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炮灰女配宠邪王
炮灰女配宠邪王 连载中

炮灰女配宠邪王

来源:追书云 作者:爱吃糖的糖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穿越重生 顾陌离 颜云卿

【穿书+古代言情+空间+医妃+女强+强强联手】颜云卿不知道,这年头骂太监作者还会穿书!她还穿成了马上要被挖眼坠湖的炮灰女配?不行,她要逆天改命!原以为她坐拥熟知剧情的金手指,能带喜欢的反派男配飞
没想到原书女主竟然是重生,还从白莲花进化为了黑莲花?幸好!她有医疗空间,还有上帝视角!“诶诶诶?我家邪魅狂妄冷血高冷的男配……怎么人前是小白兔?”颜云卿拍胸舒了一口气,人设没崩,原来是伪装……但是看着面前撒娇卖萌求抱抱的顾陌离
她是不是……把他带偏了?展开

《炮灰女配宠邪王》章节试读:

第八章 灰烬


  颜云卿看着顾陌离,心里都替他觉得累,这么短短的一会儿,他已经恭恭敬敬的朝顾萧城行了好几个礼。
  颜云卿回想书中,前期顾陌离的确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可是却没想到,他竟恭敬到这番田地,伴君如伴虎,果然是没错的。
  看着笑意盈盈的顾萧城和夏陵容,颜云卿觉得这龙霄国实在是可笑,表面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实际上勾心斗角、败絮其中。
  顾萧城话里藏刀处处试探,夏陵容表里不一步步紧逼,顾陌离怕这些,可她颜云卿不在乎,她可是堂堂天狼国公主,又开了外挂,洞悉全剧情,怎么可能被这些人唬住?!
  只听顾萧城又说:“时候也不早了,前朝还有些政务,你们先回吧。”
  颜云卿跟着顾陌离,恭恭敬敬地行了礼,退出大殿,坐着马车出了皇宫。
  一路上,顾陌离没有说话,神情凝重,颜云卿细细的回想了刚才场景,顾陌离道行极深,三言两语就把顾萧城的顾虑给打消了。
  那他的这番沉重,不是源自于顾萧城的压力,就是源于那夏安清了。
  想到这里,颜云卿在心中腹诽道:那夏安清有什么好的,又白莲又绿茶,这天狼国公主,身份尊贵,姿色艳丽,居然让这男人提不起一丝兴趣,可见手段还是极其重要的。
  颜云卿刚想开口调戏这小狐狸几句,却听到顾陌离说:“你自己先回去吧。”
  说完便喊马夫停车,自己走了出去,颜云卿掀开帘子问道:“你去哪里?”
  “认清自己的身份,与你无关,莫要多问。”
  听到他这样说,颜云卿心中憋闷,也跳下了马车。
  顾陌离眉头微微一皱:“你要去哪里?”
  颜云卿翻了个白眼,把脸凑到了顾陌离面前:“与你何干?”
  说完,颜云卿大步流星地走开了,看着颜云卿脚步轻快的背影,顾陌离长长叹了口气。
  这女人胆子大的很,三番两次挑战他的底线,可又偏偏抓着他的把柄,让他进退两难。
  眼看着颜云卿的身影就要消失在视线里,顾陌离转身对马夫说:“你去,跟着她,不要让她惹出什么祸端来。”
  璃王府中的下人都是极机警,听到他这声吩咐,马夫会意,连忙跟上了那抹红色的身影。
  顾陌离无奈,只能自己赶着马车,慢吞吞地往璃王府去。
  顾陌离因为颜云卿憋了一肚子的闷气,但是对于陆远川来说,颜云卿搬去璃王府住,可真是一件幸事。
  虽说颜云卿姿容艳丽,可陆远川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原本还害怕这女人赖上自己,没想到她忽然转了性,目标换成了顾陌离。
  陆远川可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带着觉得这府中也清明了不少。
  之前颜云卿在府中住着的时候,陆远川总是找各种理由不愿回府。
  而如今,府中只有夫人夏安清,陆远川却总是嫌自己在家的时间太少。刚下了朝,便匆匆的换了官服,往夏安清的住所奔去。
  中途路过厨房时,陆远川想着,最近几天天气极冷,应该为夏安清准备些进补的食材,于是便闪身走进厨房里。
  出乎他意料的是,厨房里居然冷清的很,只有一个小丫鬟背对着他,不知道在烧什么东西,只看见有袅袅的烟升腾起来。
  这可了得,在饭菜之中下毒的事情,陆远川不是没有遇到过,难道是颜云卿存心报复,想要下毒不成?
  想到这里,陆远川连忙上前,抓住那小丫鬟的肩膀,强迫她转过头来。
  陆远川是武将,手下的力道,纵然没有全部使出,也足够那小丫头受的。
  那丫头转过身来,发现是陆远川,脚下一软便跪了下去。
  这丫鬟是夏安清的随身侍女,将军府中的下人众多,陆远川无法一一认全,可是夏安清身边伺候的人他却是都熟记于心。
  “你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
  那丫鬟做事偷偷摸摸,原本就存了害怕的心思,这下被陆远川抓个正着,也是魂飞天外,跪在地上,眼泪倒是比话流畅许多。
  看到这种情形,陆远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飞起一脚便踹向那丫鬟的心窝,丫鬟被他踹到一边。
  陆远川上前查看,却发现丫鬟身后是一堆灰烬:“你烧的是什么?”
  那丫鬟从地上爬起来,这才开口说:“只是一些无用的东西罢了。”
  “既是无用的东西,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在这里焚烧?”
  那丫鬟哭啼:“夫人只是嘱咐我找地方将这东西烧掉,我怕烟熏到夫人,所以才在此焚烧的。”
  陆远川沾了些灰烬,那灰烬很是细腻,看着倒像是上好的丝织品。
  “东西不喜欢,丢掉就是了,何必焚烧?”
  “夫人这几日,咳嗽不止、心情极差。奴婢也不敢多问。”
  听到丫鬟说夏安清身体不适,陆远川想要探寻的心思便收了回来。
  “混账东西,夫人身体不适,为何不早说?”
  “夫人生怕耽误将军的要事,所以嘱咐我们不让告诉您。”
  “混账!”
  说完,陆远川便甩袖离开,急匆匆地往夏安清的住处而去。
  那丫鬟这才长长松了口气,抹掉脸上的泪水和汗水,将那灰烬细细的收拾起来。
  在黑色的灰烬里,隐约藏了几根上好的蓝色丝线。
  丫鬟不明白,夫人那样温婉的性格,为何非得要跟着方帕子过不去,非要将它烧成灰烬才罢休?
  陆远川心中着急,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了夏安清的住处。
  夏安清正在镜前梳妆,略施粉黛,娇喘微微。
  陆远川上前询问:“夫人,怎么样了,觉得好些了吗?”
  夏安清回头看见陆远川,没有说话,先露了三分笑意,起身行礼。
  “将军回来了,我没什么事,只是最近天寒,身子有些受不住。”只说了这一句话,中间却咳了两三次。
  陆远川连忙上前,扶住夏安清坐下:“可找大夫看过了?”
  “每天都有大夫来看,只是我身子弱,左右都是要吃药的。”
  陆远川点点头,嘱咐旁边跟着的丫鬟一定要小心服侍。
  那丫鬟诚惶诚恐,陆远川又叮嘱了几句,便携了夏安清她的手,陪她去花园散心。
  看着两人远走的背影,丫鬟感叹道:这世间的女子,能有几人如夫人这般,出身好,样貌好,又得了个心里眼里都是她的夫婿,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只是不知为何,最近这段时日,总觉得夫人有些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