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深山密窟
深山密窟 连载中

深山密窟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丑芜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丑芜 悬疑惊悚 罗汉雄

民国烽火乱世,江洋大盗与地方劣绅沉瀣一气,营造密窟,鱼肉乡里,罗汉雄等有志青年与盗匪、恶棍展开激烈惊险的斗争,揭开一桩桩丑恶秘密,在奋勇抗争中历经奇险,揭开大盗内幕,保护传世国宝
展开

《深山密窟》章节试读:

第8章 堪舆,盗墓,鬼声


蜡头在灶上烧了一锅白水,从包袱里拿出几块草根树皮模样的中药投入水中。

“女惑男,凤落山,启眼观,见青天……”

蜡头儿干瘪的嘴巴嘀嘀咕咕,用一支竹筷轻轻敲打铸铁锅的边沿。

罗汉雄满腹疑惑,既不明白他念叨的是何咒语,也不明白这锅冒着热气的中草药水如何能驱蛊毒。

骨嘟嘟……锅里的水翻花冒泡,泛着一股药草味道。

用黑瓷大碗盛了,罗汉雄按照蜡头的嘱咐,先默默祷告了两句:“草鬼仙子,借路走路,天蛊地蛊,不劳枉顾。”

喝下去,除了有些中药味儿,也没觉出别的。

“三花水”到底能否驱邪除蛊,罗汉雄也是稀里糊涂半信半疑,反正这类事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

……

烽火岁月,火阳城街面上生意普通萧条,那么“瑶鼎古董商行”也一定经营惨淡吧?

错了。

罗汉雄惊异地发现,商行里生意相当兴隆。

原因很简单,军阀混战,劫掠成风,兵痞也好,流氓土匪也好,互相你争我抢,古董文物是重要的抢劫对象,抢来以后只有卖到古董行,才能换成现大洋。

商行趁机压价,仨瓜俩枣,就能收到非常值钱的古物。

还有很多军阀部队公然挖坟盗墓,盗取的文物更是贱价出售,给钱就卖。

而有远见、有实力的富商大贾或官员,也趁着时局混乱到商行里来淘货,囤积发财。商行自然从中渔利。

岳益发是个经验丰富的古董商,鉴定甄别都很内行,罗汉雄是个初入门道的菜鸟,但是上过中学,脑子灵,学识广博,很快就学到了好多专业知识,古董行业初窥门径。

这天,岳益发说:“汉雄,跟我到乡下收古物去。”

“嗯。”

好多文物都是贩子们从乡间农家收购的,古董商行也会隔三差五,走乡串村收“旧货”,旧时很多农家都有祖上传下来的瓷器、玉器,有时候能拣到漏。

岳益发背一条竹篓,罗汉雄推一辆独轮车,甥舅两个出城,沿相江东岸南行。

走乡串村,吆喝着“收古物哟——”然而收获惨淡,大半天的功夫,除了收购到几枚价值不大的宋代铜钱,再无别的,连个清以前的民窑瓷碗都没见到。更不用说玉器铜器。

罗汉雄有些丧气。眼看着太阳西斜,问道:“舅舅,天晚了,咱们回城么?”

“不,咱们去盗墓。”

罗汉雄吓了一跳,盗墓……

他忽然明白了,这一天舅舅领着他一路南行,显然是有计划的,“收旧物”只是顺便搂草打兔子,盗墓,这才是目的。

在罗汉雄的心目中,这类“鸡鸣狗盗”的行径总令人不齿,何况也犯禁。

岳益发说:“嘿,反正咱们不盗,也会被别人盗走,张督军的部队若是抢了先,统统都是大揭盖儿,连盗洞都省了,直接用炸药炸开,墓里的尸骨渣滓都剩不下。”

这倒是实话,军阀对于挖坟盗墓是最感兴趣的,不论是段祺瑞的兵,还是冯国璋、张作霖的兵,听哪里里有老坟,提着炸药就冲上去。

离了大路,岔上乡间羊肠小径。

离了小径,走上高低起伏的原野。

“你看前面那座山,怎么样?”岳益发用手臂前指。

几里外一座小山,不大,顶多二十丈高,青草漫坡,山脚下是农田,庄稼茂盛,小路蜿蜒,山脚下还有一条小河,看上去风景秀丽而清雅。

“真好看,”罗汉雄赞道。

奔过去,溪水清清,捧起来喝一通,洗洗脸,全身清爽。此时夕阳西下,红霞漫天,青山碧水,斜阳如炽,当真是美不胜收。

“舅舅,古墓在哪儿?”

“就在这儿。”

“啊?”

罗汉雄左顾右盼,农田,小溪……普普通通的地面,哪有古墓的影子?

“嘿嘿,汉雄,那座小山,名叫元宝山,你看形状象不象个元宝?山前地势平缓,正是造墓的绝佳之所,人们常说的选墓址要‘前朝后靠左右抱’,那只是概论,后有靠山,不假,可是山也有好多种,童山、断山、石山、过山、独山、破山、侧山、陡山……都是不能葬的,讲究多着呢,元宝山圆绵厚朴,古人若不选此作贵族人家之墓,那才是奇怪。”

“我……岑,舅舅,你是瞎猜呀。”

“哼,我问你,为什么古墓都是被盗后才被发现?考古学家们为什么总落在盗墓贼的后面?”

罗汉雄答不上来。

对啊,古墓,总是先被盗,然后考古学家才知晓了。

岳益发狡黠地一笑,面露得色,“因为考古学家不精通堪舆之道!古人埋葬先人,讲究的就是风水——阴阳、穴风、顺逆、生克,处处都要奥妙,男女不同,草木不同,生伤不同,山水不同……考古学家们对此一知半解,只靠着所谓的走访查询,追踪寻迹,不落在盗墓贼的后边,才是奇怪。”

哦!

恍然大悟。

没错,盗墓贼都是风水学家,他们的思维和古人是相同的,风水在,古墓在,只有按照古人的风水理论去寻找古墓才是正道。

岳益发在元宝山前用脚步勘量。

左右前后,各转数遍。

用柴刀砍一根长杆,丈量。

“头不来,面不开,白虎割脚,水口有关……”他嘴里嘀嘀咕咕的话晦涩难懂。

但是罗汉雄是个脑子极聪明的人,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记忆力惊人,过目不忘,入耳成诵,舅舅搞的这些“堪舆之道”,很快就理解七大八。

“舅舅,下一个关口在这儿吧?”

岳益发大惊,“你小子……也会这套?”

“不是,刚刚跟您学的。”

“好小子,天才。”岳益发伸大姆指夸赞,“我注意这座小山好久了,暗中一直做准备,这活儿稍有差池便差之千里,最考较精细功夫,你有这本事,太棒了。”

山根下一块平整的油菜地,岳益发划了三个勘察点。

“来,汉雄,用鸭子铲往下砸。”

鸭子铲,也叫洛阳铲,盗墓专用工具,20公分长,半筒形,直径8公分,小巧锋利,是当年河南盗墓贼李鸭子发明的,装上木柄往地里戳,很快就能戳进一丈多深,并且一点点把地层里的泥土带出来。

盗墓者根据带上来的泥土,分析判断有无古墓。

“嘿,吭,嘿,吭,”

纯力气活,一会功夫两臂累得酸痛。

荒郊野外,天色将晚,远近不见人影,两个人轮流用鸭子铲向下挖掘,一铲接着一铲,进境很快。

表面上的土壤是熟土,农民耕作千年形成的细碎有机质,松软色深,再往下是生土,紧实色淡,再往下有时遇到沙质或是含水层。

“白膏泥,白膏泥,”

岳益发忽然惊叫起来,眼珠子瞪得像鸡蛋大。

铲子里带出地面的泥土,出现了一块细腻无比,像石膏样的白泥,岳益发把这块泥抠起来,欣喜若狂,放在手心里细细揉捏,用鼻子嗅。

“汉雄,你看,白膏泥出来了,就是这儿。”

白膏泥是古代墓葬用来封填的人工合成细泥,相当于现代建筑的“防水层”,挖到白膏泥,基本上就意味着找到了古墓。

天色完全黑下来了。月亮尚未升起,天地间一片模糊,几步之外便不见人影。远处的树林里传来“哇哇”的夜鸟啼。

夜色寂静,四野荒凉。

两个盗墓贼吃块干粮歇歇精神,继续干。

鸭子铲继续往地下挖掘。

“吭,”

地面下传来轻微沉闷的声响。

忽然岳益发停下了。

他侧耳细听,隐约中,传来一个声音:“喂~~~~别捣乱~~~~”

甥舅俩大惊,互相对望一眼,不知所措。

没错,是人声,隐隐约约的人声。

罗汉雄曾经遇到过“赶尸人”盗墓的事,难道此处又遇到赶尸人了吗?他试着又往地里戳了一铲,“吭,”

人声又传过来,“喂~~~~~别乱敲,打扰我休息~~~~~~”

不对啊。

和上次的遭遇迥然不同。

大惊失色,罗汉雄吓得腿肚子都打弯了,暗夜之中,这声音听上去如此恐怖,难道……是地下古墓里传出来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