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狐妻
狐妻 连载中

狐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一百六十斤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范建 陈瑶

五岁时,算命先生说我命薄,爷爷让我与后山一狐狸定下契约
二十年后,牵扯到诡异盗墓事件中,让我重新履约契约
我是范建,一个以剑碑为生的普通人
展开

《狐妻》章节试读:

第2章 范家剑碑


随着手术刀落下,突然从尸体内侧喷出一丝血,直接喷在她的手臂上,年轻女医生有些慌神,在场的我被吓懵了。

当人停止心脏跳动的时候,整个身体的器官其实还在运行,血液也会流淌,虽然血压会异常,但是也不会跟喷泉一样,因为只有在极端差的血压才能出现的画面。

我猜测,应该是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但是下半身已经僵硬,造成了血压极端差。

老女人医生看了一眼生怕年轻医生会有阴影赶紧的说道:“没事,这是正常现象,子弹从眉心进去后脑勺出来的,器官之间还在运行,出现了血压极端差。”

老女人医生说出这话的时候,倒是不在意,但是我吓得都不敢呼吸了,血压极端差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想必在场的人都知道。

我看年轻女医生,从惊吓慌神的瞬间变成了一种渴望,不,那是一种狂热。

她示意我擦拭一下血,看着她手臂上的鲜血,我额头上的汗不停的滴在了手术床上。

整个过程,我脑袋都是空白,当尸体的所有器官被灯光照射下,所有器官在我面前看的格外清楚的时候,就连执行之前吃下那一口还没有消化的回锅肉都还在胃里蠕动。

一颗血淋漓的心脏,就在我的面前跳动。

我的整个身体不听使唤,手发抖的将器械盒摔在了床上。

“这可不是死尸,而是活尸,生理上证明这个人还活着。”

老女人医生用手放在我肩膀上,然后看了看年轻的医生,将那黄纸符文扯下来。

奇怪的是刚扯下来,血就跟流水一样从子弹孔里流出来,血里混合着被子弹绞碎的脑浆,看着格外的恶心。

她有些严肃对着我说道:“你看吧,他死了,你现在不要有什么担心了。”

我倒吸了一口气,子弹从眉心而过,应该没人会活着,难道真的是因为死后的时间太短了吗?

老女人看着我,又将黄纸符文贴在了尸体的额头上,在收回来手的时候,黄纸飘荡了起来,把我吓得心脏快要从嗓子眼出来了。

我透过黄纸符文看尸体的表情,他的眼睛还没有闭上,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幸福的微笑。

奇怪的是眼睛向下看,似乎在看自己那跳动的心脏和蠕动的大肠。

我啊了一声,退后了几步撞在了水槽栏上。

黄纸符文随着风的落下,又遮盖他的脸上,刚才恐怖的一幕已经埋在我的脑袋里面。

“咋了?”年轻女医生瞪我一眼,语气有些结巴。

我鼓起勇气结巴的说了刚才看到的,她居然有些热血了起来,眼神突然有神了。

老女人医生沉默不语,快速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落在黄纸上。

血液滴在黄纸上,瞬间浸润出了一朵鲜艳花朵。

这也让我下意识的感觉到,这老女人难道不是医生?

她更加像一个神棍。

我惊讶的看着她,自己没有回神。

年轻女医生这时候冷冰冰的说道:“完成了。”

老女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完成了,我这就让人送你们走。”说完之后,她离开了手术室,我看着床上的尸体,就跟标本一样的。

我洗干净之后,和陈瑶坐上了车,她就是刚才那个年轻的女医生,脱下手术服,她还是非常漂亮,起码在我二十五年里面见过最好看的女人没有之一。

不过她似乎有心事一样的看着窗外,眼神里面一点光都没有。

从山上下来,安排我和她去了县里先住上一晚上。

就在快到宾馆的时候,陈瑶看着窗外突然问我,知道不知道之前传得很凶的利用赶尸盗墓的事情。

赶尸盗墓事情传得很邪乎,但是最后某位大佬给了说法,那就是那些盗墓贼通过这种方法吓唬人的。

我听完说道,不是已经辟谣了吗?其实那是盗墓贼吓人的方式。

“你认为是假的?”陈瑶突然看着我说道,似乎在笑我无知一样。

“刚才那一具尸体,就是盗墓贼的。”

我当都没有反应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刚才我太紧张了,几乎脑袋都是空白的,但是现在冷静下来后,才意识到刚才那个所谓执行死刑的人,根本不是一个死人。

想到这我颤抖了一下,自问了一句:“难道那尸体有问题?”

陈瑶打开车窗,然后说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爸之前是**,为的就是追捕这群盗墓贼,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就是快要抓住的时候出事的,不过在出事之前传回来了一份文件,我用手机拍了下来。”

陈瑶将手机解锁后,打开相册,我好奇靠近了陈瑶看着他的手机,文件传回来的就几张照片。

“照片的地方叫守墓村,是盗墓贼的家,这个村每个人都在盗墓,当时我爸知道后带着人进去抓捕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守墓,这词我倒是不陌生,但是看到照片里面几乎都是坟墓的背景,坟墓下面的草木都枯萎了,连照片里唯一的太阳似乎都被蒙上了一层纱布一样,突然觉得很恐怖。

看着照片,有一种莫名的诡异,居然是怎么样的,我说不出来。

正当我翻看的时候,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我发疯了一样的用颤抖的手打在了座位上说道:“不可能!”

陈瑶似乎知道我的惊讶,倒是有些安静的说道:“不是,如果没有这张照片的话,你觉得你一个考古研究所的法医,会让你来?”

陈瑶说完我算是明白了,我之所以来这,那是因为这个事情和我有关,不对,应该是我爷爷有关。

我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心里充满了问号,范家人锻造剑碑,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就算是后来有人模仿范家的剑碑,但是有些剑碑真正核心的技术只有范家人才能做到,也只有范家的传承人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