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深宅
深宅 连载中

深宅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林子里有马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李宝年 王程锦

在及笄之前,李宝年一直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及笄之后,一件又一件的事层出不穷,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以前一直生活在家人为她营造的安稳假象里
...... 李宝年第一次见王程锦是在成亲当日,她自幼就聪明可爱讨人喜欢,是个被惯坏的,偏偏嫁的夫君是个整日黑着脸不苟言笑的
在几次讨好他未果后,李宝年脾气一上来就决定,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不用讨好人以后,李宝年的日子过得舒舒服服,倒难为了沉思几日的王程锦
自打自家小娘子不再黏着自己以后,王程锦开始反思是自己做错什么让小娘子生气了? 要不然为什么自己送出去的东西隔日就出现在了一堆垃圾之中
那边王程锦在苦思冥想自己犯了什么错,李宝年却冷笑一声,不过都是男人的把戏而已
展开

《深宅》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李家娇女


李府。

“李宝年,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偷偷翻墙出去。”

李盛气得到处找家伙,旁边的李双年不经意地捡起一边的木棍,“父亲,你别动家伙,阿姐知道错了。”

李盛顺着她的声音望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她手里的东西,他也是因为正在气头上,直接走过去把木棍抢了来。

李双年本就无心护着李宝年,李盛过来之时也不过是装装样子,抢来抢去没几下就松了手。

见状,李宝年飞快地躲到刚走过来的徐月身后,“阿娘,阿爹又要打我!”

李盛气不打一处来,但眼看李宝年都跑到徐月身后了,也就没有再动手,只是哼了一声把木棍扔在了地上。

李双年看到徐月行了个礼,恭恭敬敬叫了声母亲。

徐月嗯了一声,笑着拍了拍李盛的衣袖,“娇娇又惹祸了?你阿爹不是刚禁了你的足吗,怎么转眼就又偷偷跑出去,也不怪你阿爹这么生气。”

“阿娘,阿阮最近烦心事正多,我与她一起长大,自然要去多看她几眼,分明是阿爹不讲理。”

听到这话可给李盛气得够呛,瞪着眼睛看着李宝年,“我不讲理?李宝年,你拍着良心说,你要出去哪次我没让你出去,你倒好,放着好好的门不走,还学会翻墙了,你……”

看到李盛是真的被气到了,徐月也轻轻皱眉,“娇娇,你阿爹平日最疼你,若不是你上次出门惹了祸,你阿爹又怎会禁你的足,你这般说话,可是伤到你阿爹的心了。”

说到闯祸,李宝年也很不服气,上次出门分明是旁边霍悠悠放狗追她,要不然她也不会一下子没注意撞倒旁边人家的摊位,还被她爹骂了一顿不让出门。

不服归不服,李宝年也看出来她爹现在正在气头上,再加上刚刚那话她确实说得不对,她阿爹分明是对她最好的人。

李宝年抬眼偷偷看了看气得快要冒烟的李盛,一步一步挪到他旁边摇着袖子给他道歉。

“阿爹~我知道错了,我也是一时着急阿阮才跑出去的嘛,您就别再生女儿气了。”

李盛一向宠爱李宝年,平常生气也只是吓唬吓唬她,眼下李宝年又眨着眼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但是出于威严问题,还是端着一张脸。

徐月与李盛在一起生活多年,哪里看不出他这是已经消了气了。

她装作生气地看着李宝年,“平日你阿爹对你最好,你偏偏就爱惹你阿爹生气。”

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会装,徐月笑着摇头,算是给了二人一个台阶。

李宝年最会看脸色,一看这架势,算是彻底放了心。

她眨着眼睛看着李盛,一副乖巧的模样,“对我最好的人定是阿爹,阿爹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李盛闻言瞪了瞪李宝年,“你阿娘平日对你不好吗?”

“好好好,阿爹阿娘对我一样的好。”

这边三个人的气氛总算是欢快起来,李双年站在一边,也不插话,只是微微低头静静看着地面。

徐月在李宝年哄好李盛之后也注意到了李双年,她敛了敛笑,“现在也没什么事了,二小姐也回成双阁去吧。”

李双年闻言行了个礼,“是,母亲。”

她转向李盛,“父亲,女儿先下去了。”

看着李双年离开,李宝年也行了个礼要回去,“阿爹阿娘,我也回去了。”

“去吧去吧,你个皮丫头,下次不许再翻墙了。”

李盛装作不耐烦地摆摆手,看向李宝年的眼里却满是纵容。

“那,我明日还能去看阿阮吗?”

“去去去,记得走正门。”

李宝年一听这话算是高兴了,“我就知道,阿爹对我最好了。”

“就知道贫嘴,也没见你少惹我生气一些。”

李宝年吐了吐舌头,开开心心地叫着丫鬟转身离开。

徐月看着李宝年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都这么大了,心性却还是像个孩子。”

李盛揽过她的肩膀,“我倒希望她永远是个孩子。”

徐月佯装不满瞪了瞪他,“她如今这性子都是你给惯的,她啊,迟早被你惯的无法无天。”

“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多宠着她些也是应该的。”

徐月皱了皱眉,“这话你可别让成双阁的听到了,不然又不知道该怎么闹了。”

李盛闻言敛了笑,“若不是那林霜儿耍的那下作手段,你和娇娇也不必受这些委屈。”

徐月想起那些过往,心情明显不似之前那般好,只是有些是非她还是分得清的。

“林霜儿固然不对,只是稚子无辜,父辈的恩怨总归不能牵扯到孩子身上。”

“她们该得的我自然不会少了她们,只是那些她们不该碰的,最好莫要抱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李盛知道徐月心善,即使当初也恨林霜儿,可是真到了林霜儿以死相逼的时候,不还是徐月做出了让步?

也正因为如此,李盛这么多年心里总归对徐月一直有些愧疚。

“好了,过去的就不要再想了,我们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

李盛笑着和徐月往里走,“好好好,不说了,不过刚刚啊,幸好你来了。”

“娇娇现在的性子都是让你惯出来的,不过平日也没见你动过家伙,怎的今日如此生气?”

平日里李盛最多也就是瞪着眼睛吓唬吓唬李宝年,可今日居然还拿了家伙。

“当时娇娇顶嘴给我气糊涂了,顺手抄起的家伙,你若不来,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提起刚刚,李盛想到本来他是没想动家伙事儿的,好像是旁边的李双年突然出声把自己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李盛摇摇头,只能希望自己想多了,若是李双年在自己家里勾心斗角,那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

李双年刚走到成双阁门口就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人,她走过去,叫了一声:“姨娘。”

“你爹呢?你没有把你爹带来吗?”林霜儿看到她身后除了侍女再无旁人时失望极了。

林霜儿一个人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李双年,她有些埋怨,“你怎么这样沉默寡言,一点不懂多在你爹面前说些好听的。”

李双年还是低着头没有说话,林霜儿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你爹也不见得听你的,进屋吧,我让吴妈妈给你熬了鸡汤,进来喝些吧。”

林霜儿边往里走边抱怨,“整日像个闷葫芦一样,半点不如李宝年那丫头能说会道......”

李双年身边的冬儿看着她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有点难受,“小姐......”

“无事,进去吧。”

李双年的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冬儿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在她身后。

对于林霜儿的抱怨李双年也早已习惯,最开始她不是没有听林霜儿的话去找李盛想要他多来成双阁,虽然李盛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但是她还是从李盛的态度中察觉到她和李宝年是不一样的。

就像平日里李宝年可以随便叫李盛爹爹或者阿爹,而她只能恭恭敬敬叫他父亲,李宝年平日里做个什么李盛都会担心,但是每次动手都会恰到好处被徐月拦下,可对于她,李盛几乎不闻不问。

李双年不是没有怨过李盛和徐月,可是后来长大了,她也就明白为什么李盛从来不待见成双阁了。

府里的下人对她虽然恭恭敬敬,但还是有嘴碎的人说起当年的事,每每提到李盛和徐月他们都是好不羡慕,偏偏提到林霜儿就好像提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这些事虽然林霜儿有心瞒着李双年,但也抵不住旁人的闲言碎语。

......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刚刚老爷来找您的时候,给奴婢吓坏了。”

李宝年刚一进屋,希水就一脸担心地跑了过来。

“别害怕,再怎么样爹爹还能真打我一顿不成?”

李宝年坐在小塌上,顺手拿起了桌上没看完的话本,“真儿呢?”

“这不是怕小姐您饿着吗,真儿先去厨房准备了。”

希水端来两份点心,又倒了些茶水。

李宝年伸手拿起一块,“真儿真是贴心,我还真有点饿了。”

希水不满地看着自家没心没肺的小姐,“小姐,那希水就不贴心了吗,每次小姐您偷跑出去,都是希水给您打掩护的。”

李宝年的视线移到希水身上,笑了笑,“希水怎的还争起宠来了,希水也贴心,希水和真儿都贴心。”

希水开心了,不自觉地又为李宝年加了点茶水。

希水和真儿都是徐月在李宝年还小的时候买进府的,李盛不爱奢靡,所以府里下人并不多,府里不少下人都是受了李家的恩惠进来的。

希水和真儿也是,她们两个当时一个卖身葬父,一个偷东西吃被人抓住差点没被打死。

当时李宝年刚大病初愈,徐月在她病的那几日日日求神问佛,好不容易病才好,徐月也开始信佛,每月都有几日要去寺里祈祷。

所以看到这个场面难免有了恻隐之心,这才把她们两个带回去给李宝年当了丫鬟。

说是丫鬟,但其实说玩伴也未尝不可,李盛和徐月是从穷苦人家一步步走上来的,所以不像别家过于在乎尊卑有别。

在李盛看来,只要不惹是生非,也没必要不把下人当人。

但是这要是真有了什么事,李盛也是不念情分直接将人赶出府,所以李家的下人可以说是比别家都要安分一些。

这边希水还在傻乐,真儿已经准备好了吃食。

“小姐,晚膳准备好了。”

李宝年站起来拿话本子轻轻敲了敲希水的头,“希水别傻乐了,用膳去。”

真儿看着希水的样子难免疑惑,“你怎么了?”

希水笑着挽住真儿的胳膊,眼睛亮亮的,“小姐说我们都是贴心的人。”

真儿笑着摇摇头,希水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听别人夸自己,这要是谁夸了她或者和她亲近的人,她真能高兴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