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奉子选婚:皇妃要休夫
奉子选婚:皇妃要休夫 连载中

奉子选婚:皇妃要休夫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云之苑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小蓝龙 黑龙

重生为奴,为保清白,她死而后生,却救了沉睡百年的佣兵王……然,这冰山男忘恩负义不说,还吃干抹净不当回事,得了,她自认倒霉!什么,一夜就中头奖?对对手指咬咬唇,某女豁出去了:爱情诚可贵,宝宝价更高,亲爹靠不住,后爹要选好!哼哼,咱给宝宝找棵大树好乘凉!什么,不准?还要她这个贤名远扬的皇子妃先休夫、再嫁给他?哼,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么?想得美!?展开

《奉子选婚:皇妃要休夫》章节试读:

2 被封印的男人


“禽兽,我风寒幽今日不死来日必将你们千刀万剐!”风寒幽眼中含泪边跑便发誓。

三个士兵被伤之后越发恼怒的追过去,“臭娘们,今日爷们玩死了你!”

风寒幽不知道方向,也没有时间分辨方向,她只是拼着最后一口气冲向前,去哪里都没关系,只要逃脱这些禽兽的侮辱!

风寒幽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是见到更加密集的丛林就钻进去。

“啊——”

风寒幽脚下一绊,整个人打滚的往前面冲。

两边的一些藤条划伤了她的身体,血迹斑斑,连带脸上也多出了好些血痕。

此时的她分外狼狈,犹如暴风雨之中的被揉虐的花骨朵。

“桀桀,”

阴寒的笑声传来,那三个追来的士兵却是骑上了他们的飞行魔兽追来了。

风寒幽爬起来就想再跑,却在看到身后的地形收住了脚步,那是一个深渊,底下白雾迷茫,深不可测!

天要绝她么?

风寒幽心底发冷,而那三个士兵却是得意的奸笑起来,“臭娘们,你跑啊,看你跑去哪!”

说话的同时还慢悠悠的命令他们的魔兽落地,看戏一般瞪着风寒幽,如今的她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了,不过,他们就是想惩罚她。

“禽兽不如的东西!我风寒幽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了?”

那士兵这次终于听清楚了风寒幽的名字,他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你说你叫风寒幽?”

“没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青龙国风正然大将军是我亲爹,今日你们如此对我就不怕有朝一日我爹杀你们全家吗?”

“你说什么?风大将军是你爹?”另外一个士兵忽然发狂的笑了起来,“臭娘们,说谎也不看看爷们是什么人!我们可是青龙国太子殿下的人,你如果真是风大将军的女儿,太子殿下又怎么会让你跟着来这里送死?”

什么!

他们是青龙国太子殿下的人?

这一个消息让风寒幽如置冰窖,浑身冰冷!

太子殿下啊,本尊的记忆之中,她根本就没有得罪太子殿下,不过,风家大小姐却是太子的侧妃。而那个女人和本尊是同父异母,她们母子自小就开始折磨风寒幽……想来,她今日的下场就是那个女人的主意吧!

呵。。。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风怜儿,你等着,只要她风寒幽今日不死,必当十倍奉还!

风寒幽冷漠的盯着逼上前的三个士兵,一步一步推到深渊边缘,“像你们这样的禽兽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

“臭——”

两个士兵刚骂出口就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风寒幽飞速的落入深渊!

她居然宁愿死也不要被他们……想到她落崖之前的冰眸,三人皆是感觉一阵后怕,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冷静下来才壮胆似的啐了一口,“走,一个臭女人,白白浪费了爷们的时间!”

……

呼呼的风声刮过风寒幽的耳朵,她直直的往下落,仰望那天际的云彩,她哭了,她知道,鳄鱼的眼泪都是假的!

她不该救那个男人的,因为烂好心,所以上天让她死而复生又再死么?

忽然,峭壁上传出“嘭”的一声,风寒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身体落入一个类似充气毯的东西上。

然后是缓缓的落地,睁眼闭眼的一瞬间,她看到了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件披风,那披风居然发出了淡淡的蓝光,仿佛有生命一般!

“女人,我救了你一命,接下来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呃——

风寒幽立时觉得毛骨悚然:“谁?是谁?出来说话!”

“笨蛋,我就在你眼前!”

眼前?

风寒幽迷糊的看着半空那无风自动了一下的披风,惊疑的问道:“该不会是——”

“废话,就是我!”

妈呀,一件披风也会说话,真是诡异!

魔兽就算了,还有妖怪呢!

“切,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你面前的绫袍,千年绫袍,有灵性的,而我是被人封印在绫袍上的蓝龙,自然能够开口,等我主人恢复了实力,我们两个都能够恢复原形呢!”

额!好吧,这个变态的中魔大陆,算她见识短好了。不过被一小妖辱骂真是没面子啊,

绫袍忽然一动,整个的把风寒幽卷起来往前面的一个洞口飞去,风寒幽只觉得耳边再次传来风声,还有阴寒之气袭来。

逼得她不得不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的时候,风寒幽赫然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古老的殿堂之中,有点西式风格的殿堂,不,应该说是中西合璧的殿堂!

“别看了,赶紧到前面的小池里!”

风寒幽落崖之前已经消耗了大半的体力,这个时候也在没有多余的闲情跟一个可能是妖的东西讨价还价了。

依言一步步走前去,白色的光芒就那么铺天盖地的射入眼眸,她看到了门口的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照亮了整个小院,然后,她的目光被那冰池里的一座冰雕给震住了!

透过冰雕,她看到了一个男人!

他手中拿着一把铁扇,即使在玄冰之下也透着骇然的阴寒。

风寒幽深知自己感触到的阴寒不是因为这千年玄冰,而是源于那个男人手中的玉扇,那是一把殷红的玉扇,大小如一般人文人雅士的纸扇差不多,只是那光芒无法掩盖,那是嗜血的光芒。仿佛那殷红之色是杀过太多的人沾染的血迹而染就的。

他有一张帅气的国字脸,狭长的眉不怒自威,硬挺的鼻子,薄薄的唇带着樱花花般的红润,这唇是妖孽化身……

就连她这个平时不花痴的女人此时看着也有一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而他的左眼眼角处有一道小指长的伤疤,应该是被刀剑划伤留下的伤痕,就如今看着也估计得到当时的凶险,只怕再偏一分他就是废了一只眼而不是一条伤疤了。

可就这般模样的他,还是给人一种魅惑的感觉,让人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都有些移不开来。

“笨女人,快点解开封印!”披风急促的催道。

风寒幽回神过来,呆呆的点点头,如此人物究竟是谁那么狠心把他封印在此地?

“女人,这是黑色水晶球,给你,把你的血滴在水晶球上,按照我教的咒语说……”

风寒幽接过披风送出的水晶球和一把匕首,在手臂上狠心的一划,殷红的血就那么妖艳的滴落在水晶球上,而黑色水晶球吸收了鲜血之后渐渐变成了殷红色。

“快跟我念咒语!”

风寒幽定定的打量着那玄冰之中的男子,他的表情莫名的让人有些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