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游戏动漫›关于某天捡到异世界魔娘这件事
关于某天捡到异世界魔娘这件事 连载中

关于某天捡到异世界魔娘这件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Tohruuuuuu 分类:游戏动漫

标签: 凯尔 我(佳星) 游戏动漫

独居的苦逼上学生活本是平平淡淡,却在一个阴雨天捡到一只异世界的魔娘
犹如一颗从天而降的彗星,砸向原本如一潭死水的生活
展开

《关于某天捡到异世界魔娘这件事》章节试读:

第8章 因果


回到家,我让邓文先进房门,然后又在街上四处看了几圈,确定了没人跟踪后,才回到家中并死死地锁上门。

我刚回头,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凯尔死死地看着邓文,后者被看得不知所措。我急忙走过去安抚凯尔。“这是我学姐,邓文。”同时又补充了一句:“没有恶意的,她只是来我们家……做客的。”我自然清楚凯尔对这个世界还保持着百分百的谨慎,同时也不太好说我们被混混追杀,她来我们家避难的。听到我这么说,凯尔才收起警戒的模样,视线又回到了电视上。“这是……你女朋友吗?”邓文小心翼翼地问。“啊……这是……这是我表妹!对,刚从家里过来,来我这玩几天。”“哦……”邓文一副半信半疑的表情。我让邓文坐了下来,又给她倒了一杯水。“说说吧,咋回事?为什么那些混混要追杀你?还有,需要我联系你家人或者**局吗?”

邓文接过水,缓缓地喝了一口,待脸上的表情有所缓和后,她仿佛一只受到灰狼追捕的小兔逃回安全的洞穴一样。“其实……”邓文欲言又止。“说吧……我大概也能猜到些许了,没啥好隐瞒的。现在别人都可以危机你的生命安全了,今天要是我和张乾不在场,你连性命都不一定保得住。”我试图说服邓文,她一只犹犹豫豫的态度,背后肯定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好吧……”邓文长叹口气,低下了头。

原来,外表看上去春风得意,不论是在社团、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是一副可靠的大姐大形象的邓文,居然和当地一个街道混子头头有着见不得人的关系。

大学以前,邓文一直都是一副书呆子的形象:梳着松松垮垮的马尾,一身普普通通的校服,一个黑框眼镜,就像所有埋头于书海的女学生一样。家境的一般和父母的一直争吵让邓文从小就养成了这样内向、不爱说话、不爱打扮的性格。接到大学通知书后,在和闺蜜一次聚会中,有人提议让邓文转变一个形象,这样说不定可以改变邓文的生活。这一句话,邓文听进去了。从此之后一直到大学开学前,邓文一直苦心研究着平日说话的语气、礼仪、举止、以及穿搭等等。大学开学后,邓文如愿以偿,两个月的苦心钻研和与生俱来姣好的外貌让邓文在军训时就荣获“班花”的美誉。但是渐渐地,邓文发现,只靠家里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生活费,根本负担不起邓文在大学校园内的日常开销。她要买新衣服、要买化妆品、要用新手机新电脑、要聚会应酬。与同圈子其他家境优渥的同学相比,她根本负担不起如此高的开销。终于,在一次聚会中,通过一个混社会的女生,她认识了当地的龙哥。龙哥年方四十来岁,掌管着大学附近大大小小数十家店铺和三家酒吧以及一个大型的夜总会,最不缺的就是钱。刚见面,龙哥也被邓文优雅的谈吐和姣好的面貌吸引。很快,两人就开始频频的见面。与电视里的黑道大哥不同,龙哥虽然年逾中年,但身材一直都保持得不错,脸上也还算白净。平日里经常一身笔挺的西装配领带,乍一看还以为是某个成功的企业家形象,所以在一天晚上喝完酒后,邓文也就默认了龙哥伸来解自己衣服的手,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龙哥。从此,邓文只要开口,龙哥便是几万几万的给,甚至在邓文的生日会上,还匿名送来了一个九十九层的蛋糕。邓文能在社团混的风生水起,自然也少不了龙哥在背后推波助澜。当然,龙哥也向邓文保证,为了邓文的面子,龙哥不在学校公开和邓文的关系。但是好景不长,又一个比邓文更加青春、更加美丽的女孩进入了龙哥的视野。从此龙哥便不在那么热衷于邓文,以至于到后来,给钱都变成了借。但是,已经习惯了大手大脚生活的邓文哪能在习惯窘迫,以至于借债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最终到了最近一段时间,龙哥开始要求邓文还钱,态度也是一次比一次咄咄逼人。甚至还提出了让邓文去做ji,赚来的钱用以偿还。邓文当然不愿意,便有了接下来的事。听罢,我被这个离奇的故事惊讶得长大了嘴巴,一旁的凯尔不知何时也坐在了我的旁边,凯尔显然没听太明白,正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说实话,这已经是我今天吃到的第三惊了。第一次是邓文去撞绿毛;第二次是张乾去打小混混。我惊讶于一个好端端的品学兼优的女生,竟然可以变成这副模样。我手撑着下巴,邓文停口后几分钟,我也没有说话。

“怎么样,故事讲完了。你听明白了吗?”邓文喝了一口水,缓缓地抬头,看向我。她目光深邃,犹如一把手枪,狠狠地打进了我的心脏,像是在质问我为什么今天要救她。又像是在乞求,乞求我帮帮她,帮她还清外债、或者……干掉龙哥!

我急忙晃晃头,开玩笑,干掉龙哥,且不说我能不能干掉龙哥,单凭我和邓文的关系,她都不值得我去这么做。

“听明白了个大概。我想目前的情况已经不是你和我能够控制的。”邓文再次低下了头,眼神里最后一丝光芒似乎也熄灭了。“你……借了多少?”我试探性的问。

“三……二十万。”邓文怯怯地说,仿佛在我面前扒光了自己的衣服一般羞耻。

三十万,或许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但一个女学生,在大学两年光零用钱就花费了三十万,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平均下来,每个月邓文就要花费掉差不多两万块。

我沉思片刻,叹了口气。“你……还是联系父母吧,让你父母来还,家里有什么关系也都动用上。听你这么说,这个龙哥也不是我们这种一般的家庭能惹得起的。再申请一下**的保护,也别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现在只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随即,我站起身。“对不起……我能做的……也只有今天这些了……”便转身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凯尔见我离开,也跟了上来。在厨房洗完菜准备下锅时,我听到了从客厅传来的一阵阵啜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