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我在后山守墓
我在后山守墓 连载中

我在后山守墓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龙猫大乌龟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王黑 龙猫大乌龟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先别着急回答
我叫王黑,一个普通的守墓人
唯一特殊的是,我被诅咒了
你,会不会是下一个我呢? 你又会怎么做,来摆脱这个诅咒呢?展开

《我在后山守墓》章节试读:

第5章 老庙


“午夜,山陕庙。”

这五个字突兀的出现,直到我看清且记住之后,它才缓慢的隐去,消失在墓碑之上。

一阵凉风吹过,带来些莫名的阴冷,让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此刻,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墓碑上的文字也已经不见。

就连其上的灯光也停止了晃动。

唯一能够证明刚刚这一切的,就是现在仍然矗立在坑位之上的那一个个墓碑。

我站在原地呆滞了一下,忍住去查看另外那些墓碑的想法,回到了屋里。

仅一墙之隔,这个木屋似乎隔绝了屋外的阴冷和恐怖。

“山陕庙..”

进屋后,我一直念叨着这个出现在墓碑之上的地址。

对于这个地址,我不是不熟悉,反而是十分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从小听到大的。

老人们口中都说,山陕庙原本是叫做山陕会馆,是清朝在此经商的两大商帮建造起来的,甚至被誉为是天下第一会馆。

本是用来进行商贾联谊,祭祀神明的地方,只是后来慢慢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

可是要我去这个地方干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我升起不去的想法。可下一秒,我就后悔了且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与我这个想法一起出现的。

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它从我的脖子侧面一直蔓延到全身,就如同有人拿着一根细长的,能够穿过全身的针刺破身体一样。

这剧烈的疼痛几乎让我整个人昏厥过去,我半瘫在地上,嗓子甚至都已经不能维持正常的呼吸并发出“呵...呵”的奇怪声音。

短短半分钟,我的面色就变得惨白,我察觉到了死亡在我周围徘徊,生命在流失的感觉。

终于,疼痛在我肢体几乎无力抽搐的时候,消失了。

我用尽仅剩的一点力气,把自己撑坐起来,然后就这样靠在墙边。

我想哭,但是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面对这种毫无征兆且能够危及自身生命的诡异存在。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陈文口中所说的死亡,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那种对生命逐渐消失的恐惧。

这是就连我之前遇到纸出租以及那个鬼脸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情绪,毕竟当时我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只是以为单纯的犯晦气。

大概过去了几个小时,我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力气才逐渐恢复一些。

拿出手机,再次翻出陈文的电话。

我犹豫了一下,手指在拨通按键上面不住的颤抖。

最终,我还是没有拨通。

而是选择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里面,我详细的把今天遇到的事情给他描述了一遍。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选择陈文,也许是想要寻求他的帮助,又或者是潜意识里面已经相信了他。

而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证明了我没有做错,且是十分正确的。无论对我还是陈文来说,都是这样的。

在发完信息后,我在等待信息回复时昏睡了过去。

一直到我的脸上暖洋洋的甚至有些发烫的时候,我才睁开了疲惫的双眼醒了过来。

屋子里面此刻被阳光充斥,燥热的感觉并没有让我感觉烦,反而让我觉得非常安全。

我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上面的信息提示。

我根本就没有指望陈文能够回我信息,这出乎我的预料,让我非常惊喜。

“想活,就按照它们说的去做。”

陈文并没有回复太多,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并且陈文描述的语句中用的是“它们”,这令我陷入了沉思。

“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鬼?还是其他的...”

就这样,我一直在木屋中待到接近中午,才走出门外。

阳光照在身上,昨晚上的疼痛已经察觉不到,只是我的精神略微还有些疲惫。

幸好这份工作跟介绍的一样,的确轻巧,几乎没人管我。否则就偷懒到接近中午的这件事,就能够被开除了。

围着墓场转了一圈后,我又抽空回家了一趟,跟爷爷吃了顿饭。

然后就在后山待了一整个下午。

至于我遇到的这些事情,为什么不跟家人或者朋友说。一是几乎没人相信,二是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解决的事情。

既然我已经这样,我更不能让自己亲近的家人朋友出现意外。

天色逐渐昏暗,随着远处天边的硕大的昏黄的阳光褪去,那代表光明的最后一缕金辉从山上消失后,黑暗降临了。

夜晚黑暗的墓场与白天的墓场是两个样子,阴森又恐怖,仔细看去,每一个角落都仿佛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我站在门外。

看着跟昨天一样的,一个个原本不存在的墓碑拔地而起,而后又凭空出现一个个黑影,开始在上面刻画。

经过昨晚的事情后,再次看到这些。

我的心态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或者波澜,暂时解决不了的,先习惯就是了。

估算了一下时间,我走出墓场,锁上大门。门上的两个诡异的灯光打在我的脸上,不停地摇晃。

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又像是在送别那最后的骑士一样。

墓碑之上所说的山陕庙,就坐落在一片繁华街区的旁边,作为非常知名的景点,白天这里的人流量非常的多,

就连晚上景点关闭,也有不少人们在门口或者周围徘徊。

直接等到接近晚上12点,这边的人走光后,我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晃了过去。

山陕庙大门旁边的墙壁凸起了一块,是一面巨大的绿黑的石雕墙壁,绿砖灰石青瓦,有着三个圆形的诡异图案。

在黑暗以及周围些许路灯的衬托之下,散发出诡异的美感,尤其是那个圆形的雕刻。

似乎看一眼就能让人沉迷其中。

随着12点的到来,周围的路灯纷纷关闭,只有每隔一段,才会有一个亮起。

就在这时。

我发现原本关闭着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敞开,两扇红色的木门紧紧的贴着墙壁,就好像固定在那里一样。

依稀的,我似乎听到从里面传来几声抽泣和耻笑。

提起精神,我抬步朝着门内走去,诡异的事情也开始发生。

随着我的往前,我察觉到我脖子的黑纹正在蠕动。

而且伴随着我的移动,我的四周,那些各个方向的历经百年沧桑的建筑,上面的破损,污浊,竟在这一刻全部消失。

就好像有一个神秘的大手,把这百年的沧桑从它身上抹去,恢复它刚建造时候的辉煌模样。

直到走进院子,我才发现院落中间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青石大桌,边上围绕着几个人。

看到他们后,我才明白刚才听到的抽泣与耻笑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