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江山谍影
江山谍影 连载中

江山谍影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金禾二马 分类:历史

标签: 历史 周杨青 顾维钧

民国年间,周扬青偶然进入谍报机关,看他如何苟着完成任务,敲竹杆、除内奸,杀日谍,斗汉奸
置身于污泥之中,终完成自己的使命
他是特务、是敛财能手、是夺人妻女之辈、也是心狠手辣之徒
但这只是表象,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终将在历史的尘埃中泛出宏光!展开

《江山谍影》章节试读:

第3章 阴差阳错


周杨青在歙县县城转了一圈,差点被当成赤色分子抓起来后,就不敢再四处打探了。不过之前的乞讨生涯让他知道,消息最多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茶馆戏院,另一个则是车站码头。

只有这些地方,鱼龙混杂,天南地北的消息都会有。周杨青双手护着胸,小心翼翼的挤进码头,像一只小松鼠。这里猫一下,那里徂一刻,但除了一些狗屁倒灶、偷趴墙角的事外,便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正准备再转悠一下,便离开换个地方,突然见到一群身着中山装,面色凝重的人挤进码头。

这些人都不是善茬,而且腰里头有枪!周杨青一眼就看出来几人腰间鼓鼓的,在人群里被挤开的衣角,若隐若现的闪着寒光。

“白狗子?”

想到这,周杨青不知觉的将手伸进背包,摸向匕首,一步一步的慢慢向这几人靠近。

此刻人群混乱,他一个半大小孩,要是在人群里给其中一人来一刀,而后扎完就跑,或许能够成功。

挤进码头的几人正是毛森,带着叛徒曾宏义和几个随身特务。他们果然如秦天刚分析的那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准备走水路。

“船怎么还没到?”毛森看着眼前乱糟糟的场面,不由得皱眉问道。

“主任,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们特意安排了船,应该马上就能到,还有两分钟就到约定得时间!”一旁得特务小声回道。

“毛主任,我的身家性命可都交给你了,**的锄奸队心狠手辣,我们还是抓紧离开吧!”曾宏义一脸担忧,不停的催促道。

毛森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轻蔑,心想你已经暴露了,要不是想通过你知道潜藏在华东复兴社的大鱼,何劳他自己亲自护送。只是这人也是狡猾的很,大概是意识到那条大鱼是自己仅剩的底牌,是自己荣华富贵的登门梯,所以在没见到戴处长之前,不愿多说一字。不过心里虽然瞧不起,嘴上却很客气的道:“曾先生,有我陪着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慢慢靠近的周杨青,正准备趁其不备,扑上前去,随便扎一刀,突然握着刀的手,被人拉住。惊恐中赶忙回头一看,却是熟人。

“秦伯,你怎么在这?”

终于遇到了熟人,周杨青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小青头,现下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赶快离开,前往警备团部的丽人裁缝铺。

在哪里有我们的人,你去哪里等我!”

“秦伯,那你怎么办?”

“你看到那个穿黄大褂的人了没?他是我们红十军最大的叛徒曾宏义。由于他投敌叛变,已经造成了我们红十军巨大的损失,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不然会有更多的同志受害!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贸然出手只会让自己白白牺牲,你赶快走!”

“不,秦伯,我要和你一起锄奸,为寻叔报仇!”周扬青有些执拗的说道。

“孩子,活着才能更好的为革命做贡献!你还小,将来有的是机会!

记住,为革命做贡献,并不一定要上战场或者杀一两个白狗子,活下去获得更多有用的情报,一样能起很大作用!”

秦天刚说完,将周杨青手上的匕首和背包拿走,而后眼神犀利的看着前方的毛森和曾宏义。

从怀中掏出驳壳枪,一往无前的朝着曾宏义射去。其实在到达码头的时候,秦天刚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就算死也不能让这个叛徒逃跑。

所以,他不顾守护在曾宏义身旁的特务,径直朝着曾宏义开枪。他知道自己的第一枪是关键,如果不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恐怕等人上了船,到了杭州,就更加不可能了。

“啪!”

“啊!”

“警戒!”

随着数声枪响,周杨青看着秦伯身上冒出数个血点,而后不甘的倒下。

“曾先生,你没事吧!”突然的枪响着实吓坏了毛森,好在被众人扶起之后,发现身上毫发无伤。转头看向曾宏义,不由得松了口气。

虽然曾宏义身上带血,但看着他捂着自己的胳膊,疼痛的咬着牙,显然没有危及生命。

骚乱的人群中,周杨青见到秦伯身中数枪,不甘的倒下,激愤的朝着秦伯扑去。

然而慌乱的人群,不停的挤踏,周杨青小小的身板,被不由自主的挤的东倒西歪。

突然身后被人狠狠的推了一把,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倒。

“轰!”

就在周杨青扑到的一瞬间,人群中一个女子,甩出了一颗手榴弹。这个女子正是苏娥,她不放心秦天刚,所以匆匆的拿了颗手榴弹藏在怀中赶来。

然而还是迟了,在她赶到码头的时候,正看到秦天刚身中数枪。没有悲伤,苏娥赶忙急速靠近,在即将到达的时候,拉下手榴弹的拉索,放入怀中。无数子弹射进她的身躯,但惯性和视死如归的勇气,让她的身体扑向曾宏义,并且双手死死的抱住他。

“主任!”

在一旁的特务,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没有想到,红匪锄奸的决心这般的大,宁愿做人体炸弹,也要与曾宏义同归于尽。

“扑通!”

随着一声炸裂,曾宏义看着自己被炸碎的下半身,痛苦的哀嚎着。而毛森则是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扑向自己,随之一起跌到了水里。也正是这一跌,让他堪堪躲过射向自己的弹片。

待到看清是什么东西扑倒自己时,河水上已经飘起了红色的痕迹。

“主任,你没事吧!”

“快救人!”毛森阴沉着脸,冷冷的喊道。

“蠢货,下半身都被炸断了,还能救得活吗?我说的是救他!”毛森看着仅剩的几个手下,正手忙脚乱的在为曾宏义止血和寻找炸碎的肉体,不由怒道。

原来,刚刚自己被扑倒的时候,隐约间看到了扑倒自己的人的脸,很熟悉,像是自己一位老友的儿子。

而自己的手下,还在做无用功,只得将扑倒自己的人抱起来,放回到岸边。

随着那人的脸,再次浮现在眼前,毛森可以确定,这就是自己老友的儿子。脸型、眉毛都很像,只是自己知道老友已于四年前去世了,家人也都在动荡的局势中,失去了消息。

趁着手下,救治扑倒自己的半大孩子之时,毛森走到曾宏义身旁。此刻的曾宏义,口吐鲜血,奄奄一息,但是求生的**让他死死的揪住毛森。

“救我!”

“曾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救你。现在告诉我,藏在南京总部的大鱼是谁?”

“深苔!”

“深苔是谁?”

“是,是...........”

“废物!”眼见即将说出那人的名字,却在最后的时刻咽了气!

“主任,孩子醒了!”

“你咬太明死?”毛森放下曾宏义后,来到孩子身旁,突然神经一转,出声问道。

“咳咳,阿咬周杨青!用你盖车来!”

边上的特务都被毛森搞得一愣一愣,不知道自己主任打的什么主意。得到准确答复的毛森,不由面露喜色。他一向警觉,怀疑一切。之所以会用老家‘江山’方言问话,是因为他觉得事情有些巧,自己老友的儿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而且偏偏还救了自己。

问这话,也是为了确认周杨青是不是自己老友的儿子,要不是凑巧,很可能这回周杨青就被扔在这没人管了。

“好孩子,我是你毛叔叔!你父亲死后,我曾去找过你母子,但是你们已经搬走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你,你还救了叔叔的命!”

“叔叔?”

看着周杨青懵懂的眼神,毛森微微一笑,继续道:“当年在江山,你父亲虽然大我不少,但我小时候读书多受他资助。本想有成就了,回去回报他,没想到他已经撒手人寰了。你母亲呢?”

“母亲死了,自从父亲死后,家里就把我和娘赶出去了。我们一路乞讨,在三年前,母亲一病不起,也走了!

你真的是我叔叔?我怎么没见过你?”

“那时候你还小,自然记不得我了!”毛森微笑着,今日虽然出了意外,但也不是一无所获。能找到故人之后,也值得欣慰。

“主任,这个曾宏义死了,我们回去怎么和戴处长交代?”

“这是我的事,你们不用操心!”其实毛森何尝不知,任务失败,多少是要受点处分的。不过他早已经想好,若是曾宏义去到南京,那个潜藏的代号‘深苔’的大鱼,一定会在那之前撤离。

一条游走的鱼,再大也不会是你的功劳,这也不是戴处长所要的。而最重要的是,他得出了那人的代号,就说明这条大鱼是真实存在的,这对处长之后,插手进**机关,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它们复兴社一直以来,都是着眼于军队。在党政方面一直被陈立夫的党务调查处霸占着,想要伸手进去,都很困难。如今有‘深苔’这条大鱼,那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插手其中,这也是这次戴处长为什么派他这个心腹来的原因。

曾宏义供出藏在南京**里的大鱼,对于复兴社的作用反而没有他说的不清不楚重要。找到了那条大鱼,只不过是替陈立夫的党务调查处揭去一块伤疤,在领袖面前露个脸罢了!不用多久,领袖就会忘记。而一个随时可以利用的借口,却可以重创党务调查处在领袖心目中的地位。

趁着毛森思索的空隙,周杨青脑袋飞速的运转着,他已经大致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特务头子,似乎和自己的父亲有旧。自己虽然一时想不起来,却可以顺势而为。当过乞丐的周杨青,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从短短的几句交谈中,他就确定了在毛森的心中,那个老友的地位一定很高。

看着码头上被炸成碎块的女人,周杨青一阵痛苦,他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一定是自己人,和秦伯一样的斗士。身体上的疼痛,让他醒转过来,要不是刚刚自己被人狠狠推了一把,阴差阳错的将毛森扑倒,恐怕此刻毛森也不能幸免。

望着死在自己生前的秦伯,周杨青不由的想到了他在死前的话。活下去,才能更好的为革命做贡献。

之前的点点滴滴,再次回到自己的脑海,在秦伯离开部队的时候,自己还问过,为什么放着前线上阵杀敌不做,跑到后方当缩头乌龟。

当时寻叔笑了笑说道:“革命不分工作,都是最重要的!”

原来,在后方,看不见的战场,一样危险。但是今日解决了叛徒,比自己在之前杀的四个兵痞,重要万分。

从这一刻起,周杨青的心底,暗暗下了个决定。他虽然找不到大部队,没法杀阵杀敌,但在后方,要像秦伯一样,为死去的人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