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军事历史›人间正道:将军梦从救解语石开始
人间正道:将军梦从救解语石开始 连载中

人间正道:将军梦从救解语石开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慌不慌张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张兴隆 慌不慌张

一无所有的小保安穿越到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世界,成为战场上一名受伤的八路军,幸运救下军医所长解语石,见到活宝搭档杨立青和魏大宝…… 而后,他向几年后的范希亮招手:老范,等着我救你哈! 至此开始,在以后的岁月中,聚起一批志同道合的战友,开始了一段热血征程
一路朝着心中梦想前进,又一路伴随着喜怒哀乐…… 本书慢热,无系统
展开

《人间正道:将军梦从救解语石开始》章节试读:

第八章,有匪来相约


日子又过了有十天,张兴隆的伤势差不多已全好,医院却传来不好的消息:药品即将告罄。

之前,县城里的同志也来送过药,可是数量非常少,一是因为资金有限,二是因为药品渠道来源被控制的太死。

再这样下去,如果没有足够药品的话,他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伤势正在逐渐好转的战友,身上的伤势重新恶化,甚至牺牲。

这些战友英勇作战,抛头颅洒热血,没有牺牲在战场上,更不能让他们牺牲在药品缺少之下。

张兴隆跟老班长和护卫排长胡大栓商量过后,由他带着几个人找县城的同志,先问下有没有其他办法筹集到药品,最坏的打算就是从县城的医院“借”药。

第二天一早,张兴隆伙同两个战友在向导许大壮的带领下,往县城方向而去。

许大壮是村里猎人许丰家的小子,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人如其名,身体长的壮实如牛犊。

在村里经常往医院跑,送完猎物就纠缠张兴隆,隆哥隆哥的叫着,让给他讲打仗的故事。

因为张兴隆就比他大一岁多,两个人是同龄人,能聊到一块去。何况张兴隆还有那么丰富的打仗经历,更是他渴望知道的。

也许,当个横刀立马的将军,是每个不谙世道之艰辛的男孩的纯粹的梦吧。

再说,许大壮不光长的壮实,脑子也挺好使,看上去虎头虎脑憨憨的样子,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很喜欢捉弄人。

而且只要进了山,就更不能小看这家伙,在崎岖不平的山林间行走如履平地,他若全力奔走,连他习惯走山路的父亲都跟不上他的脚步了。

许大壮的父亲许丰,是附近非常出色的猎人,他从小就跟着父亲进山打猎,一手枪法被父亲训练的出神入化。

先前,张兴隆跟着他们进山打猎,突然遇到野狼,百米左右的距离,这小子根本不带瞄准的,抬手就打,野狼被一枪毙命,而且子弹是从眼眶打进狼头的。

许大壮之前跟父亲打猎都是用弓箭或者火铳,很少用制式长枪,手里的三八大盖还是进山前刚借给他用的。

这一手一出,惊的张兴隆连呼许大壮是天生当狙击手的料子,更是天生的丛林战士。

这次去县城,许大壮又主动请缨带路,之前他经常跟着父亲去县城卖打来的猎物,进城的大小道路都熟稔无比。

因为大道要往南折个弯,多走近十里的路,再加上还要赶时间,所以他们选择走小道进县城。

走小道就要经过黑虎山的地界,也就很有可能与土匪碰头,所以在快要进入黑虎山地界时,张兴隆他们开始变得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在即将拐进黑虎山通往县城的羊肠小道时,只见许大壮双耳动动,马上靠近张兴隆,小声说道:“隆哥,我们可能遇到刚抢劫回来的土匪了。”

张兴隆一脸疑惑,他没有感觉到附近有土匪活动的迹象,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便问道:“大壮,确定吗?”

许大壮一脸坚定地点点头。

“他们在哪,跟我们能碰的上面吗?”张兴隆不再怀疑,问道。

他知道许大壮耳朵尖的很,非常好使,如果在平地能听到将近两里外的响动。

许大壮摇摇头,指着山梁回道:“碰不上,土匪在这道山梁的另一边,那边有他们进入山寨的宽道,离我们也就三百米不到的距离。”

张兴隆了然,同时舒一口气,碰不上就好,他们总共就四个人,只带了一把短枪,实力不允许,面对土匪能不碰上最好。

“都小心点脚下,不要闹出大声响,我们悄悄地离开。”张兴隆提醒道。

“隆哥,土匪绑了好几个女人,我听到她们的哭声了。”看到张兴隆要转身离开,许大壮急切说道。

他恨土匪,因为他好朋友的父亲和哥哥就是被土匪打残的,土匪还糟蹋过他们村里的姑娘,每年从他们村抢走好多粮食、家禽,让本来就不富裕的村子变得更加贫穷。

张兴隆和另外两个战友闻言,同时侧耳听听,然后都摇摇头表示没听见。

于是,四人悄悄地攀爬上二十米左右的山梁,选一个隐蔽的地方,往山梁下的道路上看去。

只见两百米开外,三四十号土匪乱糟糟地前行着,走在最前面有一个骑在马上的土匪,应该是领头的。

跟在马后面的,是一辆被土匪围在中间的大车,车上有几个被捆绑的女人,车后面还有几个捆住的男人,被土匪推搡着往前走。

不多时,随着他们的不断前行,车上女人的哭泣声,土匪对女人的调戏声,对男人的推攘打骂声,止不住的往耳朵里灌。

“大当家的,这几个女人细皮嫩肉的,一掐估计都能掐出水来,就像花儿似的,看着就让人心里痒痒的啊。”

“对呀,大当家的,看她们的穿着打扮,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只要能睡一次让我去死都愿意啊。”

“是的呀,她们应该是在外地上洋学堂的学生,兄弟们都没见过女洋学生是什么样,今天终于开眼啦。”

众土匪对着前面骑马的大当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哈哈,兄弟们,听老子说,今晚上吃过大席后,等老子几个当家的先入洞房,稀罕个几天,然后就都赏给兄弟们了,让兄弟们也都开开洋荤。”大当家毕老虎拨转马头停下来,大笑两声,对着众土匪喊道。

没等众土匪欢呼,继续喊道:“兄弟们呐,这几个小娘们都不算什么,以后跟着老子保你们吃香喝辣的,玩最漂亮的娘们,说不定哪天,他娘的还弄来真正的洋婆子,让所有兄弟开开洋荤。哈哈哈!”

嗷…嗷…嗷…

喔…喔…喔…

吼…吼…吼…

“大当家的圣明。”

“大当家威武。”

“大当家的万岁。”

“还是大当家想着咱们,是吧,弟兄们!”

“是。”众土匪齐声回应。

一阵阵鬼哭狼嚎后,拍马屁的声音环绕在大当家毕老虎身边 ,让他颇为受用,飘的都不知道他自己是谁了。

其实,他们下山的本意是去征粮的,没想到半路上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

拿下这波人后,就让老三和老四带着人去继续征粮,自己领着三四十号兄弟押着劫来的娇娘子回山寨,准备酒宴,晚上要好好的吃喝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