箱,行李箱上还放着一个蛇皮口袋;他艰难的挤出了人群,找了个稍微安静些的角落开始打电话。

“喂!周经理,我到了,对对对,在火车站,您派人来接我啊,太好了!”

这家公司好啊,还派人来接我,而且工资给的还高,刚毕业就给6000多,而且承诺一年后给升职加薪;他脑子里不由浮现出那些看不起他的老师和同学,呸!过了今年,我就是爷,爱谁谁!

杨岩心里一边想着,抬头看到一家啃不起,便决定进去蹭空调。

在啃不起打了两把王者荣耀,点的可乐也只剩下冰块能嚼了,他的手机终于响了。

杨岩心想你们可算来了,赶紧接起电话说:“我是杨岩,在啃不起呢,啊?还要20分钟啊,那我再等会儿吧!没事儿不着急的。”

都特么快天黑了,鬼才不急呢,杨岩心里吐槽。

他没有发现,门口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朝里面张望。

......

这回杯子里的冰块也嚼完了,隔壁座位貌似来相亲的小姐姐都已经换了一个小哥哥在聊了。

“嘿!”

正在偷偷看小姐姐相亲的杨岩肩膀被猛地拍了一下,手机都差点掉地上。

扭头一看,面前多了两个20多岁的小伙子,都戴着眼镜;一个看起来有点儿嘚瑟,另一个则是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

“你就是杨岩吧?周经理让我来接你的。”

嘚瑟脸下巴高高抬起问道。

“是的,辛苦你们了,咱们现在过去吗?”

杨岩虽然心里有些反感,初来乍到的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开口。

“小仲,快帮你杨哥拿东西!”

另一边的仲玉赶紧点头哈腰的跑过来,不由分说的拿走杨岩的行李箱。

三人一番简单交谈,原来憨憨脸叫仲玉,嘚瑟脸就厉害了叫项羽。

是的,就是杨岩刚刚打的王者荣耀战绩里0-10的那个项羽。

接下来,项羽和仲玉都没提回去的事儿,而是拉着杨岩先把行李存上,吵着要去吃饭给杨岩接风。

吃饭期间,仲玉趁项羽出门打电话的时候透露出项羽还是项目经理的表弟,暗示杨岩意思一下。等项羽回来之后,很自然的接过杨岩递过来的两盒大M,接着问了几个在杨岩看来莫名其妙的问题。然后两人吭哧吭哧的开始吃鸡公煲,都顾不上抬头,好像很久没吃肉一样,饿了大半天杨岩都不好意思和他们抢。

杨岩心想:“看来工地的伙食不怎么样啊 ,瞅这俩兄弟可怜的。”

起身又喊服务员加了一份肉,两个大兄弟又是一顿吭哧吭哧......。

三人吃完出门,还没走几步,后面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

“哎!你们还没给钱呢?”刚刚的服务员小妹妹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What???

我刚刚还感激这两兄弟给我接风呢,没给钱???

喝了一点儿酒的杨岩在风中一阵懵逼。

“兄弟,你啥意思啊?”

杨岩还没懵逼完呢,项羽已经开始质问了,嘴里还叼着杨岩刚刚给的大M,下巴呈斜上45度的。

仲玉则继续在旁边保持一脸憨笑。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最终还是杨岩败下阵来,谁让自己的脸皮薄呢。

结完账,以为终于可以回去了,两个大兄弟又吵着去超市买东西,还说每个新人来了都要买点儿东西。

20分钟后,杨岩看着眼前满满两个购物车的土豆白菜西葫芦,200多斤的他差点儿没站稳,狠狠用手掐了下肚子。

我要向这两大兄弟学习,把脸皮锻炼的比肚子上的肉还厚。

一番折腾以后,终于要回去了,三人下了出租车,天也彻底黑透了,拿着一堆东西又七拐八绕的穿过了几条完全没有路灯的黑巷子。

“前面那个亮灯的就是。”

就在杨岩都走累的时候,项羽终于说话了。

眼前的房子看上去肯定比杨岩岁数要大,院墙还是一群那种蓝色砖头砌的,门倒是纯实木的,还带木质门闩;进了大门,狭窄逼仄的院子尽头有几间屋子,门口悬挂的灯泡无力的散发着黄色的光芒,勉强照亮了院子。

“额,咱们这边的条件有些艰苦,你忍一下。”

仲玉脸上带着憨憨笑,凑到杨岩跟前解释道。

这时,屋子里出来几个人,有男有女的。

为首的方脸方眼镜看到几人,顿时开口喊道:“相公,你们回来啦,辛苦了。”

相公.......

哦,对了,工地上一般尊称别人为X工,是项工!!!

果然项羽那边已经和几人聊了起来,脸色也没那么嘚瑟了。

一行人将杨岩迎进屋里,为首的方脸徐工亲切的和杨岩攀谈。

“嗯,咱这边呢,条件是有点艰苦,不过你放心,后续的待遇都挺好,你忍一下。”

杨岩心想自己也不是来享福的,而且刚毕业能找到这么一份高薪工作,还是很满足的。

“没事儿,挺好的。”

“小仲,赶紧带你杨哥去休息吧。”

一脸憨憨笑的仲玉赶紧跑过来,领着杨岩往其中一间的卧室走去。

“条件比较艰苦,都和我说两回了,我有啥忍不了的啊,又不是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杨岩心里碎碎念,抱着自己新买的被子,跟着仲玉来到他们的卧室。

进了卧室,他准备开始铺床......,等等,床呢???屋里甚至连他以为的上下铺都没有,潮湿的水泥地上,铺着一层看不出是黄色还是红色的榻榻米,榻榻米上面凌乱的扔着几床被子。

“杨哥,干吗呢?快来呀,咱们该睡觉了!”

杨岩发呆的时间,仲玉已经手脚飞快的在榻榻米上收拾出来一块空地,然后带着憨憨笑招呼杨岩赶紧铺床睡觉。

额,真的是条件比较艰苦,杨岩只觉得自己心里也有点儿苦。

无奈之下,在仲玉收拾出来的榻榻米上铺上被子,躺下之后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这都造的什么孽啊?还没等他感叹完呢,眼前出现一张憨憨脸......憨笑脸。

好家伙,仲玉这会儿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一口一个杨哥喊着,嘴里的话一直没停;从学校专业、以前有没有干过什么工作,到家里几口人几亩地,这边有没有亲戚等等,最后还聊了一段街边洗浴大保健。

一顿东拉西扯,折腾一天的杨岩实在困得不行了 ,心里想着这还是个话痨憨憨脸,然后直接睡着了。

看到杨岩开始打呼噜了,仲玉悄悄起身,拉开门轻轻对着外面说了一句:“他睡着了。”

说完,也回到榻榻米上躺下,他轻蔑的看了一眼熟睡的杨岩,鼻子“哼”了一声,此时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憨憨像。

“咔哒!”

随着门外传来的一声轻微的落锁声,仲玉也盖上被子开始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