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科幻›每天都在收拾烂摊子
每天都在收拾烂摊子 连载中

每天都在收拾烂摊子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胡汉三一百万号 分类:科幻

标签: 焱淼 科幻 胡汉三一百万号

小粉团途安了无生趣地看写造物主鸿创造世界,心里盘算待会怎么通知焱淼不会挨揍
现代世界: “先来点科技诱因,然后是基础三件套天、地、生灵
天加适量氧气
地加部分土壤,部分水
生灵太复杂了,得慢慢加…” “啊!!!这是灵异因子,怎么办???快去找焱淼
” 最后,焱淼来到一个即将被阴气撑爆的现代世界,开辟地府,吸纳众鬼,拯救世界
洪荒世界: “加入适量洪荒本源,天要加入充足的灵气,……最后是生灵,应该要再来点朴实!” 鸿拿着一瓶朴实,小心翼翼地往世界灵胚上倒
“轰~~~~” “啊~啊啊~~全倒进去了,怎么办??!!快去找焱淼
” 于是焱淼来到一个满是武力值爆表的憨憨世界,改变世界,收拾烂摊子
末日世界 “啊!!!天加的灵气变质了,焱淼,快来想办法救世界的命啊!!”展开

《每天都在收拾烂摊子》章节试读:

第2章 披着灵异皮来搞科技2


焱淼在水火元素稳定后,或温柔似水或骄阳似火的气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包容万物的平静。

途安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完全版的焱淼,因为她的身上少了些神性,却多了些…唔…该怎么形容呢……嗯……对,是人性。

最重要的是,这个焱淼同时兼具温柔与火爆,可以在这两者之间任意切换。

途安还记得焱淼第一次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有人惹到了她。

焱淼笑脸吟吟地把“犯她份子”水份抽干,接着利索地烧成空气,现场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幸好当时正处古代,杀的还是十恶不赦的土匪头子,不然凭空消失一个人,还是会引来世界意识“殷勤”的关注,得亏世界意识奈何不了焱淼,要是换作其他人,分分钟被世界意识打包送出去。

焱淼心情好的时候,就不会出现大的情绪波动,这个时候就听她话中的意思就好。

见途安呆坐在手心,焱淼顶着面瘫般的脸,口吐芬芳:

“嘖,你这还没二两肉的小东西难不成在想怎么用你的身体给老头锤背吗?!赶紧给我介绍有哪些世界,情况怎么样!”

途安一个激灵,回头腆着布偶娃娃般的脸,讨好道:

“这里有6个世界,分别有2个现代,1个西幻,1个未来,1个洪荒,还有1个古代,你要先去哪一个?”

焱淼沉吟片刻

“去现代吧,你随便选一个。上次去过古代,没什么新鲜玩意,现代新鲜玩意多,我只在观世镜里见过那些新奇玩意,刚好这次顺便去见识见识。”

“好勒,这个就是!”

途安指着最左边的一个大厦模型,跳上了焱淼肩膀,时刻准备出发。

焱淼因为角度问题,斜了途安一眼,没有说什么,身体变成一道光飞向“大厦”。

刚刚一睁眼,焱淼先是观察周围环境,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木制小床上。

床仅有1.2米宽就算了,房间还只有20多平米的样子。

身上盖的的被子传来混合油烟和潮气混合的味道,这味道让长期没嗅到刺激气味的焱淼邹了邹眉头。

除了这个味道之外,房间也因为堆积了许多物品显得非常杂乱,好在原身是个爱干净的,没有让房间看起来更糟糕。

但是油烟味原身应该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她要在这不足50平米的房间里做饭,又没有抽油烟机,没有油烟味是不可能的。

眼睛看到的东西像糊了一层白色的薄膜一样看不清,脑袋还一抽一抽的痛,焱淼还没来得及吸收原身的记忆,就下意识地摸向放在床头的手机。

但是什么也看不清,突然眼前一黑,焱淼晕眩几秒,才张开干裂起皮的嘴巴:

“途安,原身这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人打了?怎么我脑袋这么痛!”

在进入世界的一瞬间,途安就变成意识体在焱淼意识海里安了家,直到焱淼的声音传来,才开始自己的本职工作:

“焱淼,别担心,原身没有被门夹也没有被人打,就是回家的时候太倒霉撞到后脑勺昏迷了。”

焱淼用右手按着眉心,感应这具身体的情况。

却发现血液的流速不太正常,就用能治愈万物的本命灵水游走在筋脉以及全身。

经过脑袋时,水灵力遇到阻碍,过了好一会儿瘀血才被冲开。

瘀血一清,焱淼的头痛立刻缓解许多,这才有心情搭理途安。

“太倒霉也不至于快把命丢掉吧,要不是我们来的及时,说不得什么时候就得住进骨灰盒!!”

“( •̥́ ˍ •̀ू ),呃……说来话长。焱淼你自己接收原身记忆就知道了。真tm的倒霉,连我都不忍直视……”

意识到还有接收记忆更快的方式,焱淼连忙闭上眼,正式接收记忆。

原来这个世界是一个现代科技世界,因为造物主鸿不小心加入灵异因子,所以这个世界产生微妙的磁场,从此便有了鬼。

原身周羽童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不普通的是她从小运气都特别好。

不说走路永远都会捡到钱,某夕夕抽奖抽中的都是手机、平板之类的东西。

就连跟朋友相约拍纪念照,化妆师也因为看她顺眼,免费给周羽童升级豪华套餐。

最让人眼红的是,周羽童买**还中了三百万。

总的来说,周羽童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人。

但是渐渐地,幸运女神不再眷顾她,反而像是厌了她一样,收走了她的好运气让她厄运连连。

更雪上加霜的是,原本对她无微不至的家人们见她失去好运气,就对她冷了脸冷了心,以怕她的恶运连累家里为由把她赶出家门。

母亲赵莉赶原身出门的时候还流着鳄鱼眼泪,说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她的弟弟还要生活,要是连累了弟弟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家可怎么活。

原身母亲哭的是声泪俱下,但是一点去开门的意思都没有。

原本中奖的三百万早已被闻讯而来的周家老两口找各种理由弄了一半走,手里仅剩的一百多万又被母亲哄了去,说是过段时间就还给原身。

这一还,就还到把原身扫地出门。

原身正是十八岁的年纪,恰逢高二升高三的暑假,虽然成绩不是特别好,但是考上普通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现在她身无分文,又被赶出家门,吃住都成问题,又拿什么去交学费?

原身也不是没有偷溜进过家,想把原身母亲私藏起来的钱拿回来,但是一进门就被她的亲弟周天訾发现,嗷嗷叫了两嗓子,害得她被外婆又掐又扭地撵出去。

最后,原身迫于无奈,在闺蜜余年年的帮助下进了一家五金制品厂,打打暑假工赚点学费,好歹把高三念完再高考,毕竟高考也是条出路。

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她开启hard模式,不是被机床压到脚趾头,就是用刀时划伤手掌心,不是在受伤,就是在去受伤的路上。

最近在上完班回到临时租的小房间时,更是霉神附体,后脑勺受到重创,好在凭借原身最后一点力气爬上了床。

周羽童第二天醒来,草草吃几个包子了事,就赶来厂里上班,结果因为身体状态不佳,工作时不小心晃了下身体。

就是这一晃,让她的衣服被机器巨大的滚轮吃住,她慌忙地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在机器巨大的拉力下,一切都徒劳无功。

周羽童瞬间被卷进去,跟着滚轮一起转,车间瞬间下起猩红的血雨。旁边要帮忙的工友当场被糊了满脸血,至此这事成为好心工友一生的心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