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悬疑›八劫祸世
八劫祸世 连载中

八劫祸世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迹川 分类:悬疑

标签: 刑恕 悬疑 迹川

刑恕在孤儿院待了十八年,曾坚信自己感知到的世界是真实的,就在离开孤儿院的那一天,现实轰然倒塌
梦境中的黑色女孩,似人非人的笑颜;凭空出现的神秘学院,加冕天才之名;超乎理解的世界,首先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一个拿着国家资助的孤独少年,将用生命维护社会安定
“对不起,其实我没有这么宏大的理想
”少年婉拒了学院的橄榄枝
“没关系,我们只是需要凑个人数
” 但是!从此之后次次打怪不缺席——这是给学院凑人数还是给鬼怪凑人头? 佛言曰人生在世有八大苦难: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
此谓八劫
劫生怨,怨生祸,是为,祸世
祸世之中,而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你,究竟是什么?”展开

《八劫祸世》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七劫招祸


巨大的影子挡着唯一的光。

刑恕朝着阴影走去,却感觉距离忽远忽近,像海市蜃楼一般不可捉摸。

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执着且坚定地走去。

他在心里骂自己:鬼上身了么?停都停不住!你要走到下辈子么?

那个身影忽然回头,她一回头他便靠近了她。

靠近她才看清她:一个女孩,小小一只,挡着光。

刑恕很想友好地搭讪一句:“小姑娘我们很有缘啊!”,或者故作威风的质问一句:“汝是何人?胆敢出现在此!”——毕竟女孩看起来人畜无害,聊几句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惜他说不出话。

他确实不善言辞,但此时他是根本无法说话。

反倒是女孩开口了,声音空灵,恍若从岑寂的空间外传来:“你不认识我?”

刑恕表情严肃,心里嘀咕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女孩眼里掠过疑惑,但终究没再说什么。

她的手心靠近刑恕的脸,透过指缝能看见毫无杂质的光明。

眸子迎上千万光刃,少年眼前一黑。

……

刑恕猛然惊醒。

今天刚从孤儿院搬出来,本以为换了地方会睡不着,没想到不仅睡着还做了个无比清晰的梦。

不是梦。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

他现在靠着国家的资助金过活,正准备上大学。伟大的祖国不会放弃孤苦伶仃的求学少年。

刑恕站起身,在一眼到头的小屋子里倒了一杯水,站在窗口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

这就是居高临下的感觉。

中二的男孩都做过英雄梦,刑恕也不例外。

在孤儿院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下,他成为了一个偶尔做梦的合格公民。变得现实可以,但是中二不能被抹杀,归来仍是男孩。

刑恕想在离开孤儿院的第一天看看外面世界的夕阳。天色渐沉,能看见的只有破碎的余晖——因为对面的楼把太阳挡住了。

行吧,高中三年没有什么交心的朋友,回到孤儿院要应付三岁小孩,毕业了连女朋友都没捞到一个,现在唯有一丁点奢求就是看个日落,结果被高楼挡住了……

我的人生处处是高楼。

还在胡思乱想,刑恕忽然觉得后背发冷,打了个寒颤之后关上窗。

别开玩笑啊这可是夏天。

而且还是用不起空调只能用电风扇的夏天。

少年放下水杯站定:怎么好像,有人在哭?

他关闭电风扇,仔细地听。这一听却发现,低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困住了他,并且不断逼近。

与其说是哭声,不如说是**和低吼,带着贪婪的**纷至沓来。

刑恕咽了口口水:我去,这怕不是个凶宅吧!

他深呼吸,整理情绪,故作镇定地翻出一个玉佛像:“神明作证,我刑恕这一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虽然我上没有老下没有小,但未来要为国家做栋梁……”

“没用的啦,这个不归它管。”

这次他真真切切地听见了那个声音。不是从耳朵里进来的,更像是……从自己的意识中向外扩散。

可他已经没有脑子胡思乱想了。他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的恐惧。

所以说,那些一上来就无人能敌、打败超级大Boss的英雄故事根本就是骗人的,恐惧才是一个普通人的正常反应!

他也很想喊一句“二刀流”就有两把剑披荆斩棘,喊一句“领域展开”就能在战局上扭转乾坤,喊一句“奇衡三”就有超级忠心的护卫为他赴汤蹈火!这才是英雄出少年,中二之魂蠢蠢欲动啊!

可他只是一介正常人类。

在世界不正常的时候作为正常人类站立。

阴气从墙缝中蔓延,半透明的物体凭空出现,表情麻木地向他靠近。

是惊悚片里常出现的低级生物——鬼魂。

没想到社会如此险恶,还以为孤儿院里的动画片都是假的。

那只鬼的速度和常人走路差不多,很快朝他逼近。

刑恕把玉佛像扔出去,不料坠子径直穿透了鬼魂,碎在地上。可谓是要它何用。

鬼魂伸出手,森森冷气扑面而来,倒像是有实感的。

刑恕不断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他觉得自己会被吃掉。

“小小死灵,还不退去!”又是那个声音。

刑恕试探着睁开眼,只见一个女孩站在自己身前,鬼魂已经化作黑色烟尘。

那身影此时显得高大无比,将他从压抑的海中拽了出来。

十八岁这一年,生死关头,他的外挂终于登场。

“……你是梦里的人?”刑恕惊诧。

“所以都说了不是梦啊。”女孩转过身,人畜无害的面容上挂着不合年龄的鄙夷。

灯光穿透她的身体落到刑恕脸上——她也不是人。

女孩扬了扬长发,霸气地向大门一指:“逃离这栋楼!”

“你这么强,我还需要逃么?”刑恕自认为非常清楚下面的套路,外挂负责清理杂兵,主人公负责承担荣誉。

女孩萝莉身材,御姐性格,直接动手拉人:“但凡我有四成的力量,肃清这栋楼不是问题,可现在只有半成啊。不要作死更不要强人所难好不好。”

刑恕发现……自己居然能触碰她,居然,有温度。

推开房门,只见走廊上稀稀落落的不知明生物靠近,一看见他仿佛都兴奋了起来,不要命地加快速度。

刑恕后退了一步。

“这里!”女孩已经清出一条道。

刑恕飞奔向前,亡命之徒一般的跟着她。还好这栋楼人少,不然自己肯定被当作疯子。

“不要害怕,”女孩镇静的声音回荡在他耳畔,“直接冲过去就好了……没有什么能挡住你。”

少年的心莫名静了。就仿佛很久以前有个为了你甘愿去死的人在生命尽头说:“……再没有什么能挡住你。”从此男孩长大,所向披靡。

记忆是扑朔迷离的幻象,在意识深处忽明忽灭。

该死的,为什么他家在五楼!

下四楼勉强顺畅,到三楼吃力很多。

“过不去了。”刑恕站在三楼楼梯口,望着下面黑压压一片,嘈杂的狰狞的声音贯通他的脑海。

前后无路,女孩也有些吃力,她倚着扶手默不作声地站着。

看来没有大招了。

“好歹生死与共一场,姑娘尊姓大名?”刑恕想活跃一下悲壮的气氛。

“我叫七劫。”女孩死死看着窗外。

“什么怪名字。”他随口吐槽。

“不是很帅么?”七劫瞥了他一眼,继续看向窗外。

少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不会想让我跳楼吧?

再回头时,女孩已经消失。

刑恕猛地愣住:丢下我跑了?

想什么呢。声音从意识深处传来。

还在就好。刑恕有些庆幸,觉得自己没有被抛弃。

我的事情要保密。七劫的声音再次回响。人各有命啊。

刑恕心说别咒我死。又听她继续说道:你的命运,就要到来了。

少年根本无法思考这话的含义,因为不少鬼魂已然朝他扑了过来……

“咔擦!”

少年身边的窗户轰然碎成千万片,玻璃片被楼梯的灯光映照的熠熠生辉。

不……不是灯光,是火光。

男人一跃而进,低声道:“红莲地狱。”

八寒地狱之七,是为红莲华。红莲业火,刺骨冰寒,指引不知归处的死灵重返地狱。他们将连同怨念一起,万劫不复。

刀身裹挟着虚无的赤焰,重复着下斩的动作。鬼魂一旦触碰那火,便立刻灰飞烟灭。

男人的身影皎若游龙,不消几秒便解决了在场的死灵。

他带着满身的死气看向刑恕:“你好,在下人杰学院招生办,杨名。扬名立万的名。”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篇:暂无文章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