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军事历史›重生:我在大梁当皇帝
重生:我在大梁当皇帝 连载中

重生:我在大梁当皇帝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余多多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余多多 军事历史 梁微微

梁微微,一个平凡的南江市大学生
由于一次车祸意外穿越到大梁国当上了皇帝了
看梁微微收拾权臣,收复失地,称霸天下!展开

《重生:我在大梁当皇帝》章节试读:

第2章 李沁示威


梁微微看着自己的皇妹梁微慧叹了叹气。

“自己重生来接手的居然是这么个烂摊子”。

梁微微对梁微慧说:“皇妹,此时正值山河破碎,你我兄妹联手定能挽回败局”。

梁微慧看着自己皇兄心中不禁燃起了斗志,随即对着梁微微跪了下来:

“臣妹,定辅佐陛下,收复故土,还于旧都”

梁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

“陛下,丞相大人听说您醒了,请求觐见”。

“李沁 ? 哼,我还没去找她,她自己先来找我”。

梁微微摸了摸玉儿的头说:“起来吧,替朕更衣”。

跪在地上的玉儿站了起来,从衣架上拿下一件金色的龙袍,替梁微微穿上。

玉儿跪在地上,把金色绣着龙的绣花鞋替梁微微穿上。

梁微微拿起了龙冠,带戴上,穿戴整齐后梁微微感觉浑身舒畅:

“这才是皇帝的感觉,是时候会会这个丞相了”。

梁微微坐在御书房内,对着门口的嬷嬷说道:

“宣丞相进来吧”。

嬷嬷走出门外喊道:

“陛下有旨,宣,丞相李沁觐见!”

一名穿着旗袍的黑发女人走了进来,见到梁微微却也不跪,俯身鞠了一躬说:“陛下”!

梁微微不解的看向李沁问道:“见了朕,为何不跪”。

李沁愣了一下,她未想到今日梁微微会这么问她

李沁回道:“近些年来,臣一直未曾跪过陛下,陛下也是默许的”。

梁微微等她说完便再次说道:“朕再问你一遍,见朕为何不跪?”

李沁望着龙椅上的梁微微,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今日的陛下似乎与往日不同

“今日的陛下多了些许霸气”。

“霸气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李沁不紧不慢的说着

:“梁微微,撕破脸皮,对你我都没有什么好处!”

“今日见你,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金国使者送来诏书”

“你批一下,我好回复金国使者”

说完李沁便甩手退出了御书房。

梁微微眉头紧皱,她没想到区区一个李沁会嚣张到如此地步,看着地上金国的诏书,梁微微心烦意乱,挥手对下面的嬷嬷说道:“递上来”。

等嬷嬷递上了金国的诏书,梁微微打开了诏书,上面赫然写道:

【梁国,一弹丸小国也敢自称皇帝,我金国乃上天之国,梁国应去其帝号,国号,归附上国,并向金国每年纳贡400万两白银 ,并割让河南等地,如若不从,就准备迎接金国的怒火吧】

梁微微看着手里的诏书,双拳紧握:“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梁微微将金国诏书扔在了地上,往寝宫走去。

梁微微坐在床上,玉儿正在给梁微微更衣,将梁微微的龙裙,鞋子褪去之后。

玉儿便跪在了梁微微的眼前,看见玉儿跪在自己眼前,梁微微问了一句:“玉儿,你觉得金国怎么样”

玉儿怒气冲冲回答:

“陛下,金国就是一帮蛮夷,恶魔”

“他们每攻陷一个地方,就会烧杀抢掠,玉儿的村子就是被他们给毁了”

梁微微看着跪在眼前的少女,不禁仰天长叹。

上一世,自己受尽了欺负,这一世,贵为皇帝,却受到还是各种欺辱。

玉儿赶紧问道:“陛下,您是身体不舒服吗?玉儿给您按摩一下吧”

梁微微躺在玉儿腿上,玉儿给梁微微按摩着头部

梁微微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

“金人,来要钱要地了”。

梁微微缓缓的说

玉儿说道:“陛下,奴婢只是一个侍女 ,没资格谈论朝政”。

“陛下 何不召秦王一见”

梁微微睁开眼,冷冷的说道:“不必了,朕亲自去见她”。

梁微微的心里已经暗自做出了决定。

“士可忍孰不可忍”!

这就是个无底洞,给了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与其苟且偷生,不如拼死一搏。

“玉儿,更衣 ,朕要出宫”!

秦王府

书房内

一名身穿铠甲的女将军对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人说道

:“王上,末将听说金人又来要钱了!”

“这次好像还要我们割地”。

梁微慧停下手中的笔,抬头望向远方说:

“如今,圣上只知玩乐,全然不顾天下大事,我等贸然出兵必受朝中奸臣掣肘”。

“难啊”

梁微慧叹了口气

“那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金人掠夺我们的土地,掳掠我们的子民吧”

那名身穿铠甲的女将军愤愤的说道

梁微慧摇了摇头:“我们没粮草没有军饷,我们拿什么打仗,张娴”

两人相望无言。

秦王府门前

一辆马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径直走进向了秦王府。

门前的家奴刚要阻拦,看清来人模样之后,都跪了下来。

来人正是梁微微,进入书房内看见了正在交谈的两人

“皇妹,朕来看你来了”

看见梁微微走来,两人跪下请安

“圣躬安”

“朕安”

梁微微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诗画陷入了沉思。

梁微慧让张娴退下后,便开口问道:

“不知皇兄驾临,有何指教”

梁微微眼睛没有离开桌上的画说:“金人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臣妹,知道了”。

“不知皇兄有何吩咐”。

“这次,让你去打金人怎么样,你不是最想打金人了吗?”

梁微慧摇了摇头:“臣妹,做不到,还请皇兄另寻贤明吧”。

说完便向外走去。

“站住,梁微慧,你这话过得去你的良心吗!”

梁微微愤愤的说道

“金人烧杀抢掠,掳掠我梁国百姓,甚至把我们称为江南”。

“朕不要你为朕想,朕只想让你为你自己想想,为梁国的百姓想想”!

“朕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考虑好了进宫见我”。

“希望你的所作所为,能够对的起你刚才写下的词”!

说完梁微微便走了!

只见纸上赫然写着一首词: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