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军事历史›我在古代种田养娇妻
我在古代种田养娇妻 连载中

我在古代种田养娇妻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最后一颗松塔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最后一颗松塔 苏景明

穿越+种田+无系统+无金手指 小镇做题家苏景明一睁眼,发现自己竟成了人人口中的苏大少爷
彼时家境优越,爹疼娘爱,就连老婆都给他娶好了
只是,这后院,为何总是鸡飞狗跳?这外面,为何总有狼虫虎豹? 呀呀呀,头疼!头疼! ps:男主向,家长里短文
大概就是养老婆养孩子外加拼拼事业展开

《我在古代种田养娇妻》章节试读:

第2章 成亲


苏景明感觉自己好像在梦中,眼前的一切在他二十四年的认知中从没有出现过。

一刻钟前,他像个木偶般被人搀扶着下了床,在贴满了囍字的房间里,梳洗整发,套上了古装剧里结婚才能看见的大红喜服。

一刻钟后,他站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厅堂中。

堂上坐着的正是先前在房间见到的中年男子和紫衣妇人。

彼时堂前的唱词人正在那极尽地说着一些琴瑟和鸣的祝福语。

而祝福语的主角正是他......和身旁的这位盖着红盖头的女子。

“夫妻对拜!”随着唱词人的高亢激昂的语调,奉紫衣妇人命令来搀扶他的林妈妈,捏着他的臂膀,迫使他完成了和对面女子鞠躬的这一动作。

可怜他长期卧床,如今脚步虚浮,纵然有些力气,却也拧不过这腰粗膀圆的妇人。

随着“送入洞房!”的话音落下,苏景明再忍不了,厉声道: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是在拍戏吗,你们有经过我的同意吗,在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

他的这番话刚说完,堂下坐着的宾客就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之声。

其中不乏一些取笑嘲讽的目光,堂上的紫衣妇人更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子福,少爷大病初愈,你赶紧扶少爷和少夫人下去休息。”堂上的中年男子见状适时发话。

“是,老爷。”暗处走出个倒八胡子的精悍男人,“少爷,少夫人,请这边走。”

“我不走,今天这件事必须得说清楚!”

“子福!”堂上中年男子加重了语气。

苏景明只感觉自己的胳膊又被某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挟持着,等他反应过来,这个小胡子男人已经“搀扶”着他出了厅堂的大门了。

他又回到了之前熟悉的房间。

只不过不同的是,身旁的床沿上多了位盖着红盖头的女子。

女子身上独有的馨香争先恐后地钻进苏景明的鼻孔,他有些紧张,读书二十余载,还从来没有离哪个女生这么近过。

一时有些语塞,半晌他才支支吾吾地问道:“你是自愿来演戏的吗,你演的什么角色啊?”

女子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继续静静端坐在那里。

一室寂静。

苏景明自感有些无趣,心想现在的女生真不好搭话啊。

眼角忽地瞥到桌上的一杆系着红绸的秤杆。

鬼使神差地,他走过去拿起那秤杆,慢慢移到女子面前。

随着盖头的缓缓滑落,女子也渐渐露出真容。

肤若凝脂,面如白玉,螓首蛾眉,玲珑腻鼻。

那一刻苏景明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果然能进演艺圈的女孩都很漂亮。

女子没了红盖头的遮挡,也不敢抬眼瞧苏景明,只低着头,双颊飞霞。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苏景明不自在地坐在了桌前,本想倒杯茶掩饰一下现在的局促,却不想一口灌下的竟是一杯烈酒。

强烈的酒气直冲眼鼻,他不受控制地剧咳起来。

忽地感受到背部一双柔软的双手,苏景明转头,床前的女子此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不住地轻拍着他的背。

女子眼含秋水,神情关切地询问道:“夫君,可好些了?”

要不是知道现在是在拍戏,苏景明差点就要醉在这一声温软的夫君中。

正欲回答些什么,门外此时却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之声,紧接着,一声中年妇女的声音隔着门外传来:

“奴来伺候少爷少夫人就寝。”

也不待苏景明回答,门就已经吱呀一声推开了。

为首的正是今天按着他拜堂的林妈妈,身后还跟着三两个打扮成丫鬟的人。

林妈妈乍一看到屋内的两人,声量忽地拔高:“哎哟,明哥儿,这还没唱吉祥词呢,你怎地私自把少夫人的盖头掀开了啊!”

这聒噪的音量震得苏景明耳膜发疼,他有些不耐道:“掀都掀了,还能怎么地,要不你们重拍一次?”

“啊呸呸呸,这可使不得,这种事情怎么能重来呢,既然已经掀了,那该行交杯礼了。”

“不过夫人交代了,明哥儿大病初愈,酒是沾不得的,特地让老身泡了上好的君山银针来行这交杯礼。”

说着,中年妇女招了招手,身后的一个小姑娘随即端着个托盘走上前来。

托盘上是一套精美的茶具,在烛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苏景明有些不自在地干咳了几声,或许,他刚刚误喝的桌上那杯就是交杯酒吧。

喜服女子似是认得这位林妈妈,向前走了几步,欠了欠身,道:“林妈妈。”

中年妇女有些惶恐,紧赶着道:“少夫人快别这样,真是折煞老身了。”

“林妈妈是府里的老人了,子宁初来乍到,理应要对您多些尊敬才是。”

苏景明看着她们俩这一唱一和的还颇有些电视剧上的味道。

在这位林妈妈和一众打扮成丫鬟的目光注视下,苏景明只得硬着头皮喝完了交杯酒,或许应该说是交杯茶。

“夫人有几句体己话,要老身务必代她传达给少夫人。”林妈妈看他们喝完,上前几步言笑晏晏道。

“妈妈请讲。”

“都是些女人间的体己话,少夫人还请移步说话。”

喜服女子顿了顿,转过身朝着苏景明的方向微微福了福身,便跟着林妈妈出去了。

苏景明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没有多大兴趣。

只是这君山银针的味道确实不错,索性一杯接一杯,和着这一身的古装,自我陶醉地装起了古时的文人墨客。

一壶将将去了半壶,喜服女子就已经推开门回来了。

其他未变,只是女子双颊的飞红似乎比之前更甚。

苏景明严重怀疑她们是不是借机出去吹了几瓶啤酒外加几碟花生米才回来。

是夜。

这厢苏景明一边看着正在梳妆台前卸妆的喜服女子,一边苦苦思考着脱身之法。

他小心翼翼地踱步到女子身边,想着和她套套近乎,看看能否套出些有用的信息。

毕竟,看着这女子刚刚和那位林妈妈的热络劲儿,想来应该是和今天那群人是同阵营的。

女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并没有注意到苏景明的靠近。

待到转头忽地见到苏景明放大在眼前的脸,似是受到了惊吓,生生抑制住了已到嘴边的惊呼。

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失礼,女子很快调整好状态,只轻声问道:“夫君是要就寝了么,妾来伺候你更衣。”

看到女子调整的这么快,苏景明心想果然术业有专攻,专业演员就是不一样。

这边女子说罢,便作势要起身,苏景明见状,赶忙道:“没有没有,你忙你的,我就随便逛逛,不打紧。”

这样一说,才止住了女子起身的动作。

苏景明站在女子背后,看着镜子里的女人继续拿起梳妆台上的木梳,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乌黑的长发,只是动作相较他没过来之前僵硬了许多。

苏景明一时有些懊恼,他想着演员也是人,也是有不自在的时候吧。

他正准备抬脚离去,眼角忽地瞥到镜子里站在女子身后的男人。

呼吸一时有些急促,苏景明有些不可置信,他抬手朝额头摸去,镜子里的那个男人,也和他做着同样的动作。

他又看向镜子里男人束起的长发,有些犹豫地伸出了手。

“嘶!”苏景明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掌心里那根十几厘米长的头发,伴随着从头皮处传来的阵阵痛感,有一个他不愿承认的事实好像正在向他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