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之我不想打工
重生之我不想打工 连载中

重生之我不想打工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三路林子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三路林子 古代言情 季盼思

高考落榜后,季盼思来到电子厂打工,这一干就是十二年
被无情的资本主义压迫,在每天长达十二小时,日夜颠倒的工作强度下,季盼思在三十岁生日那天昏倒在工作岗位上
_ 也许是上天觉得她命苦,她竟然重生了! 这是一个不认识的朝代,处处都是陌生
以为重生以后就有好日子过,结果竟然变成了一个小丫头,被人卖给了乡野豪绅当干活的! _ 救命啊!好日子什么时候才来! _ 本文偏向于女主人公的成长,励志,正能量展开

《重生之我不想打工》章节试读:

第二章...


回到吴家才一会儿功夫,老爷就派人喊季盼思去大堂问话。

罗漪握住了她的手,想着陪她一起去,却被季盼思拒绝了,

“老爷只叫我一人,你去了反倒惹他更生气。”

罗漪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自然听不懂其中利害,看着季盼思认真的神情,她只能害怕的点了点头,松开了季盼思的手。

吴家大堂处处透露着豪绅气息,两边的椅子都镶了金边,铺着斑斓的金线毛皮垫。

更不用说大堂之上的家主位,那把嵌着宝石的椅子上搭着一张虎皮大袄。这大夏天的,也是不嫌热。

镀金的架子上放着各色的玲珑玉器,珠宝奇石。

琳琅满目的宝贝让季盼思看花了眼睛,只听到一声咳嗽,她被身后的下人一把推倒,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

一个留八字胡的中年男人从偏厅踱步而出,他体格圆滑,穿着墨绿的朝阳五色真丝镶金衣袍,琯着乌兰菊蜀刺落带,腰间七七八八挂着玛瑙玉佩,手指上光是玉扳指就带了好几个。

本该是隆重威严的衣服,季盼思却只看出来暴发户的气息,和那个小胖子倒有几分相似,想来这就是吴老爷本尊了。

“你就是伤我儿的下人。”吴老爷往主位上一坐,发问道。

下人推搡她一把,“老爷问你话呢,快说!”

季盼思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是低着头。

“老爷,就是她踢的少爷,我们少爷到现在还疼着呢,老爷可要严惩她,替少爷做主啊!”

吴苏魏的贴身丫鬟兰菊也跪了下来哭诉,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却生得一副娇媚样,身子一颤一颤,那双眼睛红通通含着泪,她拿着手帕擦了擦眼角。

吴老爷自然也心疼儿子,他冷着脸问,“叫什么名?”

“季盼思。”她老实的回答,

“你伤了我儿,小小年纪如此恶毒!”吴老爷眼睛一眯,斥声责骂。

“张管家,你怎么教的,”听老爷发话,张管家咚的一声跪下,趴在地上不停磕头,

“老爷,是小的错了,这小丫头刚来不久,一直在下院呆着,没见过什么世面,是小的教导不周,让小少爷惨遭毒手,请老爷责罚。”

“哼,”吴老爷一甩袖子,站起身,“伤了吾儿,那就让这不知礼数的小丫头十倍赔偿。至于你,罚三月银钱。”说完便要走。

张管家殷勤地磕头,“是,听老爷吩咐。”

“老爷,并非我伤了少爷!”季盼思大喊,她才不认命,才不要白白被人踢呢,这个身子还小,踢坏了怎么办。

老爷脸上的肥肉一横,扬起眉毛,“那你说说,谁伤的?”

“是少爷自己伤的!”

“你胡说!”兰菊反驳道,“少爷哪会自己踢自己?”

季盼思一本正经,“怎得不会,少爷长得那样壮实,走路滑倒那是难免的事!”

兰菊指着她,气的龇牙咧嘴,“你竟然敢说少爷胖!”

“我没说!我说的是他壮实,你怎能扭曲我的意思,莫非你觉得少爷胖?”

“我没有,你血口喷人!”兰菊哑口无言,继而看向老爷,

“老爷,你可不要被这丫头给骗了啊!”

季盼思心里把握十足,想着自己看过的宫斗剧,虽然说这不是宫里,套路运用起来性质应该差不多。

“当时你们一群人冲过来,都围着少爷,谁知道谁啊,指不定就是你踢的少爷呢!”

兰菊被怼的一口气不上来,“你当时还揪着少爷的衣领子不放呢!”

“我那是帮少爷整理衣领呢!”

“你,你,你口出狂言!”

季盼思继续怼她,

“照护少爷本应该是你的事务,如今让我做了,这岂不是你的失职?”

季盼思不理兰菊,继续朝老爷说道,

“少爷身体过于健壮,说不定有很多的健康隐患,老爷,今天少爷失足滑倒,正是提醒我们更应该注重少爷的健康啊!”

看到吴老爷脸上的迟疑,季盼思明白有戏了,继续说道,

“请老爷明查!”

吴老爷又疑惑的问,“吾儿真不是你踢伤的?”

“不是啊,老爷,少爷的身子更重要,要及时注意健康才是。”

吴老爷心头一紧,想来这些年家中发迹,日子过的越发奢靡潇洒。

吴苏魏从小吃的好,穿的暖,眼看一天天长大,只长重量不长个,虽说胖点好,可这未免过于重量,吴夫人也是时常担心。

这丫头说的不错,儿是该调理调理身子了。

他问,“你觉得少爷该如何调理身子,才是最好呢?”

季盼思心里一喜,这个她最熟悉不过了。

季盼思曾经的工友里有一位胖子,后来不知道发什么疯,一天天的不吃不喝,跑来跑去干活,一个月瘦了几十斤,就差没进医院了。

“老爷,我们吴家本是大户人家,吃的喝的那是样样好。这少爷身体不好的原因,我看就是这吃喝过于丰盛。”

一听大户人家这个词,吴老爷喜形于色,忙问道,

“吃的好也有错?”

“那当然了,吃的精吴老爷若有所思地摸着胡子,日子好了,就该往精的方向发展。

“你这丫头倒是机灵,但是吾儿伤了你作为下人必定有责任,张管家,让她以后就在柴房交活吧。”

“是,老爷。”张管家点头哈腰应声道。

季盼思压根就没想到吴老爷那么好说话,她回了柴房。

罗漪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看到她回来完完整整,绕着她转圈,满眼都是诧异,“老爷没罚你吗?”

“有啊。”季盼思想着逗一逗她,

罗漪更害怕了,“是什么?你可不能有事啊!”

“他让我在柴房待着。”

“老爷让你在柴房干活?”

“对啊,怎么了?”季盼思一脸无所谓,

罗漪两只大眼睛水茵茵的,冒着雾气,一张小脸脏兮兮,还是依旧能看出秀丽的模样,她心疼地看着季盼思,

“之前住在柴房也就算了,如今在柴房当差,你可知这是何等辛苦。”

门口一个人走了进来,是张管家。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季盼思,那两只小眼睛闪着精光,贼眉鼠眼,小人模样,令人看了就身心厌恶。

张管家张开嘴,阴阳怪气道,“你这丫头也是命大,老爷都能被你戏耍过去,你骗的了老爷,可骗不了我……”

季盼思可没听清他在讲什么,光盯着张管家那颗金牙看,一闪一闪,好不土气。

季盼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竟如此放肆!”张管家大怒,一个下人冲进来围住季盼思,她的胳膊上立马挨了重重的一脚,季盼思呜咽一声,倒在地上,下人挥起手,

“盼思!”罗漪一声惊呼,上前挡住下人飞来的巴掌,脸上红了一大片,嘴角流出一点鲜红。

“既然你那么想帮她,那就一块罚!”

几个丫鬟走上前架住两个小姑娘,另外两人得了命令,狠狠地开始对她们扇巴掌。

季盼思脸上火辣辣的疼,可是她没有哭。

看到罗漪被人拽着胳膊,小脸白的快没了血色,她心里一横,拼命挣脱束缚,推开旁人,将罗漪护在怀里。

罗漪在哭,脸埋在她的怀里,打**她胸前的衣襟,季盼思心里一阵苦楚,将她搂得更紧。

“再有下次,那就不是两巴掌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张管家威胁道,不甘心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