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都市›灵修轶事
灵修轶事 连载中

灵修轶事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随风听雪灬 分类:都市

标签: 吴夕 温果 都市

万物皆有灵,灵力的名字由此而来
不论哪个年代,不论谁称自己为这片土地的统治者,但凡是使用灵力的生物,人类也好妖兽也好,都习惯称这里为“华夏”
千百年来,华夏都因其充沛的灵力,古老的文明以及传承千年的灵力运用技术,被灵力使用者们尊称为灵力之乡
但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我们的故事,要从灵力开始枯竭七十年后讲起
展开

《灵修轶事》章节试读:

第4章 将行之事


梓阳市老城区,“筱窝”宠物店内。

“医生……闪闪它还有救吗?”中年女人的语气里满是绝望,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宠物的情况确实很不乐观——病床上的金毛双眼含泪,表情十分痛苦,喉咙里传来低沉的呜咽声,嘴角不断有白沫流出,身体也一直在痉挛。随时可能会四脚一蹬,魂归汪星。

“放心吧,这孩子中的毒,我们最近今天见过好几次了。”

回答她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孩,十一二岁左右,有着一头引人注目的灰色长发,穿着量身定做的小号医师白掛。此时的她脸色有些阴沉,似乎是心情不太好。

女人记得她名叫楚遥,如果不是朋友将这里吹得神乎其神的话,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来这城郊的旧宠物店。

楚遥在腰间的挎包里翻找两下,取出一个药封,将里面的药丸塞进了狗狗嘴里。然后抓住狗嘴,确保它将药服下后才松手。

药丸生效很快,不到一分钟,金毛的身体便停止发抖,脸上的表情也舒缓了许多。除了十分虚弱以外,看上与平常已无二异。

“你,你喂它吃了什么?”看着金毛一动不动的样子,女人不禁有些担心。

最近几天送到她这来宠物狗多出了一倍,几乎全是和这只金毛一样的原因——中毒。解这种毒对楚遥来说小菜一碟,有人在暗地里故意毒害这些猫猫狗狗,才是她担心的。

“止痛药。”楚遥的语气里充斥着不耐烦,然后转过身冲着诊室外大喊一声:

“筱澜姐!”

“来了!”

随着一阵哒哒的脚步声,一名留着长发的女孩从诊室外跑了进来。她便是筱澜,也是这家名为“筱窝”的宠物店老板的女儿。淡妆和半缘眼镜让她看上去十分文气清秀,即使穿着白大褂,身材也是看的出来的凹凸有致。

她是一名兽医专业毕业生,毕业后就开始在自家宠物店工作,准备将来继承母亲的衣钵。

她在早年曾听母亲讲过许多与灵修者有关的故事,儿时的梦想便是成为一个救死扶伤的灵修者医师,不论是人还是动物,受了多重的伤,都可以通过消耗一种名为灵力的东西来治好。但她从未见过真正的灵修者。她的大多数同学们连灵修者是什么都不知道,一些年长的教授们了解一点,也总是选择避而不谈。

现实最终让她走上了兽医这条路,但在楚遥身上,她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梦想。楚遥总是随身背着一个小挎包,每天她都用这个小挎包往店里运各种药品。送到这里来的宠物——只要不是蚂蝗这种太偏门的,不论得了什么疑难杂症,楚遥都能从挎包里掏药应对。

但接触多了以后,筱澜发现楚遥也并不是什么灵修者,而且除了药理学知识很丰富、书看得很多之外,与普通小女孩并没有多大区别。而且她对于现代医学护理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也一点想学的意愿都没有,所以诊室里的护理工作总是她在做,就像现在这样。

和楚遥交换了一下眼神后,筱澜直接从药柜里取出了一盒针剂,来到躺在病床上的金毛旁边,准备注射。

楚瑶带来的药里本来是不包含针剂的,这是她和母亲某种交易的产物,至于交易的具体内容,筱澜并不知情。

在主人的安抚下,整个注射过程十分顺利。楚遥再次检查了一下狗狗的情况,然后长舒一口气,道:

“好了,你家闪闪已经没事了。”

楚遥最后检查了一遍金毛的情况,然后把刚配好的药递给女人。

“一天一次,能吃饭就开始喂。记得别让它在路边乱捡东西吃。”

“谢……谢谢楚医生。”狗主人还没反应过来,但她的答谢里并没有多少感激之情。她不觉得闪闪情况的好转和这个小姑娘有多大关系,只是药的效果好罢了。

随着近几年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宠物店这门生意也越来越赚钱。在梓阳市也是如此,由于饲主大多集中在新城区,除了新宠物店全部选择在这里开张外,老城区的一些上了年头的宠物店出于生计,不是搬迁就是改行。久而久之,“筱窝”成了老城区唯一的一家宠物店。虽然他们只提供宠物护理服务,并不售卖宠物。

老城区的宠物饲主大多是退休的老人,子女或在外打拼,或在新城区有离工作地点更近的住处。至于老城区的年轻人们,生活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压力,没必要再养宠物来加剧他们的负担了。

“一共一千三百块,这儿是收款码。”筱清将藤椅摇了起来,将还在呼呼大睡的英短放在柜台上,然后坐直身体。该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

“这么贵?”女人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一针和几颗药丸就要一千三?”

“如果你觉得你家宠物的命不值这个数,大可以一分都不给,我们也不会为难你,就当给狗狗做慈善了。”

筱清将收据往柜台上一拍,然后抓着英短躺回了藤椅上。一边摸着怀里的猫,一边用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当然,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那一针那么贵,我也很乐意跟你讲讲其中的药理知识。不过学费得另算。”

女人的脸都黑了,但自己引以为傲的高素质让她把脏话,然后悻悻离开。在她走后,筱清露出了和刚才楚遥一样的坏笑。

针剂按她的定价确实是一针一千,毕竟这东西现在仅此一家,新区的人不可能承担不起这个价格。至于那些个药丸,既然楚遥没提醒她,说明价值在五十以下。她只收对方三百算客气的了。

对于老城区的顾客,她们大多数时候还真是在做慈善。从她的父辈开始,“筱窝”给老人们提供的宠物护理就没怎么收过钱。多收富人们一点钱完全不会让筱清的良心过意不去,毕竟他们的血也是从别处吸来的。

“晚上好呀,筱清阿姨。”

“啊,晚上好。”

筱清正忙着记账,以为推门而入的是客人,头也不抬地回答道。过了好半天,才意识到声音的主人是谁。

“小夕?你可算来了,好久不见。”

“看来店里最近生意不错,杯子都肥了一圈了。”吴夕伸手摸了摸柜台上那只灰色,‘杯子’是它的名字。

“是啊,最近好多新城区的人都上咱这儿来买药了。刚出去那女的你看到了吧,一环路几套房呢!”筱清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笔敲了敲桌台,“这都是拜小遥所赐,她现在可是我这店里的小**,你今天来……不会是要把她请走吧?”

筱清的目光里慢慢渗出了敌意,吴夕知道她这是在开玩笑,她一向喜欢捉弄自己,就像和她喜欢捉弄宠物一样。

“别再把我当小孩子逗啦筱清阿姨……您不嫌她给你们添麻烦,我就感恩戴德了。”

“放心吧,小遥可比你当年听话多了,至少不会哭着要师父,怎么哄都哄不好呢。”

“那时候还小嘛……”

吴夕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以前也在筱清这里住过,那段日子可没少闹笑话……

“原来师兄也会哭鼻子啊。”

充满幽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的同时,一双手套在了吴夕脖子上,这个动作他很熟悉,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疼!疼!疼!轻点,小遥!你想勒死师兄吗?”

楚遥并没有半点松手的意思,她很有分寸吴夕只能将她的腿拖起来背在背上,脖子才不至于被勒断。

“咳,咳……下次能不能温柔点,小遥?你知不知道自己越长越沉,再这样下去我脖子迟早要被你勒断!”

“谁让师兄迟到这么久!”,楚遥的脸上满是怒气,说话也带上了梓阳乡下的口音,“还敢嫌咱沉是吧!”

又折腾了好半天,楚遥才宣泄完自己的怒火。放过连连求饶的吴夕。上楼去拿自己的早已准备好的行李,顺带换身衣服,准备回家。

“你还好吧小夕?”筱澜刚收拾完诊室出来,看着揉着脖子的吴夕,语气里满是同情,“小遥发现你放她鸽子,气的脸都黑了,一下午除了工作,半句话都没说呢。”

“没事……咳,小孩子发脾气是这样的,闹过了就好了。谢谢澜姐。”

吴夕接过筱澜递来的水杯,喝了两口后,咳嗽好了许多。他和筱澜并不算很熟,自己在筱清家寄宿那阵子,筱澜正好在外地上学。往后的日子里,也只有逢年过节见过几回面。去年她开始在筱清店里工作后,见面的次数才多起来。

“对了小夕,说好的中午来接小遥,怎么推到了现在?遇到什么急事了?”

吴夕本来不打算提这事的,不过既然筱清都问了,他就把在车站遇到的事说了出来。但并没有提到曦和跟温果,组内的事还是少透露为好。

“真……真的有那么大的老鼠吗?不会窜到咱们这边来吧?”筱澜从小就一直怕老鼠,哪怕现在在宠物店里工作,甚至连仓鼠都怕的不行。

“放心吧,小夕不是说了,已经被及时赶到的龙组处理干净了吗。”筱清倒是一脸的淡定,看来怕老鼠这一点,并不是她遗传给筱澜的,“说起来,梓阳已经很久没有过妖兽惹乱子了,这种破事儿要是多起来,可就没人敢养宠物咯。”

吴夕听出来筱清是在担心店里的生意,没等他接话,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后,吴夕不禁皱起了眉头。

曦和前辈。

他打电话来干什么?安排任务吗?他明明让自己先休息几天的,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他甚至都还没把楚遥接回家。

希望别是什么麻烦事吧……

吴夕按下接听按钮,跟曦和聊了几句后,松了口气。确实是有事要他做,但并不麻烦,甚至不算任务,而且这事他早有准备。

“在跟谁聊天啊师兄?”

楚遥又一次不知不觉地摸到了他身后,即便提着行李吴夕也没察觉,不过他对此早已习惯。

“是曦和老大安排的任务哦,想一起去吗?”

“想!”听到吴夕的话,楚遥瞬间来了精神。把行李箱往旁边一放,整个人瞬间冲出了宠物店,看到吴夕没有跟上,还回头喊道:“快点啊师兄!要是耽搁太久,老大遇到危险可怎么办?”

“放心吧,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没必要这么急。”

“啊……那是什么任务……”楚遥的兴致当即少了一半,脸上的激动也随之褪去。

“暂时保密,先来跟筱清阿姨和筱澜姐道个别吧,咱们马上出发!”

……

梓阳市新城区,“喵瘾”咖啡店外。

“不好意思二位,我们的猫咖不允许自带零食进入呢。尤其是……酱猪蹄。”

“哦?”温果啃着一边猪蹄,一边向身旁的曦和悄声问道:“我听说狗吃了巧克力就会死,你们猫咪不会对猪蹄……”

注意到曦和的满头黑线后,温果没有再说下去。但她看曦和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可惜了,这蹄子超香的。”

两人最终在猫咖旁不远处的一个烧烤摊坐下,温果手里还有一包好几个猪蹄没啃完,便又开始对着菜单比比划划,很快,一大堆烤串被端上了桌。

曦和的表情又凝重了几分,但很快便释然了,默默掏出烟斗,点了一袋烟,抽了起来。

“你不来点吗曦和?我记得你们猫是能撸串的啊,在龙组见你吃过……”

“我不饿,你吃吧,都是你的。”曦和在桌子上抖了抖烟灰,接着道:“饭钱我先帮你垫着,到时候从你工资里扣。”

“哇,咱们老同学这么久没见,酱紫小气?”

“你是猪变的还是蝙蝠变的,这么能吃?这一顿就是两三百,我可请不起。”

“天玑组工资也没那么低吧?而且你好歹是个市级分组的组长,你都穷成这逼样,那些组员不得去喝西北风啊?钱花哪了?”

“哼。”听到温果的话,曦和难得地笑了笑,笑里有些苦涩,“你先吃吧,等会你就知道了。对了,你在梓阳有住的地方吗?”

“怎么,你要给我分配宿舍?”

“想多了,你要是没钱找宾馆或者租房子的话,我好给你垫点。当然,还是从你工资里扣。”

“那还是算了吧。小夕他师姐都安排好了,我去他们家住。”

“那就好,一会我给吴夕打个电话,叫他来接你吧。”

温果点的串不少,但她的肚子完全就是个无底洞,要不是烤串的木签吃不了,她还能吃得再快点。一阵风卷残云过后,桌上除了木签和骨头,只剩下纸袋里最后一只猪蹄,那是她给吴夕留的。

“所以咱们什么时候谈正事啊。”

温果将装着猪蹄的纸袋封好,防止自己忍不住偷嘴。曦和结完账后,老板又端上来两份茶水。温果以为要收钱,本打算拒绝的,老板解释了才知道是赠品。

“别急。”

又过了好一阵子,茶水都凉了,曦和正准备点第三袋烟。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跑到了他们桌边,冲着曦和喵喵叫了起来。

普通人也许不行,但对于受过专门训练的灵修者而言,简单听懂动物的叫声并不是什么难事。能听懂多少则取决于对方的表达是否清晰,而眼前这只小流浪猫,显然受过专业训练。即使是温果,也能听懂它在说什么。

“报告老大,目标已确认入驻福乐酒店,小白跟黑虎正在持续追踪,请求指示!”

“干得不错,花郎丸。”曦和拍了拍小花猫的头,“回去吧,明早把所有预备组员叫来集合,地点就在福乐酒店对面。”

“收到!”

汇报完情况,并且接到指令后,小花猫麻溜地跑开了,很快便消失在人流之中。这工作效率,连温果都自愧不如。

“现在可以谈正事了吧?”

“当然。”曦和叼着烟斗,扭过身指了指街道对面的大厦。大厦的顶端有四个红色大字镶嵌在外墙,标明了大厦的名字,也就是之前那只小花猫提到的。

福乐酒店。

“记得刚才花郎丸说的人吗?是个走私团伙的小头目,明天会在这家酒店跟人进行一场交易。”

“等一下,这事儿不是该**管吗?咱们插手干什么?”

“按理来说是没我们什么事,但他们交易的内容……怎么说呢,很有意思。”

“有意思?什么意思?别卖关子快说!”

“其实说出来我也不信。”

曦和回过身,将双手端放在桌子上。他接下来的话在温果听来像是个玩笑,但他脸上严肃的表情说明,这并不是玩笑。

“他们要交易的,是一只幻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