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被迫和太子捆绑营业,全员嗑疯了
被迫和太子捆绑营业,全员嗑疯了 连载中

被迫和太子捆绑营业,全员嗑疯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喵乐多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程卿卿 萧衡

【沙雕 团宠 双系统 甜宠 欢喜冤家】 穿成重商兴国朝代里富甲一方的商贾独女,集万千宠爱与一身,一大家子的心肝小宝贝
程卿卿原以为这辈子可以吃喝不愁,奈何系统任务天天发,不做就要扣银子,这谁顶得住
【见太子:赏二百两黄金】 任务之易,数额之高,乐的程卿卿一夜未眠
但见到太子那张从小厌到大的脸后,程卿卿再也乐不出来
【叮!系统联机成功,即将开启双人组队任务......】 程卿卿内心咆哮:“我拒绝!我不要!达咩呦!” 太子一反常态,挑眉轻笑:“卿卿宝贝,来嘛,一起做任务
” 任务1结束,程卿卿一张和离书拍到萧衡面前,“我们和离吧
” “不急不急
” 任务2结束,“和离
” “急啥急啥
” 任务3.4.5...结束,“休夫!我要休夫!” “嘘,夫人可别乱说,全国人民嗑的CP可不能BE,会塌房的
” 【嘴嫌体直一心搞事业皇商女vs两幅面孔只想当厨子太子爷】展开

《被迫和太子捆绑营业,全员嗑疯了》章节试读:

第8章 不装了,姐摊牌了


丞相大公子议亲这日,天公作美,万里无云,积雪消融,一派祥和。

程卿卿心情大好地看着铜镜,原主肉包子似的小手、水桶腰、大象腿,大饼脸全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巴掌大的小脸,穿上广袖流仙裙,再配上发饰,美的不可方物。

自从那日接到请帖,程卿卿一咬牙一跺脚,用二百两黄金换了美白花瓣。

别说,还真管用。

就泡了几次澡,皮肤就变得白皙嫩滑,仿佛剥了壳的鸡蛋。

她就是丑小鸭华丽蜕变成白天鹅的现实版,足矣惊艳四方。

“姑娘,你可真好看。”小杏服侍程卿卿穿衣服,不禁感叹。

她和阿梨眼见着姑娘一天比一天瘦,一天比一天白,从黑胖变成大美人,说书的都不敢这么编。

“帮我拿条面纱。”程卿卿穿戴整齐,嘴角扬起微笑,举手投足间如落入凡尘的仙子一般。

阿梨拿起面纱,小心翼翼替程卿卿戴在头上。

“要不是我亲眼见着,还以为咱家姑娘换了个人。是要拿面纱遮住,不然得迷倒多少公子哥儿。”

几人说笑往外走,刚到大门口,就瞧见程乾和程杰往院里张望。

“我未曾饮酒,怎会在咱家瞧见仙女。”程乾盯着由远及近的程卿卿看了许久,小声嘟囔。

程杰无奈翻个白眼,笑着朝程卿卿跑了过去,“姐,你今天可真好看。”

程卿卿抬手捏了捏他稚气未脱的小脸,“阿杰小嘴真甜,可是吃了蜜?”

“卿卿!你是卿卿?”程乾大步上前,打量程卿卿许久,满眼难以置信,“你当真是卿卿?”

程卿卿掀开面纱,得意洋洋,“如假包换。”

“苍了天了,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化如此之大,难以想象。”程乾围着程卿卿左绕一圈,右绕一圈,感叹不已。

程卿卿放下面纱,“大哥呢?”

“大哥说咱仨坐一辆马车走,他跟爹娘一起去。”

程乾笑得灿烂,快步走下台阶,替程卿卿掀开车帘。

程杰陪着程卿卿坐马车,程乾骑马在右侧跟着。

丞相府和程府就隔了两条街,没走多久便到了。

没等程卿卿下车,阴阳怪气的声音就飘进耳朵。

“程卿卿也配当太子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要不是因为她有个皇商爹,她能这么好命才怪。”

“满京城谁不知道,程卿卿好吃懒做,嚣张至极,又丑又目不识丁。”

“要真是让她嫁进太子府,还不天天闹得太子府鸡犬不宁。”

“太子要是早早娶了叶芷柔,皆大欢喜,还能轮的到程卿卿那个蠢货。”

程乾担忧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马车,翻身下马,怒斥一声,“圣上下旨赐婚,岂容你们在这儿胡说。”

姑娘们瞧着程乾怒目圆瞪,一个个吓得缩了脖子。

台阶前一青衣女子扫一眼程乾,冷哼道:“天子脚下,说实话也犯法吗?程二公子好大的威风。”

“说实话当然不犯法,可诸位妄议皇家,大肆散播不实言论,可就另说了。”程卿卿掀开车帘,探头而出。

素色面纱遮住容颜,广袖流仙裙随风轻扬,婀娜多姿立于车前,如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冰清玉洁。

众人眼中皆是惊叹,从未见过如此美艳之姿,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却又不失尊贵优雅。

莺莺之声清脆甜美,如山涧清泉撞进心间,激起一层层涟漪。

青衣女子阴阳怪气,“这位姑娘怕是才来京城,程卿卿痴傻跋扈谁人不知,莫要因程家富贵,就阿谀奉承。”

“我是程卿卿呀。”程卿卿抬手摘下面纱,露出标准假笑,明媚动人。

不装了,姐摊牌了。

只要摊牌速度够快,就能让她们措不及防的震惊到。

众人当真是惊掉下巴,眼神一错不错的盯着面前的程卿卿,仿佛能盯出朵花来。

“你是程卿卿?笑话,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她。怕不是程家终于知道程卿卿丢人,准备狸猫换太子,欺君之事都敢做,真是胆大包天。”

青衣女子上下扫了一眼程卿卿,眼中一抹惊愕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的不屑一顾。

程卿卿是个什么鬼样子,岂止是全京城的人,整个大历的人都知道。

圣上刚下旨赐婚,这才过了几日,程卿卿就便成大美人,怎么可能。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跟我没有关系。”程卿卿笑容灿烂,并没有半点生气。

她可不是来跟这群虾兵蟹将讲道理的,自然也不想在她们身上浪费时间。

她是专门来气哭白莲花的,其他人都不重要。

程卿卿嘴角带笑,柔柔弱弱娇声道:“麻烦让一下,好狗不挡道,谢谢。”

她太有礼貌了,还说了谢谢。

“你再说一遍,你骂谁是狗!”青衣女子自然不是吃闷亏的主,上前两步拦住程卿卿。

程卿卿一脸惋惜的拍拍青衣女子的肩膀,“唉,多好的美人,可惜有耳疾。”

“你若是没钱去看大夫,我可以施舍你些,别耽误病情。”

从小到大,她嘴上就没输过。

青衣女子气不过,正要反手推开程卿卿,却被她先一步侧过身子,力道收不回来,不得已倒向一侧。

她下意识伸手去拉近在咫尺的程卿卿。

哪成想,程卿卿眼角带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后退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她摔倒在地。

程卿卿:别来沾边,碰瓷达咩。

众人喧闹的声音引来招待宾客的叶丞相,匆匆赶来。

叶丞相穿过众人,一眼便瞧见将军府嫡女窦凌凌,正以一个极其不雅观的姿势趴在自家台阶上。

“这是怎么回事,还不赶紧把人扶起来。”叶丞相上前几步,看向窦凌凌,关切问道:“可有摔疼啊?”

“伯父,她来路不明冒充程卿卿,还对我出言不逊,快让人把她送去官府。”窦凌凌怒视程卿卿,怒火攻心,咬牙切齿道。

她长这么大,何曾当众被人如此羞辱。

程卿卿笨嘴拙舌,怎会说出如此噎人的话。

窦凌凌认定面前的女子就是程府欺君的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