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镇妖百诡册
镇妖百诡册 连载中

镇妖百诡册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会唱歌跳舞的鱼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会唱歌跳舞的鱼 悬疑惊悚 苏木

苏老头死后,苏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本《镇妖百诡册》
这本不知何处而来的册子,把苏木送到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
当他诛灭百鬼,降妖除魔之时,滚滚红潮已经向他席卷而来
展开

《镇妖百诡册》章节试读:

第七章 斩杀恶鬼


“那要如何做,我才能不再做噩梦。”李掌柜焦急的询问着:“道长,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做梦了。”

李掌柜现在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浑身上下疼得厉害,而且还是那种钻心的疼痛,他真害怕自己再次梦到老岳丈,把他的骨头身体敲成粉末,拿自己做“人肉宴”。

老道士缓缓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放在桌子上,向李掌柜介绍这张符纸的作用,“此符名为“一诺千金”符,它最大的作用是让许诺者严格遵照自己许下的承诺。如若违背,将终身陷于梦中,不断的经历十八层地狱的酷刑。”

老道士幽幽的看了李掌柜一眼,这才又继续说了下去,“李掌柜对李夫人心有愧疚,而李夫人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三个年幼的孩子,李掌柜不如用这张符许下你的诺言,发誓终其一生会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不偏不倚,教育孩子成才,如此一来,心疾自然可解。”

李掌柜一脸踌躇不决,并不是很想用这张符。

“那李掌柜是愿意受噩梦的侵扰了,”老道士在这时候又下了一剂猛药,“贫道估计李掌柜下次醒来就不是在井边,而是在井里了,好不容易赚下那么大的一份家业,李掌柜舍得。”

闻言,李掌柜下定了决心,按照老道士的指引,发下了重誓,符纸无风自燃起来,誓言已成,不可更改。

符纸燃烧后,苏木似乎在李掌柜的衣袖上看到了一些灰烬,仔细看时,却已消失不见。

出了李宅大门,四下无人之时,苏木这才开口询问老道士:“那天你用掉的黄符就是让李掌柜做噩梦的原因吧。”

“没错,”老道士倒是也不否认,撇了他一眼,才慢悠悠的向苏木解释。

老道这一派出自茅山正一派,善使符箓,驱鬼降妖、祈福禳灾等。

那天所使用的符咒,是他们门派的“惊梦符”,作用便是让做了亏心事的人,不断的做噩梦,直到他能够承认错误并改正为止。

老道不愧是行走江湖的老油条,能够想到这种方法,硬杠嘛,那肯定是不行的,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而且李家娘子已经死了,三个孩子还年幼,还需要李掌柜抚养,可那春花楼里的年仅十五岁的小姑娘委实不是个好的继母人选。

不愧是行走江湖的老油条,事情考虑得很周全。

老道士刚走到客栈,便看到一群人在大门口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领头的还是个穿着官袍的官人。

那官人一看到老道士便拱手行礼,嘴里恭敬的说着:

“本官乃是南洲县令陈靖,见过无为道长。”

当官的对我那么恭敬干甚,老道士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陈县令也没有在意,在这世道崩乱、鬼魅频出的年代里,有点真本事的人大多高傲。

“那乱葬岗上的恶鬼为祸周边百姓,我南洲百姓终日人心惶惶,无为道人愿挺身而出,除去此孽障,造福百姓,在下陈靖感激不尽。”

“咣当”一声,

老道那云淡风轻的脸庞快要裂开了,

我,除掉乱葬岗上的恶鬼,是那乱葬岗上的恶鬼除掉我吧,到底是谁要害老道我。

正当老道头皮发昏,眼冒金星之际。

苏木却从众人身后走出,端的是一副得道高人气派,“那恶鬼为祸乡里,无为道长自当义不容辞。”

众人跪倒在地,大呼道长仁慈,要为他立长生碑。

老道无言以对,赶忙把苏木拉回房内,怒气冲天的问道:

“你这小娃娃,找死也不是这样的找法,而且还带累了我。”

老道几十年的道行都尚且退避三舍,更何况苏木这没入门的。

“老道士,我有不得不去的苦衷。”

“苦衷,你有什么不得不找死的苦衷?”老道根本不想听苏木的解释,“我教你这些本事,不是让你去找死的,而是让你保命用的。”

老道士急得直跳脚,而一旁的苏木欲言又止,默默拿出一本硬壳的小册子,和告示栏上的恶鬼像放在一起,两相对比,确定是同一只。

老道士愣愣的看着这两张图,这一路上苏木没少偷偷摸摸的看着这个册子,还自以为做得很隐蔽。

“我管不了了,你要想找死那就去吧。”

说完,猛的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打开房门,用力的推门而去。

过了一会儿,苏木推开房门,叫来陈县令,递过去一张纸。

“这是除魔用到的药材,麻烦尽快准备。”

夜晚,月明星稀,风微凉,吹过树梢的枝叶,发出沙沙沙的响声,仿佛有人在欢快的唱歌一般。

苏木拎着个包袱,独自一人走在这清冷的月光之下。

月光下的乱葬岗,仿佛披上一层朦胧的面纱,周围林立着的墓碑,在夜色下若隐若现,让人望而生畏。

苏木默默的从包袱里掏出一根粗又短的香烛来,捏了法决,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那香便自燃起来,苏木一路跟着白烟,追着鬼怪留下的踪迹。

追着追着就来到了一处山坡上,山坡背面有一个大洞,奇臭无比,散发着阵阵腥气。

那白烟猛的一下彻底散开了,看到此种情况,苏木明白了这就是恶鬼的洞穴。

他点燃了测灵烛,火焰发出橙红色的光芒,确定无疑了。

苏木深吸一口气,默默的把手里的猪肉块放在洞穴门口,在上面抹上早已准备的药粉,又拿出一个针筒不停的往里注入开胃果的汁水。

开胃果对于鬼怪妖魅来说,有一种致命吸引力。

苏木把动了手脚的猪肉块丢在洞**,一股迷人的香味缓缓散发出来,借着路过的东风,缓缓向洞穴里扩散而去。

阴暗幽冷的洞穴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人骨,看起来格外恐怖,一股股尸臭味弥漫在洞穴里。

一阵微风吹来,只见一个兽首人身,面目狰狞的恶鬼,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洞里的石床上,旁边还放着一具刚刚享用过的尸体,尸体的脑袋已经被开了瓢,脑浆空空如也。

沉睡之中,恶鬼的鼻子动了动,将微风带来的这股香味通通吸入腹中。

不多一会儿,腹中就响起“咕咕”的响声,它缓缓睁开眼睛,用鼻子不断的在地上嗅着,似乎在寻找香味的来源。

一阵乱嗅过后,恶鬼终于找到了香味的来源,它伸直了身子,前肢立起,后肢着地,像人一般行走,嘴里还不断的发出低吼声。

走到洞口前,恶鬼先在那块猪肉上闻了闻,随即抬起金黄色的兽瞳,警戒的望着四周。

苏木紧张的躲在草丛中,心里不断祈祷着。

它翻了翻猪肉块,沉默半刻,一口把它吞入腹中,不多一会儿,恶鬼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透过草丛,苏木听着恶鬼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知道已经成了,他在草丛里多等了一会儿,以防有第二只恶鬼。

苏木紧绷着肌肉,缓缓靠近沉睡中的恶鬼,他举起手中的刀刃,一刀劈下。

恶鬼身上的黑色鬃毛厚实且坚韧,这削铁如泥的刀刃,也只是穿透了皮肤,狠狠卡在肌肉中。

恶鬼被一阵剧痛惊醒,随即发起狂来,一个小小的人类,竟然伤了他,不可饶恕。

苏木死死抓着刀柄不肯放手,任凭恶鬼在地上乱撞。

石头擦过苏木的全身,引起一股股疼痛,苏木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用尽全身力气,又推进了几分,恶鬼腥臭的血液流满一地。

不一会儿,便倒地不起,苏木翻身躲过。

他吃力的搬动着恶鬼,然后拔出插在恶鬼上的大刀,划破手指,以血为媒,飞速的画了一道血符。

对准恶鬼的脖子,用力的砍下去。

一阵微风飘过,驱散了遮住圆月的乌云,露出了那皎洁明亮的皓月。

月光洒满整座乱葬岗,将一切笼罩在银色中,仿佛披上了一层白纱。

苏木浑身是血,衣裳凌乱的躺在地上大喘气。

跟着老道的这半个多月以来,他学了不少术法,可他最大收获却是,知道了鬼是人变的,你不怕人自然也不必怕鬼,而妖是有血肉的,虽然它的血肉之上覆盖着厚厚的皮毛,但终究还是有血肉,只要你的刀剑够利,未必不能击杀。

苏木歇了一会,又对着恶鬼的脖子砍了几刀,直到头身分离才罢休。

行走江湖最重要便是谨慎,看到恶鬼彻底没了气息,苏木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他翻开怀里的硬壳册子,那上面的恶鬼图像,已经变了模样,还是那副狰狞的模样,但是却再也没有那种择人欲噬的感觉了。

苏木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就这样了,他千辛万苦的斩杀恶鬼,啥变化都没有,就这样了,他想回到他原来所在世界中啊。

苏木不信这个邪,用尽全身力气试图掰开后面黏在一起的纸张,毫无反应。

他愣愣的躺在地上,难道真的回不去了。

苏木顿时心灰意冷,睁着眼睛看着天上的圆月,这月亮好圆啊,就像一颗美丽的蓝宝石般。

月光洒落,在他身上形成一圈圈的光晕,显出一种朦胧的神秘感。

忽然,他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他似乎看到了各种扭曲的五颜六色的光圈,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等苏木回过神来,他已经回到了原来租住的小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