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奇门女道长
奇门女道长 连载中

奇门女道长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岁小颜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悬疑惊悚 秋愿 荀榕

这世上有这样一类人,他们游走于黑暗,不念活人,只问死者,他们可以操控你的未来,可以夺走你的身躯
身边的人,午夜过后,她还是她吗?展开

《奇门女道长》章节试读:

第4章 碟仙


“您好,这里是燕城派出所,请问您是金兰的朋友吗?”

秋愿拿着手机,脑袋里一阵阵的回荡着**刚刚说的话。

他们说金兰借着看望朋友,毁坏了许诺的尸身,而这通电话,也是金兰授意**打过来的。

原来,金兰说的有办法竟是这个办法。

原来,她说的仇人也行就是把她自己也搭进去。

她用违背法律自毁前程换来了和许诺再见一面的机会,也换来了一个为许诺之死找出真相的机会。

秋愿拦了一辆出租车,快速来到警局。

金兰来到警局试图毁坏许诺尸体,虽然她也仅仅是折断了许诺的胳膊,但是也依旧能构成侮辱尸体罪,现在根本不可能离开警局。

秋愿见到她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是血,身上还有几处淤青和破皮,甚至腿部还有一个车轮印。

见到秋愿过来,因为身上的伤疼的直皱眉的金兰立刻站起来,勉勉强强的扯出一个笑容,“秋愿,我可以下委托了吗?”

……

从**局出来,秋愿的步伐有些沉重,也不知是因为眼睁睁看着朝夕相处的室友为了一个真相为了让她帮忙而搭进去半条命,还是因为许诺这段悲凉的经历。

许诺是个性格非常开朗的女孩,她可以和所有人成为朋友,她热心的帮助她能帮助的每一个人,哪怕那些人没有善待她。

她出身于一个偏远山村,是那里唯一一个考出来的大学生,背负着全村的希望来到了燕城。

不过虽然她出身不好,但她并不自卑,哪怕身上穿着廉价又土气的地摊服饰,也可以昂首挺胸笑容满面的站在舞台上演讲。

可就是这样一个热情阳光的女孩,在她辉煌人生的开端,被划下句号。

许诺家境不好,所以入学后住的是住宿费最低的六人寝,那天她回到宿舍,在几名室友的窜动下,跟着几个人玩起来了碟仙的游戏。

于是,几个人半夜十二点来到了学校早就封锁的一栋废弃教学楼,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纸笔蜡烛小碟子,开始请碟仙。

其实原本许诺是很抗拒的,可是耐不住室友的哀求最后也不得不加入,而就在几人做完请碟仙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后,变故突然袭来。

碟仙要求四个人分坐桌子四周,桌子中间摆上画好了图案的纸,然后几个人指尖齐齐放在碟子上,吹灭蜡烛便可开始传唤。

“碟仙碟仙请现身,身家性命且须问。”

“碟仙碟仙请现身,恭候仙尊入鄙门。”

“碟仙碟仙请现身,前尘往事尽听闻。”

随着几个人念念有词,门窗紧闭的室内忽的吹起一阵大风,直接吹翻了几人摆在桌子上的蜡烛和纸张,甚至还险些将几个人吹倒。

这时,被吹的心惊胆战的许诺忽的听到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还我命来!”

“你们还我命来!”

声音一起,许诺脸色立即刷白,毫无血色。

她颤抖着想站起来,刚一起身,只见眼前忽的飘过一张血肉模糊的大脸。

这张脸就在她眼前慢慢放大,她甚至可以看到这鬼脸上被捣碎的眼球以及外翻着往外爬着驱虫的皮肉。

啊——

随着她的一声尖叫,几个人齐齐跑出了教学楼。

自那回去后,她便开始做噩梦。

甚至经常一觉醒来就看到了床边隐隐约约的一滩血迹,而这些她的室友们却根本看不到。

也就是说,这张鬼脸,这些声音,还有回来之后的这些现象,只有她一个人看得到,那只鬼似乎只找了她一个人。

思及此,她更是心惊胆战,甚至整日整夜的魂不守舍,战战兢兢。

那日她去学生会工作,金兰看到她状态不对还问了她一阵。

“金兰,我觉得我好像快死了!”

“金兰,我怀疑我惹上了不好的东西。”

“金兰,我是不是真的要代替别人去死了?”

起初的金兰以为只是她请碟仙吓到了而已,也仅仅是让她实在不行去找个庙拜一拜,可是她没想到,还没等许诺去庙里,人已经从楼上跳了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所以自她死后,金兰便一直在愧疚,在自责。

为什么她当时就没有重视许诺的话?

为什么她当时就不逼着许诺来找秋愿?

为什么她当时要那么快和她分开?

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救她的啊!

等秋愿回到学校时天已经黑了,她也没回寝室,直接去了那栋废弃的教学楼。

碟仙这种东西她没接触过,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请来什么鬼魂帮人解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能请来,来的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找什么刺激,非得玩这个。

她正想着这些问题,就见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也摸索着进了废弃教学楼。

这是什么人?

难不成和许诺的死有关?

她眸子一闪,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这几个人就在顶楼的一间教室内站定,这四个人分坐四角,中间还摆了个碟子。

秋愿看的嘴角抽了抽,怎么现在请碟仙都会传染的吗?

这时,就听见其中一个男生说道:“东子,咱们真能请来碟仙?”

“那当然,我女朋友说了,前几天她就请来了!那碟仙连她哪号来例假都能说出来,可神了!”

“你们都想好一会儿问什么了吗?还有你,荀榕,你这好不容易跟哥几个出来一次,可不能给我们掉链子,听到没?”

坐在南边的男生点点头,“嗯,知道了。”

“不过你不是对这些东西一向不感兴趣么?今天怎么来了?”

荀榕抬起头,目光若有似无的瞥了眼教室门,笑容淡淡,“是么?”

很快,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十二点。

几个人也开始精神抖擞的请碟仙,门外的秋愿也立刻把注意力放到了屋子里。

随着屋子里几个人口中念叨的几道声音,秋愿忽觉周围一阵阴风袭来,竟隐隐的带了几分煞气,齐齐向房间内涌去。

怎么会有这么多野鬼?

秋愿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碟仙真就这么好用,说叫来这么多鬼就叫来这么多鬼?

有这好玩意那些名门大派的捉鬼道士岂不是有福了?

“荀榕,荀榕你怎么了?”

忽然,房间内响起一阵惊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