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牧野奇遇记
牧野奇遇记 连载中

牧野奇遇记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我是路遥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刘牧野 悬疑惊悚 我是路遥

两处诚情原可待,一隔天地神魔分
在校女大学生刘牧野,不小心进入红门里,遇到狸猫族的阿狸,组成闯荡二人组,最后在别人的劝说下寻找回家的路,结果发现竟是一场阴谋,阿狸竟然是超级大反派
展开

《牧野奇遇记》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神秘的男人


那是2020年的秋天,满院的枯叶,我站在清冷的街道旁那排诱人的银杏树下,抬头望去便见漫天飞舞着的像是会说话的银杏叶。

一阵大风吹来刮落零零散散的枯叶,落在我手心里,我低头看去竟看得有些入迷。

微风袭来,将我手中的枯叶吹飞出去,我的目光也随着那些枯叶渐行渐远,恍惚间听到身后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喊“牧野”。

这时满地枯叶随风而起,在我眼前飘散远去,脑海里不自觉的回想起儿时母亲给我讲的那个故事。

听老妈说在我出生那年恰逢西北大干旱,没几个人家能吃得上饱饭的,就连我们一家八口都不得不窝在简陋的泛黄土屋里围着锅炉煮稀饭,这时候忽然听到屋外传来权杖摇铃的声音。

摇铃声忽远忽近,听着像是远在千里之外又像是近在眼前,几个孩子都好奇的竖起耳朵听着声音。

奶奶疑惑的问道“是有人来了吗?”

老爸撇撇嘴道“现在大家饿得都没力气,谁还有力气到处乱跑。”

老妈接话道“这铃铛声不像是村里的,难道是谁新买的铃铛?”

老爸舀起一碗稀饭,扒拉了一口随意道“管他谁呢,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老妈和奶奶也觉得他说得有理,便没再问。

然而三人话音刚落,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大风就像洪流猛兽那般冲击而来,“咚!”的一声巨响,吹开本就破烂不堪的大门,顿时只见漫天黄沙遮天蔽日般冲了进来,吹得所有人睁不开眼,老爸勉强着微微睁眼向那屋外看去,只见漫天黄沙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是天哪一个是地,老爸急忙顶着狂风向门走去。

忽然看到从那风沙中走来一个奇怪的和尚,只见和尚手拿权杖,身穿红色袈裟,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的模样,老爸急忙走进风沙里将那位大师迎了过来。

和尚跟着老爸冒着风沙缓缓走到屋前时,漫天黄沙像是被人施了法刹时退去,仿佛从未来过,大家都觉得奇怪。

母亲也急忙起身招呼人“大师,快进来坐。”

大师却直愣愣的站在门前,目光在房里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到奶奶怀抱的婴儿上。

老爸顺着大师的目光看去,很是疑惑,但也没说什么只道“大师从哪里来,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里吃个便饭吧。”

大师并未理会他,只是将目光停在婴儿身上,片刻之后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牧野,牧野。”

然后摇摇头转身离去。

老爸,老妈,奶奶三人全是一脸疑惑,面面相觑,低头一看却见奶奶怀里抱着的婴儿笑得正欢,父亲这才反应过来,一拍脑门兴奋道“哦,牧野,牧野,这孩子就叫刘牧野。”

从此以后,我便从刘饱饭改名为刘牧野。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每每想来心里头还是一阵骄傲。

“哎!”我长叹一气,心里忽然骄傲起来想着我果然是个奇女子。

这时上课铃声突然响起,我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景,看到玻璃里照射而出的人影,心里不由得自我夸赞起来。

“天呐,世上真的有这麽美的美女吗?这白皙的皮肤,诱人的嘴唇,性感的下巴,迷人的双眼,也只有天仙才有吧,简直是美得不像话。哎!像我如此绝世美女,竟然没人欣赏,果然世人的眼光是发现不了美的。”

这样想着又忍不住抚摸起自己光滑细腻的脸来,嘿嘿一笑不自觉的扭起身板。

一名巡查的学生会会员悄无声息的站在门外,手中拿着记事的小本本看着满教室安静的读书人,突然发现平静的学生中有一人显得特别突兀。

仔细看去发现那个坐在窗边,一脸傻笑的女生像个呆汉似的望着窗外,那放荡不羁的嘴角透露出她的傲慢与偏见,夸张的脸上写满了隔绝于世的美妙幻想,那比她还要情真意切的自我欣赏让一个饱读诗书十五年的老前辈都自愧不如。

看到这么一副让她怀念青春的画面,学生会会员忍不住微微抽搐起带着口水的嘴角,以及那双不停打颤想要自我牺牲的双腿,她已经时刻准备着,想要冲进教室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拜她为师,然而那神圣而又高雅的工作却又迫使她不得不坚强起来,做回冷酷无情的自己。

可是那欲罢不能的表情和自我欣赏的态度令她神魂颠倒,可恨自己达不到那样的高度,于是转悲为恨,化身无情冷漠机器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在所有人诧异的眼光中闪到我边上。

在那幻想的世界里,突然传来一阵寒冷的气息,仿佛二月的飞雪,悄然落在身上,冻得人直打哆嗦。

从自我幻想的境界里回过神来,猛然发现身边多了一双“核善”的眼睛,竟然是学生会检察员,我裂嘴冲她尴尬一笑,立刻埋头装作勤奋好学的样子,然而我那高出她好几倍的个人魅力,还是让她产生了妒忌,不得不在她那小本本上给这个班里记上一道。

“刘牧野,注意力不集中,影响整体学习氛围,时常傻笑可能有狂躁臆想,班级管理不严扣一分。”

真是搞不懂,现在的人眼光都这麽肤浅吗?看不出来,未来的领军人物就坐在她眼前,竟然不讨好我,还敢记我过错,算了,都是嫉妒姐的绝世美貌,哼!

在心里愤恨了几句,这才平息了这不公的待遇,看到她远去的背影,我才缓缓扭头再次沉浸在自我美丽的世界里。

等到人走远以后,一个爱聊八卦的女生扭头和后桌的女生说起最近发生在女生宿舍的一件怪事。

“哎,你们听说了吗?说是女生宿舍,每到半夜三更就会有个诡异的声音在不停的打招呼。”

“不是吧,不可能吧。”对面的人根本不信,谁都知道她最喜欢瞎编乱造。

然而这次她却十分笃定“我们寝室就有人听到过,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听她们说每次听到有人打招呼,都会起来查看但是没有一次是看到人的,只看到外边空空荡荡,以及惨淡的月光和漆黑的夜影,而且每次都是夜深人静,半夜三更的时候。”

“别说了别说了,吓死人了。”

“知道你们不信,我可不是信口雌黄,你们要不信的话,今天晚上凌晨三点自己起来听,听她们说,这个声音总是会在三点左右准时出现。”

虽然她说得有理有据,但是仍然没几个人相信,大家都当她是幻听。

两个女生打断她道“得了得了,不听了不听了,吓死人了。”

“晚上三点,我早就睡了,等哪天有空再组个团听听吧,我猜会不会是有人幽会?听说最近学校有好多人谈恋爱呢。”

“我也听说了,好像隔壁班那个帅哥也谈对象了。”

“是吗,好可惜,我还挺喜欢他的。”

“哈哈哈,没机会了。”

说着说着那两名女生就把这诡异的事引到了谈恋爱的事上。

然而不小心听到的我却害怕了起来。

我这人有个坏毛病,总爱在半夜三更里醒来,每到那时总会是夜深人静,就和她说的一样。

于是等到下课以后回了寝室,我急忙洗完澡早早的就钻进被子里呼呼大睡,避免听到任何恐怖的声音。

虽然夜里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这几天每到晚上,我一躺到床上就会胆战心惊,不得已只能早睡早起,然而接连几天都没有听到这个恐怖的传闻,也没听到所谓的打招呼声,我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直到一天深夜,我一如既往的从睡梦中醒来,此时已是凌晨三点,边上的人睡得跟死猪一样,周围静得出奇,我内心涌起一股不安。

我住在三楼的女生宿舍里,靠着窗,一眼就能看到外边,今夜有满月,明晃晃的月光宛如一尘不染,而又惨白得吓人的白纸飘落在院子里,阴风吹来刮起半开的窗户吱呀作响。

我内心渐渐生出些许害怕,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往窗外看去。

恍惚间看到有个黑衣人站在楼下,借着皎洁的月光隐隐约约能看得出,他戴着一顶黑色高帽,身型瘦弱,远远看去就像鬼魅一样。

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于是抬起头来,脱下帽子主动挥舞着朝我打招呼。

我心里有些害怕,回想起来学校里好像没见过有这样穿着的人,难道是校外的。

正猜想着,突然耳边传来那诡异而又恐怖的呼喊声“嗨!嗨!嗨!”整个“嗨”声回荡在院子里,清脆得如同手机铃声,怎么关也关不掉。

这让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同学说的那个恐怖传闻,立即吓得一咕噜钻进被子里惊恐的抖动着躯体,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嘴里念到“南无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西方如来佛祖,保佑我保佑我。”

这时候只听“呯!”的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床上掉了下来,狠狠砸在地上一样。

我吓得屏住呼吸,内心翻滚着猜测鬼进来了,而后卯足劲大口喘气,默默祈祷“不要吓我,不要吓我,要吓就吓别人,我干过好事,不要吓我。”

然而耳边却忽然传来起床的声音,我鼓起勇气掀开被子,看到对面床的女孩小英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我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喊她“小英,小英,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

她没理会我,像是失去灵魂的提线木偶径直朝门走去,拧开门独自走了出去,我一脸疑惑,心想厕所不就在房间里吗,她这是去哪儿?

我有些担忧,但转念一想她不怕鬼那应该是没有鬼吧,于是顾不得害怕,急忙下了床偷偷的跟上去,她摇晃着身体就像失去主心骨的摇头患者,摇摇晃晃的就往楼下走去,我紧随其后。

这时,一阵阴冷的大风吹来,伴随着那惨白的月光,猛然吹开紧锁着的大门。我眯着眼看到小英在风中晃晃悠悠的出了大门,猜想着她一定是梦游了,于是冲上前去将她拽住打算拖回宿舍。

然而恐怖的是,就在我拽住她的同时,她也反手紧紧的拽住我,梦中的她力气竟然大得惊人,如同丧尸一般,拖拽着我往前走去。

我差点吓出翔,急忙喊她“小英!小英!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好怕的,你放了我,你自己去吧。”

她好像完全听不见我说话一样,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时周边的灯光越来越暗,再往前去就是一片黑乎乎勉强能看得出形状的树林。

我使劲挣扎,她却毫不放手,拖拽着我就走进树林里,四围渐渐变得昏暗直到最后一丝光亮也淹没在黑暗里,我惊恐万分急忙抓住一棵大树,大喊到“小英!你放过我吧,我会每年都记给你烧纸的。”

她这次像是听到我说话一样,主动松开我的手,我安慰自己不要怕,想着她应该清醒过来了,于是喊她道“小英,我们回去吧。”

然而她却一言不发,我有些疑惑又喊了一句“小英,我们回去吧。”

她还是一样,一言不发,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我很是担忧,鼓起勇气伸手去拉她,刚牵住就发现不对劲,这只手十分冰凉而且坚硬,就像被抛弃在冰天雪地里冻上七天七夜一样。

于是我起了个心眼,小心翼翼的往上摸去,摸到手腕时突然发现上边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只冰冷的手掌,大脑里刹时一片空白,许久之后才尖叫到“啊!!!”

急忙甩开手掌,在黑夜里胡乱奔跑,心里飞快的胡思乱想“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不住的祈祷“叔叔,阿姨,大爷,大妈,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命呀。”头上冷汗直冒,心跳加速,头眼昏花。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诡异的奸笑声“嘻嘻嘻”紧接着就听到有人追赶的脚步声。

“啊!”我再次被吓得惊慌不已,四处乱窜,边跑边大喊“妈呀!妈!”

就在这时,在那前方的黑暗中闪烁着一道红色的光点,我朝着光点跑去,发现是一扇血红的木门,来不及多想,慌乱之下打开红门,窜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