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都市›异能潜行
异能潜行 连载中

异能潜行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不是我 分类:都市

标签: 可丑 都市 陈迹

你想成英雄吗?你想拥有超凡的力量吗? 飞檐走壁,点石成金,一目千里,御剑飞行…… 还有什么你,想却办不到的? 都来摩登异能学院吧
这里会有着先进的科学设备,会让断绝了之前不切实际的幻想,教你好好做人…… 当然,也是这里,会让你在不久的将来,活下去
黑暗中,婆娑的身影,潜藏在黑夜中的鬼魅, 一切的恐惧来源人类的未知; 而某些人将会拥有着超凡的能力, 或是为了保护,或是为了使命,或是为了破坏, 与暗影交锋,守住希望,在黑夜厮杀…… 而你很可能成为那样的人
展开

《异能潜行》章节试读:

第2章 谁买的面?


陈迹的声音越来越小,随后便瘫软在地上,像是被抽了魂一般。

就在陈迹倒地的瞬间,整个屋子的灯忽然全都灭了。

可丑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本能且又哆嗦地喊了一声。

随即,立马反应过来,将手里的装有护身符的袋子直接给扔在了地上,并立马向前一步,托扶住陈迹,同时不断地用手拍打着陈迹的脸,

“陈迹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见陈迹没有反应,他探了探陈迹的呼吸和脉搏,都比较正常,可丑长舒口气。

但是这突来的黑暗,像极了电影片段,恐怖至极,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超负荷的喘息以及心脏猛烈地跳动声。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夹杂着心悸感,关上门,动作迅速且慌张的将陈迹带回了东南角的卧室里。

“啪!”

一气呵成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在带陈迹回卧室时,手里还不忘拽紧那袋子护身符。

许久后,冷静下来的可丑见屋内并没有陈迹白天所说的人影,

心悸感也就散去了几分。

将陈迹放置在房间的床上,保险起见还是把陈迹的身上挂满了护身符。

同时在自己的脖子上也挂了两个,兜里也留下了几个。

过了好一会儿,可丑静下心来,他见陈迹并没有反应,还在沉睡。

却有些不理解了陈迹为什么会昏睡过去?

真的是鬼上身?

如果是鬼上身,这么好半天过去了,怎么都没有反应?也都不起来蹦跶?

装死鬼?还是昏睡鬼?

回想起刚刚的情景,也没有其他的异常。

刚到点就无征兆的睡,就好像是被人催眠了?

对,就像是催眠。

结合着电影桥段中所演绎的那样,有人可以做到在某个特殊的环境,借助某一样介质,设置催眠启动的节点。

因为被设立节点的只有陈迹一个人,而那个催眠他的人,很显然就是陈迹口中说的那个不久前被陈迹所救,又消失了的女人。

这样也就解释得通,自己没有事儿。

应该就是催眠,至于启动节点和介质,就完全不知道了。

“吱呀……”

卧室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啪”

客厅的灯被打开了,透过门的缝隙泄露了一点光进入卧室,

可丑背靠着门,眼睛紧贴着门缝向外看去,试图看清女人的模样。

但门两边高质量的密封贴合技术十分完美,除去透露出的光,什么也看不到。

高跟鞋的声音来得很快,且带着些许急切。

目标很是明确,那是厨房的方向。

随后便听到煤气灶上的电流摩擦以及锅碗瓢盆叮当作响。

门外这熟练厨房的操作,看起来,像是个人才能做出来的事儿。

可丑刚想开门去质问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儿,却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带着陈迹,进卧室的时候,全屋的灯是忽然灭了,除了关电闸和停电,是没有其他办法实现的,且自己在卧室的窗口也确认过了,这并不是区域性的停电,而无法解释的是现在又能亮起来了。

电闸是在房间里面,从自己进门到现在,没有人出现在屋子里。

细思极恐,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就在可丑想得出神时,电流摩擦伴随着雪花音夹杂而来。

嘶嘶声后,一声噗哧。

“摩登异能学院,你心中的英雄学院……”

短暂的雪花音又一次响起,而后又消失。

可丑将身子趴在地下,只有底下的缝才有可能看清楚外面动向,因为现在的他已经发现房间外已经没有了动静,

他想通过底部的缝隙看一看客厅那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干什么去了。

沿着门缝向屋外望去,一张人脸正对底下门缝朝里看来,一直眼睛直视着可丑。

可丑本能的发出一声嘶吼,浑身冒着冷汗,倒退着爬离门边,随后,便是沉重和后怕感共同催发下的大口喘息。

还未等他缓过神,

“咔嚓!"

门把手被扭开了,

刚缓解还不到5%的恐怖感,又将满溢到了极限,数值直接爆表。

“吱呀!”

在一声声三米内可清晰闻的心脏撞击声中,门被完全打开了。

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粉色亮丽修身连体超短裙,披着一头这年特流行的奶茶色公主卷的漂亮女人,背着光站在了门口。

还坐在地上的可丑,却是冷汗不断,这个时间点,这个氛围,以及其刚刚一丝门缝间对视的眼神,很难把眼前的女人当正常人来看,即使是客厅有灯,也不能消除他心中的恐惧。

他慌不择路的四肢着地,手脚并用猛得又往后退了几步,直至背部已经贴靠在卧室的床头柜上无处可退后,才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眼前模糊的女人,面色苍白。

“这是谁买的面,这么辣!”

“嘶~哈~嘶哈!”

陈伊洛一边吸吐着嘴里的风,试图用来缓解辣痛感,一边望向房间里的可丑和躺在床上的陈迹。

”你们俩干嘛,大晚上的鬼叫鬼叫,还不开灯?”

说着继续嘶哈着风。

可丑柔了柔眼,算是较为清楚的定眼看了看那个女人,要不是初中时候对陈伊洛还有些面部印象,怕是真要认不出来了。

她是陈迹同龄的小姨。

呵呵,对,又是小姨,和一些俗套且不知名的小说情节一模一样,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小姨。

陈伊洛,原本是陈迹外婆家的邻居,同时她母亲也是陈迹外婆的好友。

而她的父母在她两岁那年莫名失踪,没有其他亲戚的她,就被陈迹外婆一直当做女儿收养,与陈迹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

在她初中毕业时,陈迹的外婆告诉了她的身世后,她说自己是被遗落下来的孩子,所以改名叫伊洛。

每次陈迹问她为什么要姓陈时,她总说:“这样别人就知道你上面有人,不敢欺负你"。

过了许久,床边的陈迹的鼾声传来,打破了可丑与陈伊洛的静止画面。

如果一拳真的可以要了一个人的命的话,可丑真想出两拳,了结了床上的这个挂满护身符,睡着了还咧嘴笑的人。

今晚的一切,都是陈迹害的,毋庸置疑,把陈伊洛塑造得疑神疑鬼的陈迹正享受美梦,而自己,却熬了大半夜,还担惊受怕。

“你们这是修仙?求佛?还是问道?"

可丑右脸抽搐了好一会儿,旋即,尴尬的笑了笑,”要…要考试了,临时拜拜,保过。“

陈伊洛的嘴唇绯红的有些过头,**的感觉不断从两瓣散发出来,触及了她的思绪,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嘴,“这面,谁买的?”

手中特辣尝鲜版泡面的塑料在可丑面前晃了晃。

可丑的右脸刚刚抽搐后停歇没多久的同一块肌肉,又一次蹦迪般的活跃起来。

没想到许久不见的邻家姐姐,一见面问的几个问题,全都是些令他尴尬到抠脚的问题。

“下次别买了,贼辣!”,

不等可丑回答,陈伊洛便转身出了房门,朝门口走去:"家里连冰水都没有,辣死我了。”

总算是离开了,

可丑停顿了一下,深吸了口气,

还未起身,转头看见床头柜上的一杯冰水。

回头刚想喊住陈伊洛,告诉她有冰水,眼前瞬间一片黑暗,

屋内的灯,再一次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