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军事历史›大明傀儡
大明傀儡 连载中

大明傀儡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涂鸦手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杜惊澜 玲珑

故事发生在太祖爷驾崩到四皇爷起兵这段时间
北平府中,一名普通的捕快死里逃生之后,头脑中异象纷呈,莫明所以; 怀里突然多了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皇位争夺的斗争中; 时而是一名普通的捕快,时而又是一名争霸天下的枭雄,哪个才是他真正的面目? 戴上面具我是谁?摘下面具谁是我? 是谁布下了一场搅动天下的“局”? 收服白莲教,收服“朵颜三卫”,收服智比天人的“道衍和尚”…… 是牵线者在控制傀儡,还是傀儡在控制牵线者? 又或者,两者在互相控制,互相融合? 刀兵四起,四皇爷归来,曾经的傀儡该何去何从?展开

《大明傀儡》章节试读:

第05章 如此破案


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陈老汉和玲珑怔怔地望着面前的大汉,虽然明知是戴了面具的杜惊澜,但依然被他的气势所迫,一时间竟然没再说话。

过了半晌,玲珑才悄悄吐了口气,突然伸出小手在杜惊澜脸上细细摩挲了一下。

“杜大哥,这简直太神奇了,我刚才竟然有些怀疑,到底哪个才是你的真实面目?”

“呵呵,傻丫头。”杜惊澜轻笑一声,右手在脸上看似随意地一抺,脸上的面具已然消失不见,那张带着温和微笑的脸庞再次出现在了玲珑面前。

随着面具的消失,房间中那股威猛、刚烈的气势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阴冷、孤僻但又极为温和的气息。

这才是真正的杜惊澜。

“太神奇了,简直是鬼斧神工啊!”陈老汉仿佛刚刚从震惊中醒过神来,惊讶地连连叹息。

“小杜,把你的面具给我看一下。”老人要求道。

杜惊澜右手一翻,本来空无一物的右掌心突然多了一张折叠好的、薄薄的人皮面具,陈老汉接到手中时,只觉那东西柔软至极,几乎感觉不到它的重量。

面具上的毛发根根可见,也是极为柔软,只有戴上它之后才会根根竖起,与人类的毛发毫无二致。

“鬼斧神工,鬼斧神工啊!恐怕号称天下第一奇人的‘弘道法师’也制作不出这种东西吧?即使能制作出这种面具,但想要让这种死物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那又需要多大的法力啊。”

老人再次连连感叹,把面具重新交到了杜惊澜手中,只见杜惊澜右手轻轻一翻,那面具犹如变戏法一般,再次在手中消失不见。

“小杜,你这面具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你佩戴面具的手法又是从哪里学来的?”老人严肃地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自从我中了剧毒死里逃生后,头脑中的记忆就出现了问题,许多事情都忘记了,但又有许多怪异的想法涌进了脑海,有时候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也是从那次以后,我怀里就多了这副面具,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学会了使用它的手法。

我感觉自己对那副面具极为熟悉,好象它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戴上它时,我感觉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虽然与现在截然不同,但那也是我自己,只不过是另一个自己而已。”

一旁的玲珑已经快听呆了,她拉了拉杜惊澜的衣袖,怯声问道:

“杜大哥,是不是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你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自从上次受伤之后,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所以那面具才会影响我的心神,当我戴上它时感觉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其实摘下面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啊。”

“那就好,那就好。”女孩拍着胸脯说道,“这样的杜大哥可比戴上面具好看多了。”

一句话说得房间中的三人都笑了起来。

“小杜,我和玲珑都没见过四皇爷的真实面目,你应该见过他吧?你戴上面具是不是就是他的样子?”陈老汉再次开口问道。

“我肯定是见过他的,但印象中极为模糊,至少体形上是极为相像的。”杜惊澜老老实实地答道。

“嗯,从这件事情上来看,戴上面具的你与他不仅是相像,应该是极像才对,甚至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只有这样,所有的事情才可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陈老汉猛抽了几口烟说道。

“是啊,因为那畜生把我当成了四皇爷,所以见到我才不敢反抗,只知跪地求饶,他的护卫们也丝毫不敢妄动;

也只有如此,所有的人才会让我轻易走脱,不敢动手拦截,并且,事后见到我杀人的目击者也都纷纷被灭口了。”

说到这儿,杜惊澜微笑着转身揉了揉玲珑的小脑袋:

“当然了,身边的这个小乞丐除外,所有的目击者中只有这一条漏网之鱼。”

玲珑撒娇地嘟了嘟嘴,开口问道:

“杜大哥,现在皇上派来的钦差大臣被四皇爷杀了,事情到底要如何了结?”

“呵呵,布政使大人让我负责此案,我也正为此事犯愁呢,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杜惊澜苦笑着说道。

“看来,此后的北平城里不会太平喽。”陈老汉也跟着感慨了一句,“皇家内部的争斗凶险无比,即使是我们这些小人物也有可能受到波及,孩子,你一定要谨慎行事啊。”

杜惊澜点点头,又分析道:

“新皇登基后就派了一名巡察御史来巡视北平,并且派来的还是一位猪狗不如的畜生,这就是**裸的挑衅。

做为当今皇上的叔叔,四皇爷只不过斩杀了一名皇家的走狗罢了,这应该是双方之间的一次试探,最后必然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那,杜大哥是不是就没事了?”玲珑抬起小脸,红肿的眼睛中满是喜色。

“希望如此吧!”杜惊澜爱怜地拍拍女孩的肩膀,脸上满是苦笑。

…………

下午酉时时分,大雪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杜惊澜、陈华、刘得柱齐聚班房中,其他人都早已散衙回家了。

“调查的情况如何?”杜惊澜问二人道。

陈华开口道:

“我们按照杜总捕头的命令,从案发地点开始,逐步向外寻访,一天下来一无所获,连证人也没打听到一位。”

杜惊澜阴沉着脸没有说话,这种结果显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杜总捕头,下一步将如何行动?”陈华犹豫了一下问道。

“继续排查吧,大家都辛苦一下,争取五天内能有所突破。”

“是是是,属下一定尽力。”陈华和刘得柱连声答应着,三人又讨论了几句后各自离去。

一晃间已经到了第五天中午,下午就要接受吴大人的问讯了,杜惊澜正考虑着该如何交差,陈华突然神神秘秘地走进了班房:

“杜总捕头,上午排察时,属下终于发现了凶手的线索。”

“哦,是吗?快说说看。”杜惊澜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老滑头”,不知他要编个什么故事出来。

“有人发现,凶手行凶之后跑向了北城区的燕王府方向……”

“不可胡说。”陈华刚刚开口就被杜惊澜怒斥着打断了。

“小人不敢胡说,有人确实看到凶手逃向了北城区,最后进了燕王府附近的一处肉铺中。”

原来如此!

想来老滑头看时限已到,而自己却一直没有动作,他要按照他自己的方式进行破案了。

“好,一起去看看。”杜惊澜招呼一声,三人一起朝城北走去。

大雪已经停歇,天空却依旧阴沉沉的没有放睛,几人踏着泥泞,好半天才来到城北的一处肉铺旁。

进到店里,看到被称为“郑屠”的肉铺掌柜时,杜惊澜不禁心里暗赞一声:

那陈华不愧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子,这个替罪羊找得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郑屠人高马大,满脸络腮胡子,竟然与自己戴上人皮面具时有六、七分相像,更妙的是,郑屠的肉铺距离燕王府仅隔一条街道,如此一来,与外界的传言也正好相符。

肉铺中,郑屠正拿着一把尖刀剔肉,见到三个差人过来忍不住脸色一变,手里的尖刀都差点掉在地上。

“真是贵客光临啊,三位大人要来点什么?”郑屠假装镇定的招呼道。

“郑屠,跟我们到衙门里走一趟。”杜惊澜语气冰冷地喝道。

“三位大人,小人可是正常的生意人,况且现在生意繁忙……”

“少废话,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些事情,没事了自然放你回来。”刘得柱踏前一步,目露凶光,手里的腰刀“刷”地抽出了半截。

郑屠再不敢言语,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跟着三人朝按察司走去。

一旁的陈华边走边暗自叹息:

唉,这厮看起来粗鄙鲁莽,以为是个脾气火爆之辈呢,没想到竟然这么乖巧怕事,竟然让自己将他当场格杀的计策落空,下一步审讯起来可要费事不少啊。

兹事体大,吴文丙大人亲自坐堂,吴师爷一旁站立相随。

一阵堂威过后,桀骜不驯的郑屠已经吓得快尿了裤子。

“郑屠,还不把你做的勾当如实招来!”吴大人一拍惊堂木,王霸之气油然而生。

“大人,小人一直本本份份,从来没做过什么不法之事啊。”郑屠狡辩道。

“大胆刁民,还敢耍赖,来人啊,先重打三十大板。”

吴大人一声令下,早有刘得柱和一个年轻后生抢上前来,将郑屠一脚踹翻在地,手里的木板死命地打了下去。

十几板子下去,郑屠竟然被打得皮开肉绽,屎尿齐流。

“别打了,我招,我全招。”

听到郑屠的叫声,吴大人示意先停手不打,眼睛冷冷地盯着那厮却不言语。

“城北的王寡妇欠小人肉铺里半两银子,小人多次催促,但她一直没钱偿还,于是小人就硬和她发生了关系,本来说好两不相欠的,没想到她又……”

“放屁,本大人哪里管你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快说说你如何当街刺杀了京城来的贵人。”

吴大人一声断喝,吓得郑屠一个激灵又伏到了地上。

“大……大人,那人可不是我杀的,借小人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行凶杀人啊。”郑屠体若筛糠,声嘶力竭地叫道。

“再给我狠狠地打,直打到他招供为止。”

吴大人一声令下,板子再次重重地打了下去,但无论如何,郑屠却再不松口。

虽然是一个粗人,但郑屠也明白一个最浅显的道理:

即使被打死在公堂上,也不过是丢了贱命一条,如果承认了被栽赃的罪行,那死的就不是自己一个人了,说不定自己的全族都会被连累。

几十板子下去,郑屠被打得昏死过去,被冷水沷醒后继续毒打,那厮的光棍无赖劲犯了上来,竟然宁死不招。

眼看着就要打得他当堂毙命,吴大人只好将他暂时收监,再考虑用其它办法攻破那厮的防线。

看着堂上的一切,众人心里都暗暗叹了口气:

没想到那汉子竟然如此刚烈,看来还要寻找下一个替罪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