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陪你闯江湖
陪你闯江湖 连载中

陪你闯江湖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寻觅雨天的露珠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武侠修真 白辰 青丘铃儿

【玄幻武侠·人物故事·略带言情】 白辰履行约定陪铃儿闯荡江湖,一路艰险看见人心的险恶,最后在某种因数的情况下踏上了复仇之路
虽然江湖险恶,但是也不乏有温暖阳光的存在 希望我的作品能再次给予大家闯荡江湖的勇气展开

《陪你闯江湖》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一章 故事的开篇


世间浑浑噩噩人心凉薄,一行少年闯荡江湖,看尽人间善恶美丑。

药能治病救人却仍然无法填补人心的空缺,也许是缺少的善良,或是出身的偏见,人心最深处各种贪婪黑暗的洞窟。

故事的开篇……

二十年前令狐一族为了得到灵兽族的两本御兽秘籍,煽动江湖败类合攻灵兽族。青丘羽凡把一本秘籍交于青丘月和段秋白保管,二人带着秘籍流落他乡从此退隐江湖。

青丘月改名为楚月,段秋白改名为白毅,二人本想从此过上新的生活。

某天白毅出去打猎天色已晚却未见人归。

楚月跺着脚着急的说“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

暗淡的天色,依然掩盖不了楚月凝重的神情。

楚月转身蹲下面对白辰和白泽。蹲下微微的讲“进屋子里等母亲一会,母亲去找你父亲。”

楚月转身之际看见满身是伤的父亲拖着身子缓缓的跑回来,楚月走向前去搀扶白毅到门口,问到“怎么回事。”

白毅沙哑的说“令狐一族带人寻过了!”

楚月大怒说道“二十年了,还不罢休!”

楚月站起转身叫两兄弟进屋子躲着。塞了一卷书给白泽急说“一定要藏好,无论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出声,做哥哥的要照顾好弟弟,父亲母亲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就一直往日出的方向走去寻找新的生活。”

“要开心的活着,不用替母亲报仇!”

楚月就把白辰和白泽藏在床子下面的地窖里。

楚月转身坦然的走出去,月光映出楚月坚韧的背影。

楚月幻化出一把幽蓝的剑在地上画出一条线,抬剑指责三名刺客。

三个刺客手持弯刀,长刀,长枪,飞驰而来,说道“速速把秘籍交出来,饶你夫妻一命”

白毅席地打坐闭着眼睛说“夫人你可以挡多久,我需要一炷香的时间恢复灵力。”

“没问题!”

赤红的灵力包裹着白毅,宛若熊熊烈火。

楚月双目禁闭,睁眼双瞳幽蓝,两指顺剑划过注入灵力,指着刺客大声喝道“谁敢往前一步我便杀了谁。”

刺客舞动手中的弯刀注入灵力不屑说道“找死!”

楚月用轻功飞上屋顶,抛出手中长剑用御剑术控制着长剑用剑气攻击弯刀刺客,防不胜防,接连后退一直躲避剑气。

长刀刺客见此情形,提刀直奔白毅,楚月御剑去防,嘲讽的说“卑鄙小人”

“敢动我相公我要你的命!”

弯刀刺客趁楚月不备,挥出一道剑气,楚月侧身一转不过肩膀还是被划了一刀。

血顺着衣裳流到手。【掌滴了几滴在屋顶上……】

长枪刺客,把手中长枪跺了跺地面【铛铛铛铛…】对着楚月说道“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挥舞手中长枪,一道红色的灵力注入长枪,顿时长枪包裹着赤红的火焰,长枪刺客眼睛泛红满眼杀气,手中一转长枪指着楚月,脚往后一蹬猛的冲过去,楚月收剑回来挡了一下,被弹了几丈远。撞在一棵树上面,口吐鲜血。

正当长枪刺客想刺死楚月时候,白毅一剑穿去,打退了长枪刺客。

“休伤我夫人!”

白毅御剑飞到楚月身边。扶起楚月问道“夫人无大碍吧。”

楚月点了点头说“无伤大雅。”

三个刺客摆好了架势。两位刺客把灵力都传给了长枪刺客,长枪刺客双手合十念着咒语,长枪悬空竖立在面前燃烧着烈火,伸出右手拿着长枪往两夫妻冲过去。

【三人大战几十个来回不分胜负】

………

长枪刺客紧闭双眼握紧长枪扎着马步凝聚全身所有的灵力准备最后一击,缓缓睁开双眼赤红眼睛好似烈焰。

楚月和白毅双手紧握“诛魔剑法,心神合一,万剑诛魔!”

【剑一样的寒冷剑气袭出,百木枯萎,地面霜凝】

三名刺客被剑气冰封,宛若空中尘埃片刻凋零。

正当两夫妇以为这场浩劫要结束的时候……

两夫妇精疲力竭靠着树气喘吁吁。

白毅拉着楚月的手问道“夫人你没事吧。”

楚月微微点了点头说“没事。”

“飒飒飒……”大风刮着树叶,泛黄的树叶随风飘零,大风起它便起,大风落它便落。

楚月伸手接住了一片落叶,看着落叶深沉沉的说“起风了…”

大风刮着落叶,抬头看着远方乌云遮住的天空传来一阵阵轰鸣的雷声,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乌云能带来雨水和雷电冲刷这片满是尘埃的土地,却冲刷不掉人心的灰暗面。

白泽在地窖里听到了外面轰鸣的雷声,牵挂着母亲一流泪一边哽咽。

白辰伸出双手擦擦眼泪,对着白泽小声的说“男子汉要坚强。”

白泽抱着哥哥潸然泪下说道“母亲不会有事的吧,哥哥。”

白辰安慰的说道“没事没事,这不是有哥哥在嘛。”

乌云带着磅礴的大雨倾盆而下,白毅二人想起身回屋子避雨,此时一巨雕穿破云层在黑暗中鸣叫,盘旋在二人上空。

二人抬头望着天空,那只盘旋的巨雕,互相搀扶着起来,转身想离开,突然盘旋在头顶的巨雕远飞而去。

森林黑暗的一个通道传来一阵阵笑声。

令狐秋骑着马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二位这是要往哪里走啊!”

远处传来马蹄的声音,二人回眸望去,只见令狐秋骑着马缓缓走来。

白毅问道“你是谁!来此为何目的!”

令狐秋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来取样东西!”

楚月问道“什么东西?”

令狐秋说道“二十年前青丘羽凡那老家伙给你两夫妻保管的秘籍。”

楚月说道掩饰的说道“我们并没有阁下所寻之物!”

令狐秋仰天大笑,突然低下头两眼瞪着楚月说道“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令狐秋伸出右手念叨咒语,幽蓝的灵力包裹全身,紧接着幻化出了一把玄冰戟。

缓缓骑着马走到白毅夫妇跟前,用戟指着白毅夫妇说道“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

白毅咳了咳说“莫须有的东西,我从何寻找给阁下?”

白毅心中念着伏魔诀,一股灵力涌现把令狐秋连带他的马儿弹开的远远的。

白毅双手合十用灵山剑法第一式,剑悬面前,灵力灌顶剑飞驰而出奔向令狐秋。

楚月唤出了心境中的雪蛇,楚月站在雪蛇头上凝聚灵力一记玄冰掌打了过去。

雪蛇向令狐秋喷出寒冷的霜。【雪咒】

令狐秋挥舞手中的戟,随后手一起用灵力从地面凝出玄冰墙包围令狐秋挡住了楚月和白毅的攻击。

令狐秋挥了一下手中的玄冰戟说道“雕虫小技!”

令狐秋一戟打碎玄冰墙,骑着马飞驰的奔向白毅,一戟向着白毅刺去,白毅收剑防御,令狐秋施加灵力,白毅和剑都被被灵力震开。

噗吐了口鲜血,跪坐在地上。左手放在胸前,右手擦擦嘴边的鲜血,缓缓起来。

白毅看着眼前这位强大的少年,不禁感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轻真好。

楚月,凝聚霜凝灵力一掌向令狐秋打去,令狐秋一跃而起,只见马儿被掌气冻成了冰雕。

“休动我夫君!”

令狐秋拿戟指着气愤的说道“恶毒的女人,我就先杀了你夫君再来杀你。”

楚月用剑指着令狐秋大声喝道“你敢!”

令狐秋嚣张的说道“我有何不敢?”

楚月故意激怒令狐秋嚣张的说道“我夫君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大不了谁都捞不到好处!”

令狐秋用戟指着楚月大怒道“泼妇!那小爷便先擒了你!”

令狐秋凝聚灵力在玄冰戟上,寒冷的气息使周边的地面结起了一道道冰刺,雨水化作冰粒,令狐秋用灵力扔出玄冰戟朝着楚月刺去。

楚月试图用剑挡住玄冰戟,不料玄冰戟威力太大,楚月的剑玉石俱焚。

令狐秋跳了过去拿着玄冰戟指着楚月不屑的说道“不过如此!”

“泼妇说不说出秘籍的下落!”

楚月擦拭嘴角血迹。【呸!】

令狐秋侧着对白毅说道“交出秘籍!不然我杀了你夫人!”

楚月大笑故意激怒令狐秋说道“你便是杀了我你也得不到秘籍。”

“相公无须顾虑我!”

令狐秋不受挑逗,用戟放到楚月下颚,给我白毅一个眼神示意。

【白毅不语。】

令狐秋见白毅不说话,一戟画在楚月胳膊肘上。“交不交出秘籍”

令狐秋跋扈道“我的耐心已经耗尽了”。

一戟划过楚月脖颈,楚月侧倒在地,躯体被冰冷的灵气消散。

白毅潸然泪下大雨哗然一片不知哪滴是雨水哪滴是眼泪。

令狐秋大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夫妻情深,原来还抵不过一本秘籍,哈哈哈哈……”

一道落雷在二人中间劈下,照亮了这世间片刻的黑暗。

白毅把牙齿磨得发出咔咔咔咔的声音,直着身板仰起头用剑划破手掌,横放着剑捏紧拳头血液拌着雨水滴在剑上唤醒剑中神灵。

白毅把剑插在地上跪下来哭着道“剑中的神灵,我愿以生命为代价唤醒沉睡的你。”

白毅生命殆尽,如人间一缕炊烟化作灵力缓缓散去,在雨中消散,随着楚月的灵魂奔向远方。

剑中灵气肆意发散,形成了一扇门,剑灵缓缓从中走出来,硕大的身躯身披铠甲,手中长剑是烈焰组成,雨水在剑灵的身躯旁边蒸发成雾状。

剑灵拔剑仰天大吼,俯瞰着桀骜的令狐秋。

挥剑落下,令狐秋在刀未落地之前瞬间闪开,地面裂开一道深深的裂痕,水花四溅。

再次挥刀劈向令狐秋,令狐秋并未闪躲而是直接用玄冰戟挡下了剑灵的攻击。

地面水花四溅强大的压力下令狐秋脚下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

令狐秋用灵力推开剑灵,用玄冰戟狠狠的掷向剑灵。

往后一跃到高处树上用法咒收回玄冰戟。

令狐秋用玄冰戟的剑气对着天空挥去,只见雨水化成冰锥带着寒冷的灵力向剑灵一道道落下。

令狐秋站在屋顶用玄冰缚魂锁使空中雨水化作冰锁链向剑灵滔滔不绝冲去,剑灵用烈火形成一个巨大的屏障挡住了来势汹汹的玄冰缚魂锁。

令狐秋拿起玄冰戟用诛仙诀跳到空中,玄冰戟化作十六把玄冰戟围成一个圈在令狐秋面前,玄冰戟往剑灵的屏障轮番攻击,最后化作满天的玄冰戟一直冲破屏障刺过剑灵的身躯。

随着屏障的消失玄冰缚魂锁,一条条的束缚住剑灵拉住拖到半空,玄冰戟如雨水般滔滔不绝刺向剑灵。

剑灵身边的玄冰缚魂锁也被一条条的打碎,随着玄冰缚魂锁被打碎剑灵摔落在地上拿着剑想挡住诛仙诀,玄冰戟如雨一般滔滔不绝剑灵挡不住一会就倒下了,令狐秋在屋子上面看着剑灵讽刺的哈哈哈大笑。剑灵吃力的站起身单膝跪地用剑插在地上想站起来,最后剑灵被诛仙诀打得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令狐秋收回了玄冰戟,跳下屋檐挥了挥衣袖,用手拍拍身上的雨水,走进屋子翻找秘籍未果,便走出去吹了两次口哨,换来了一只巨雕,乘上巨雕便离去。

白泽从缝隙中看着到令狐秋的背影,用袖子抹了抹眼泪咬着牙关心中暗想“终有一天我会为父母报仇雪恨!”

“一道落雷纵使再强大也无法照亮这世间的黑暗,三尺长剑亦斩不断相思情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