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我在镇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
我在镇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 连载中

我在镇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我就是个摸鱼的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我就是个摸鱼的 谢风

“我的前三十年,都是在镇妖司中度过
降妖、除魔,斩除世间一切魑魅魍魉!不为皇帝,不为王权,只为守护这个国度的普罗众生
” ——谢风展开

《我在镇妖司降妖除魔三十年》章节试读:

第2章 灰不溜秋的小珠子


这是一个扛包的小苦力。

只是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那人一眼就判断出了面前少年人的身份。

“你可是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接过那少年递过来的小包,当即就确认了正是自己丢失的物品。这个小布包虽然不值几个钱,可是对自己有着非同一般的特殊意义,万万不能丢失。此时失而复得,心里非常高兴,就顺嘴问了一句。

“也不是多久,大概两刻钟吧!”那少年人轻松的语气说道。

“你是京城人氏,还是外来的?叫什么名字。”

打量着面前的少年,这镇妖司官员一副若有所思。

“额,启禀这位大人,小可名叫谢风,乃京城人氏。”

“听你语气,貌似上过学?”

那官员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

“额,小可小时候曾经上过几年学堂,只是十年前家中出了变故,导致父母双亡,就辍学了。”

即使说到这种不幸的事情,那少年也没有一点悲伤之意。

这是一个乐观、阳光的少年,还上过学堂,有一定的文化基础,不错。那人下了一个决定。

“你应该看出来了,本官是镇妖司的官员,叫李明辉。看你是个可造之材,却在这里下苦力,可惜了。正好,我镇妖司缺乏人手,你可愿意加入我镇妖司衙门,也可博一个前程!”

“啊……”

突然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宛若晴天霹雳,天降横财,整得谢风当即就是一愣。

“啊什么啊儿。本官喜欢干脆爽快之人,给我一个准话,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本官还有要事,马上就要离开。”

那镇妖司的李明辉不耐烦了。

“好的,好的。同意,同意!”谢凡点头如捣蒜,慌不喋的说道。

“那好,明天早上寅时三刻,你前往镇妖司衙门寻我。向守卫报我名字,记住,本官姓李,名明辉。”

说着,不待谢风回答,转身就向来时的路匆匆离去。看来确实是身有要事。

本来到此非常完美。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第二天一早,半夜就兴奋得睡不着的谢风,匆匆忙忙洗漱了一番,换上了一套父亲当年留下来的较为新一点的干净衣服,就按着李明辉大人说的时间赶到了城西的镇妖司衙门。

向守卫报了名字,说是李明辉大人吩咐前来云云。然后,在门卫向里面汇报之后,才姗姗而来一个三十许的中年人,说是李大人早上因急事外出办案了,临行前有交代,让他看哪里有缺,自行安排。

于是,谢风就这么悲催的被安排在了杂役处。而至此之后,谢风就再未看到过那位李明辉李大人了。

当然,凭其一个小小的杂役,每天只能窝在那个杂物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外面的那些镇妖司的官员,哪怕是一名小校,都没有机会,至于更上面的铁牌、铜牌、银牌和金牌,各位大人,那更是不可能接触到。

转眼间就是一个月过去了。

刚开始几天的兴奋过后,就剩下了麻木。

杂役,顾名思义,就是做杂事的下人,乱七八糟的事情,任何人都可以指使你做。脾气好的,还和颜悦色,遇到暴躁的,拳打脚踢都是小事。当然,这种毕竟是少数。像邱海达邱主事这种,只要摸对了他的脾气,还算是好相处的。

谢风平时的工作就是整理库房、杂物间,端茶倒水那算是很清闲的活了,杂役都是抢着干,谢风刚开始根本就不知道门道,还是后来时间久了才算是摸清了门道。

好在,毕竟是镇妖司衙门,工钱这些能按时发放,也不用享受风吹雨淋,也算是“坐办公室”的活计,比之前在外面做零工可舒服多了,生活也算是有了稳定的保障来源。

尤其是,街坊邻居,看到谢风每天早出晚归,穿戴也是整整齐齐,和之前那种形象是判若两人,也是纷纷打听,听说在镇妖司衙门做工,一个个都是羡慕得不得了,纷纷把谢风当成了“大人物”,竖为正面典型来教育家里那些不务正业或者游手好闲的败家子等等。

对此,谢风也是笑笑而过。当然了,他也会自己向大家宣布,只是镇妖司的一个小小的衙役。

这样也挺好!

此时,正看着这个大麻袋发呆的谢风,无奈归无奈,活还得干。要说这么大个麻袋,刚刚提了下,非常沉重,里面也不知道是装的神秘乱七八糟的东西,即使是谢风这个年轻壮小伙,要想扛起来,那也是颇为费力的。

刚刚那邱海达主事,貌似就是那么提进来,随手就丢在地上的?谢风挠了挠头发,之前也没看清楚,只是觉得邱大人看起来像一头“肥猪”一样的体格,竟然有那么的力气,有点奇怪而已。

谢风倒是没有其他的怀疑。

镇妖司的主事,即使是分管杂役处的主事,那应该也是有几分本领的,不然,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在京城镇妖司衙门,没有真本领,光凭关系,是坐不稳主事职位的,到处都是虎视眈眈、寻找机会虎口夺食者。

这么大一麻袋东西,要想找到一个小珠子,有点麻烦。看来只能倒在地上,慢慢翻检了。

杂物间已经暗下来了。

谢凡点燃了马灯。本来也是有蜡烛的,可惜数量稀少,一个月的量就寥寥几支,今晚上也不知道会干到什么时候,要是通宵的话,根本就不够。

蜡烛谢风已是觊觎很久了,可惜不能“顺”回家里。这都是有定数的,要是发现被私自带回了家,自己私用,那可是要被严厉处罚的。对此,谢风是非常遗憾,只能徒呼奈何。

在地上找了一块略微平整、干净的地板,谢风将整个麻袋倒了个个,里面的东西“呼啦啦”的堆在了地上,一大堆。

瓶瓶罐罐、残破的书籍、金银器具,等等,不一而足。好像是从哪里收的破难,或者抄家回来,随便堆放却没有清理过的东西,都是这个样子。

这些东西,看着虽然眼热,可是却不能私吞。每天离开衙门的时候,像他这种衙役,都是要被搜身检查,防止私自携带物品回去。这个是所有衙役都不能例外。

在镇妖司衙门,谁叫衙役的地位是最低的呢?比厨子、文员之类,那是低多了,仅仅只是比那些富家大族的奴仆好一点,就是身份自由。

翻翻捡捡,都没有什么发现。

突然,一个灰不溜秋的小珠子在谢风的翻检之中,被什么东西带了出来,在地上滚来滚去。

难道这就是那颗珠子?

不要看这么大一堆东西,这可是现在为止发现的第一颗小珠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