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军事历史›大秦扶苏,被现代惊呆了
大秦扶苏,被现代惊呆了 连载中

大秦扶苏,被现代惊呆了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蔬菜好吃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嬴政 扶苏

大秦皇皇长子扶苏,受始皇帝嬴政之命,到两千年后,领略大秦帝国的无上风采
但是到了现代,扶苏发现大秦居然二世而亡了,而自己也被假诏自杀身亡
现代的各种新事物更是颠覆了扶苏的三观,随着不断探索现代,信奉儒家的扶苏会有哪些改变? 能够穿越两个时空的扶苏会给大秦带来哪些改变呢?展开

《大秦扶苏,被现代惊呆了》章节试读:

第4章 太阿剑折


一个光门浮现出来。

提示:“携带物品不能超过十公斤,超过部分自动舍弃。”

接着都没等扶苏反应过来,就将他吸了进去,光门也消失不见,四周只剩下一片漆黑。

第二天,李金平醒来的时候,去到扶苏住的房间发现扶苏不见了,也没有在意,以为是他早上出去散步了。

到了客厅,看见一块金子在桌子上,李金平拿起金子出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看来这兄弟是走了。”

回到厨房准备做点早餐,又发现菜刀找不到了。

这时候李金平感觉很疑惑:“大哥啊,你这留下黄金,把我菜刀拿走干嘛,你不是有一把剑防身吗,似乎用不着菜刀吧?”

......

大秦帝国,咸阳宫,始皇帝嬴政大晚上的还在御书房里处理公务,同时也是在等待扶苏归来。

嬴政看着光幕的时间,已经到了半天的期限,刚抬起头,就见到一点亮光,迅速扩大成一个光门,扶苏从里面摔了出来。

趴在地上的扶苏,晃晃悠悠地爬起来,对嬴政拱手行礼道:“儿臣见过父皇。”

嬴政强忍内心的悸动,不急不躁地道:“嗯,回来了,两千年后的大秦如何?”

扶苏有点愧疚地道:“儿臣辜负了父皇的嘱托。”

嬴政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

扶苏苦涩地道:“儿臣到了一个村子里,但是儿臣听不懂那里人之言语,那里与吾大秦言语不通,故儿臣所得到的信息可谓是少之又少。”

嬴政看向光幕:

穿越时间:距离下次穿越时间三天,可停留半天。

凝眉沉思了一会,嬴政才道:“既然此次无何收获,便等下次再去,定要学会那里的言语。”

扶苏恭声道:“诺,不过此次并非全无所获,父皇请看。”

说着扶苏拿出一袋红薯来。

嬴政这时才注意到,扶苏带了一个不知是何材质所做的袋子。

扶苏把红薯拿出来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大半,这才想起来,好像刚才回来的时候说不能带超过多少的东西了。

“此为何物?”嬴政好奇问道。

扶苏显得有点激动地介绍道:“儿臣也不知此物名称,但是此可食之,且甚是美味。”

看见扶苏介绍吃食,嬴政有点不高兴了,堂堂大秦皇长子怎能贪恋这口腹之欲?不过嬴政也没有打断扶苏,听着他继续说下去。

“此可作为粮食,且亩产可达百石......”

“砰!”扶苏还没说完就听到‘砰’的一声,这是嬴政听到‘亩产百石,可作粮食’这几个字,没忍住豁然站起来,幢翻了身前的桌案,竹简等物散落一地。

嬴政呼吸急促,满脸不可置信地问道:“此话当真?”

扶苏见到嬴政这般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今天估算出这个产量的时候也是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于是扶苏非常肯定地道:“儿臣不敢欺瞒父皇,此乃儿臣今日亲眼所见,那些人从地里挖出来,产量也是儿臣估算所得,但大抵是相差不大的。”

“好好好!”嬴政连说了三个好字,随后双手颤抖,小心翼翼地接过红薯,细细打量,脸上堆满了笑容。

扶苏继续补充道:“此作物还耐干旱,儿臣所见只是种在干旱的地方便可,不需要大量的水分,如此大秦又可多出很多耕地。”

“还有此作物的叶子也是一种极为美味的蔬菜,可谓是一举两得啊。”扶苏想起今天吃的红薯叶,回味地砸了咂嘴。

嬴政听罢,更是兴奋,面色潮红,激动得走来走去,就是停不下来。

嘴里不停地喃喃道:“有了此作物,大秦将可以养活更多的士兵,也不再有挨饿之人,即使是遇到灾年也能安然度过,此乃盛世将至的征兆啊。”

过了好一会,嬴政才勉强平复下激荡的心情,对扶苏道:“此作物需尽快推行天下,对了,汝可知道此作物的种植之法?”

扶苏一愣,讪讪道:“父皇,儿臣当时实在是太激动了,未想到此处,而且由于言语不通,又未曾见到那里的人种植过程,故而不知。”

嬴政沉默了一下,道:“无妨,三日后你可再去一次,日后有的是时间,汝需尽快学会那里的语言,才能方便行事。”

“诺!”扶苏作揖应诺。

“父皇,您要尝尝此新式作物的味道吗?”扶苏问道。

“好,朕就尝尝看。”嬴政同意道,其实他也好奇是什么味道。

吩咐下去煮红薯,虽然不懂做法,但扶苏说熟了就可吃了。

在等待期间,扶苏忽然道。

“对了,父皇您请看这个。”扶苏想起了还有把菜刀,便拿出来献给嬴政。

嬴政看着扶苏手中的菜刀,疑惑问道:“此为何物,莫非是何种兵器?”

嬴政不认识菜刀也不奇怪,因为由于青铜的材质问题,与金属的稀少,所以那时候的用来切割食物的刀都是尖头型的,跟匕首差不多。

至于我们现在所用的菜刀样式,到了明清时期才出现。

扶苏解释道:“父皇,此为切菜的一种刀,儿臣在一户人家那吃饭,见到他只是用来切菜。”

“哦,只是切菜用的。”嬴政看起来不怎么感兴趣。

扶苏没有注意到嬴政的神色,继续解释道:“父皇,此刀不知何物所制,但儿臣见其极为锋利,便带了回来。”

嬴政眉头一皱:“嗯,但是汝不能随意拿别人的东西,影响到汝在那里的名声就不好了。”

“儿臣知道,吾已经把金子放他家里了,相当于购买的,而且见他只是用来切菜,故猜测应当不是很值钱,那金子想来是够了的。”扶苏解释道。

嬴政接过不锈钢菜刀,仔细观察。

刀身上散发着银色的森冷光泽,刀刃看上去确实极其锋利。

嬴政端详片刻,随手砍在翻倒在面前的桌案上,顿时入木三分。

嬴政大惊失色,凑近一看,惊叹道:“此刀果真锋利无比,堪比神兵利器也。”

随后嬴政直接从扶苏手中拿回他的太阿剑,用力跟菜刀对砍在一起。

“哐当”一声,太阿剑应声而断,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