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我欲遮天
我欲遮天 连载中

我欲遮天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同舍赫本 分类:玄幻

标签: 同舍赫本 孙洛 玄幻

真神高高在上,邪魔虎视眈眈,千万年的格局,从古至今未变
直到有一天,一位来自晋康城的少年,对诸天神魔发起了挑战:“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待我掀翻这天穹,定让尔等烟消云散!”展开

《我欲遮天》章节试读:

第7章 坑你没商量


原本曹鹏那儿很小,也许只有少数人知道,可现在经孙洛在珍宝阁门前一宣传,怕是不用半个时辰,就会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想到这里,曹鹏对孙洛真是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将他挫骨扬灰。

不过,孙洛现在已进入珍宝阁内,曹鹏自然不敢在这里对他动手。

念及于此,曹鹏面露阴郁之色,想都没想就再次踏入珍宝阁内。

曹鹏刚一进来,就注意到孙洛已经踏上楼梯,向二楼走去。

他并没有直接追上去,而是向珍宝阁里的伙计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我有事儿问你。”

那伙计屁跌屁跌地小跑过来,点头哈腰:“曹公子,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珍宝阁背景深厚不假,但不代表伙计也有什么深厚背景,这里的伙计大都是晋康城本地人,自然不敢得罪三大家族嫡系子弟。

曹鹏对那伙计的恭维毫不在意,他指了指通往的阶梯,说:“孙家老四去二楼做什么?你知道吗?”

“这,这个——”伙计面露为难之色。

曹鹏身旁的随从精通此道,立刻明白过来,他走到那伙计身边,偷偷将一锭银子塞进对方的口袋。

那伙计手伸向口袋一摸,立刻笑容满面,他做贼似的打量一下四周,随即靠近随从耳边全盘托出:

“孙家四公子不是到二楼,而是去了三楼,想必不用小的说、你们公子也知道,今天珍宝阁有一场拍卖会将要举行。”

“孙家四公子去那三楼,小的猜想他应该是奔着拍卖会去的……”

听完伙计的话后,随从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伙计走后,随从将那伙计所言,用自己的话给曹鹏复述了一遍。

曹鹏听完,似乎想到什么,眼中寒芒闪过……

他猜想孙洛这次来珍宝阁,应该是来购买恢复筋脉的奇珍与丹药的。

这一点,虽说孙家已经尽力封锁消息,但其他人又不是傻子,当初孙梁等人从十万大山回来时的惨状,不难猜出他们身受重伤。

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孙梁筋脉尽断的事儿,也被真真假假地传到曹家人的耳中。

更何况,这可是他们家主之子曹卞蛟干的好事,曹鹏身为曹家人,又岂会不知?

曹鹏一边迈步上前,向楼梯那边走去,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对付孙洛。

他心中暗道:“孙老四啊孙老四,既然你想要购买丹药,去救治你那身受重伤的父亲,我就偏偏不让你如意!”

“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得罪我曹鹏的下场……”

曹鹏步入三楼,向四周扫视一遍,他发现了孙洛在一处阁楼看台旁落座。

与此同时,孙洛也注意到了他。

曹鹏并未选择坐在孙洛隔壁的看台,而是选择坐在他的对面。

等他坐下后,还向孙洛比划了一个手势,进行挑衅。

孙洛自然看到了曹鹏的举动,略微思索过后,随即计从心来,他决定在接下来拍卖中坑一坑对方……

不多久,拍卖会正式开始。

二楼场地正中,被无数灯火照的通透,下一秒,从场地入口处走进来一个油物。

对,你没看错,是油物,而不是尤物。

这次主持拍卖的,是一个长髯垂胸的中年大叔,不过,没人质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次拍卖会上,只因他是珍宝阁的掌柜,名字叫做邓万三。

邓万三站在拍品展示台旁,昂首笑呵呵看向三楼众人:

“各位竞拍者,下面我就话不多说,直接开始今天的拍卖流程。”

“啪,啪,啪!”邓万三拍了三下巴掌。

下一秒,两个火红旗袍装扮的女子,有些吃力地端着盖有红绸的托盘,缓缓走来。

她们将两个托盘端到展示台上,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分别站到了邓万三的身后两侧。

邓万三上前一步,将红绸掀开,露出拍卖品的真容。

三楼的竞拍者一看,展示台上竟是一副盔甲,怪不得刚才那两个侍女,把它们端上来时会略显吃力!

邓万三面带笑容,开口介绍道:“今天第一件拍品,黄级中品全身甲一套,起拍价五百两白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十两。”

孙洛听到这件拍品竟是黄级中品防具,他亦感到有些吃惊。

在天相大陆,只有武器防具上了品级,才能摆脱凡俗兵器之列。

这些武器防具分为天地玄黄四级,每级内又细分上中下三品,而且,只有炼器师才能炼制……

不等孙洛多想,周围的竞拍者们纷纷开始叫价:

“五百五十两。”

“六百两。”

“六百五十两。”

“……”

“一千一百两。”

“……”

“一千三百两。”

“有人出价一千三百两了,还有人出价更高的吗?”邓万三看向众人询问,见无人继续加价,手中拍卖锤随之敲击了一下桌案,“一千三百两,一次。”

“一千三百两,两次。”

“一千三百两,三次,好的成交,现在恭喜丁字二号房的竞拍者,拍得这套黄级中品全身甲。”

随着邓万三手中拍卖锤敲击了三下桌案,这套盔甲被成功拍出。

第一件拍品成交后,两个侍女把展示台上的盔甲盖上红绸,端了下去,等到拍卖会结束,珍宝楼便会与竞拍者进行钱货交割。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同样旗袍装扮的侍女端着托盘,走上前来,将托盘放在展示台上。

“第二件拍品,二阶灵药强脉果,具有修复和强化经脉的效果,起拍价一千五百两白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两。”

托盘上的红绸被掀开,邓万三的声音则在场内响起。

孙洛有着传承记忆,自然知道这强脉果对他父亲如今的症状基本无效,但并不妨碍他去坑曹鹏一把。

念及于此,孙洛抢先开口叫价:“白银两千两。”

对面的曹鹏见孙洛猛地提价,心道果然如此,孙老四啊孙老四,你知不知道?你此行的目的已被我看穿。

念及于此,他立刻竞价道:

“白银两千一百两。”

其他竞拍者也认识他们两人,知道孙曹两家之间的猫腻,对此,他们并没有选择竞价,而是坐在一旁看起了好戏。

孙洛见除了曹鹏之外,无他人争抢这强脉果,他摸了一下下巴,略微思索后继续加价:

“白银两千五百两。”

曹鹏见孙洛加价还那么猛,就知道孙洛得到这枚强脉果的心有多么迫切,可他偏偏不想让对方如意,选择继续加价道:

“白银两千六百两。”

没错,曹鹏就是故意的,每次都只比孙洛高出一百两。

“白银三千两。”孙洛再次加价。

“白银三千一百两。”

“……”

两人争相加价,此时孙洛已竞价到:“白银五千两。”

出价之后,孙洛还做出胜券在握的表情,可把曹鹏气的不轻。

曹鹏就是看孙洛不爽,自然不会让他拍到这强脉果,他一冲动直接喊价:

“金六十两。”

曹鹏喊出这个价格,露出极为得意的表情,他们曹家家大业大,又岂是孙家那小门小户所能比的?

孙老四,有本事你继续加价啊!

然而,孙洛还真如他所愿,放弃了加价,同时,孙洛还特意装出颇为失落的表情。

曹鹏见对方表情如此,刚才豪掷六十金的肉痛之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他却不知,自己早就掉入到孙洛的圈套。

不要看孙洛表面失落,实际上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他是炼丹师,可曹鹏却不是,对方又怎会知道这颗强脉果的价值几何?

强脉果是二品灵药不假,但其价值真的不高。

通常情况下,这种灵药价格大概在两千两白银左右,也只有曹鹏这样的冤大头、傻憨憨,才会花六千两白银将其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