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穿越,从主角手里抢主角
穿越,从主角手里抢主角 连载中

穿越,从主角手里抢主角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琉星IRIVEN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云逸 战震

轻微虐主+多主角+冷幽默+系统+科幻+妄想科学+玄幻 “辅神使系统更换宿主绑定
” “宿主更换成功
” “宿主:谢协” 谢协感到很开心,这种事情尽然发生了在自己身上
谢协:“你有什么功能呢? ” 系统:“提供主角服务,比如说跳崖有秘宝,随便一个戒指就有老爷爷,怎么作都不会死之类的
” 谢协:“好厉害的样子,但是这不是主角标配么?” 系统:“的确是主角标配,但是遗憾的是——你并不是【主角】” 谢协:=͟͟͞͞(꒪ᗜ꒪ ‧̣̥̇) 系统:放宽心,你拥有一个【冰肌雪肠 国色天香 沉鱼落雁 如花似玉 闭月羞花 贤良淑德 花容月貌 秋水伊人 一笑倾城 冰清玉洁 娇俏佳人 朱颜玉润 玉骨冰肌 窈窕淑女 美若天仙 一顾倾城 才智国人 出水芙蓉 阿娇金屋 闭月羞花 逞娇呈美 春暖花香 春色满园 春深似海 沉鱼落雁 彩云易散 姹紫嫣红 斗美夸丽 斗艳争辉 蛾眉皓齿 飞阁流丹 国色天香 皓齿蛾眉 皓齿明眸 胡天胡帝 红颜薄命 花颜月貌 绝色佳人 尽态极妍 金屋娇娘 金屋贮娇 姱容修态 离魂倩女 落英缤纷 落雁沉鱼 兰质蕙心 明眸皓齿 靡颜腻理 】的系统,不是最好的事么? 谢协:…… 谢协突然觉得穿越是个错误
展开

《穿越,从主角手里抢主角》章节试读:

第4章 骚年,你有成为神的潜质


头晕,恶心,反胃,身体上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地震了?

云逸心里这么想着,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睛挣脱开上下眼皮的爱抚。

真幸运呀。

云逸不禁感叹道。房子的边角呈三角形落了下来,把自己盖在了里面。从而没被其他的碎石砸到。

用手摸了摸头。刚刚撞到头了,似乎流了点血,活动了一下四肢,四肢还能动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检查了一下身子,除了擦伤之外也没有什么事。就当云逸为自己的完好无损而感到幸运时,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妈!你有事没,回答我一下啊”云逸着急喊道。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寂静无声

一股不可言说的恐惧充上了心头,这种恐惧就是砍柴时遇到了一个妖兽也无法比拟的感觉。

“妈?!妈!”

仍然是寂静无声

恶心,想吐

是撞到头的后遗症吗?

云逸挣扎着想从这里出去,开始用双手慢慢的扒着周围的废料。试图将头顶这块三角给推起来。

万幸,三角上并没有太多东西。云逸不算艰难的就把他推开了。

站了起来,脚下的石子有点多,一个踉跄又差点摔倒。

“妈!”

稳定身形后,云逸仍然大声呼喊着

看向厨房那边。原来门的地方已经被一堵墙给挡着了。

虽然心里无比害怕。但是还是想要绕过了那堵墙。想着去那边找找看。

快速的跑动着。反胃的感觉持续加重。但是还是可以忍受。绕过墙后。

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手本能的向四周扒去。万幸扒到了地面。

刹那间滚烫的热浪向云逸涌来。

怎么这么热?

向下看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落脚点。看完之后,头更晕了,直接让云逸吐了出来。呕吐物顺着衣服缓缓下流。双手失力。差点就滑下去了。

下面什么都没有。深坑,不,已经不能说是坑了……深渊。云逸想到这样一个名词。一眼望下去。只能看见一股暗红色。

不行,再这样下去就要掉下去了。

云逸开始奋力的向上扒拉着。想爬出去。但是土坑上的墙壁太滑了。没有立足点。突然间,云逸想到了一个好点子,用脚开始向墙上猛踢,试图踢出一个可以用力的凹槽。

万幸。这里土质很松,没费多大力气就踢出了一个小坑,单脚发力,借力爬上来之后向后看去

这才是一个多大的坑啊,不仅仅是深不见底,就连直径也是这么的长。村庄的一半多都消失了。

恶心的感觉又踊了上来,因为没吃饭的原因,胃里没东西。到最后只能吐出酸水。但是反胃感仍然存在。

好不容易抑制住了那种反胃感,比坠入深渊还要恐惧的感觉又重回心头。

“妈!”

“妈!”

双手扒着面前的碎石,眼泪逐渐迷住了双眼。

绝望

绝望碾压过了恐惧

眼前的厨房一半被碎石所盖。一半已经消失,归于那片深渊。

失去了挖掘的力气。可能还有力气,但是已经放弃挖掘了。厨房并不大,碎石所覆盖的面积也不大,但是碎石下没有丝毫血迹。这已经说明了……

“啊啊啊……”

悲愤的哭喊声,在这一片人间炼狱响起,甚至都没有惊起周围野鸟,在这个炼狱,好似只有眼前这个少年……

“还有老爹……,老爹可能还活着……”

心中又唤起一丝希望

“外面下棋呢,这个混球,叫了几遍也不回来。不用管他,我们先吃。”

想起了老妈说的话。老爹一般……一般都是在王叔那里下棋。对了。王叔那里地表空旷。应该不会出事。

想到这里。我起身向王叔家那个方向跑去。

”王叔那里空旷,一旦下棋来人还多。所以不可能有事。”

”说不定他们都已经开始组织救援了呢。”

”说不定还可以叫两个人过来帮忙找一下老妈,可能老妈还只是被碎石埋着了呢。”

心里这么想着,希望又逐渐占据了心头。

虽然这里被摧毁了,路也被落下的石头挡住,但是毕竟从小到大都是在这个村生活。凭借着对村里的熟悉程度。还是能识路的。

“快到了,快到了!前边转角的前面就是王叔家了。周围果然是空旷,路边的柳树甚至都在那里虽然只剩树干了”

“老爹!你们没事吧,老妈她……”还没转过街角云逸便看见了王大叔在地上躺着。

“王叔,我爸呢,你……”我连忙跑过去,话都没说完,发现了王大叔躺在血泊里。下半身的身子都没了。肠子内脏流了一地,黑的白的绿的黄的红的各种颜色混杂在一起,整个人都已经是一种进气多出气少的状态了

恶心

反胃感又涌了上来,云逸连忙转头对着一边呕吐了起来。

“啊……是小逸啊……只是不好意思……叔叔这个样子吓到你了……”

听到了王叔的话。云逸再次强制压制了反胃的感觉。扭头过来着急的问王叔

“叔,我爸爸呢?我爸呢?你没事吧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小逸……我已经快不行了…………就别问有事没事了……”

“刚刚我和你爸他们正在下棋……然后突然……我的腿就好像被什么直接切了开一样……接着就被轰到了这边……”

“你爸的话……”

王叔说的话到这里就停了。似乎是不想再说什么。

绝望

恐惧

瞬间填满了整个心

云逸缓缓的向王叔看的方向看去

还是坑

头上感觉一跳一跳的,开始疼了起来

太阳好毒

好渴

“小逸……我女儿不在家……拜托……帮我找到他……我求你……”

“我知道王叔,我知道”

云逸不知道要怎么说,只能看着王叔。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知道,我保证,我知道,我保证……”

“保护好她……拜托你了……”

王叔说完这句话就渐渐没有了生气。

云逸呆呆的望着王叔的尸体,渐渐的慢慢的站了起来。

还有事情要做。

找一下看有没有活着的人吧。

一定有。

云逸慢慢的走开,在这些碎石瓦砾上寻找活人的气息。

但是,一路走来,只有尸体,各种各样的尸体,有的人被压在石头下,只有一只手伸出来,有的人身体被砸的奇形怪状,手臂上的骨头突破皮肉钻出来,白花花的,让人反胃,有的人可能是被刚开始的一阵冲击波被振飞到墙上,头都被撞烂开,地上有一滩红白相间的液体。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突然,感觉像是踩到了什么木棍。整个人就那样摔倒了。

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无名的怒火。

为什么要这样?

手抓着的那根“木棍”就往远方砸去。

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发生在我的身边?

木棒举过眼前,到头顶时,云逸愣住了。

那不是什么木棒。而是一个人的断腿。从前面甚至还能看到中空的骨头。断掉的神经线和肌肉。

呕~

连忙丢下手中的断腿。向后面爬去吐了出来。

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种事情啊!

为什么!为什么!

内心不断的这样发问。

可能是本能的朝家的方向走吧。走到了我刚刚从碎石堆里面出来的那个地方。盯着地下。仍然在发呆。

书……

那几本老婆子给我的书。

婉儿!

云逸疯狂的向着婉儿家的方向跑去。婉儿家正对着那个坑。看周围的受损,应该是距离坑越远受到的波及就越小。婉儿的家离村里面比较远。

没事的

真的肯定没事的。

云逸如此的确信。

从来没有任何事比我对这件事更确定的信心了。

“婉儿!林婉!”云逸大声呼喊着,希望能得到婉儿的回应。

“云逸”虚弱的呼喊声传来,是婉儿的!

连忙朝传出声音的方向跑过去,只见林婉杵着木棍,慢慢的向自己走来。

“婉儿,你没事吧。”云逸慌忙的朝他跑去,就好像快溺死的人遇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抱着她,久久的不放手

“云逸,我不知道怎么了……我正在吃饭,就……我刚刚过来……人都死了……都死了……”

能感觉得到,怀里的少女在止不住颤抖,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顺着自己皮肤流下来。但是……我也何尝不是呢……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我还在……”

安慰好受伤的婉儿。或者说是相互慰藉过后。把她拉到旁边的阴凉处,检查她身上的伤口。

婉儿身上也没有什么伤口,除了右脚扭伤了以外。剩下的只是擦伤。所以我的衣服刚刚扔了,所以只能扯下她的衣袖,简单的为他包扎一下。

“还好以前老婆子教过……老婆子呢?”

“奶奶吃完饭就出森林里了,云逸……你说奶奶会有事吗”

看在眼前又即将哭出来的婉儿。我只能慢慢安慰她:“不会有事的森林那边甚至都没有被波及,说不定奶奶听到声响就已经往回赶了”

“真的么?”

“肯定是这样的啊”

“你不要骗我”

“我不会骗你的,就像以前那样”

好熟悉的对话。自从婉儿跟自己混熟后,一直以来不管干什么,都会和自己进行这样的句式。

想到这里,内心总算平静了一些。

最起码……婉儿还是和我在一起的。

抬头看了看周围的废墟。

“婉儿,我要你在这里等着我,你受伤了不好行动,我去周围的废墟看看还有没有人活着”

婉儿看着云逸的眼睛又充满了不舍,想说些什么,但是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到最后也只是说了:“那你快点去吧。”

云逸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说“那我就走了。”

刚走了半步,甚至还没有动腿。婉儿就抓着我的裤子。

“你会回来的吧”她看着云逸。眼睛无时无刻都透露着害怕。

“一定会的”

“一定?”

“一定!”

云逸又把手伸向了她的脑袋,想通过抚摸这样的动作来安慰她。

奇怪

好奇怪

又是这样异样的感觉

云逸把手放在了她的头上,想轻抓着她的头,揉乱她的头发。

突然

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手臂不知道什么原因炸开了,先是皮肉,然后是肌肉,最后是白骨。在空气中变成了血雾。

与此一样的,还有……

婉儿的头……

…………………………………………………………

”那几个臭老头终于走了呀。这个世界的人水准真的不怎么样。来了几个最强者,都搞成这样了,甚至都看不出来那是个分身。要不是主神说不允许干扰成神者的世界,老娘早就把他们锤爆了。”

空中。从一团绿色的能量体中走出了一个绝世美人。淡绿色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标准的瓜子脸,S型曲线。只不过他那张绝美的脸上却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为什么主神把我分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真的是……”

女人四下张望了一下。看到了眼前跪在地上的少年。缓缓张口道

“哟,骚年,你似乎有成神的资格呢”

“要不要和我签下契约,让我成为你的辅神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