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都市至尊狂仙
都市至尊狂仙 连载中

都市至尊狂仙

来源:常读 作者:庐轩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武侠修真 祖龙 苏轩

苏轩,修道三十万载,终成诸天万界顶点的至高神,身怀九大祖龙之力,人称九龙轩尊,万劫不灭,万战不败的他在问道巅峰之后,却毅然重生回地球,只为改写他生而为人时,那惨淡不堪的三十年光阴……展开

《都市至尊狂仙》章节试读:

第6章 大哥,苏旬!


清晨的鸟儿叽叽喳喳,苏轩睁开眼时,小雅已经起床了,此刻正在整理房间。

“少爷你醒了,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好,等会一起吃吧。”

两人对话虽似和从前没两样,但小雅眉眼中流露的情意,却比往日更加柔情,柔情中还带着些娇羞,不太敢正视苏轩的眼睛。

苏轩和小雅正亲密地吃饭时,管家李海走进房间。

“少爷,你们谈事情我先出去。”小雅就要起身回避。

“不妨事。”苏轩拉住了她的手,平静地说道,小雅红着脸点了点头,重新坐下。

李海也是个过来人,见这情形当即就明白了什么,心想:少爷和小雅是两小无猜,小雅对少爷更是早有情意,眼下水到渠成倒也不奇怪,只是如此一来,和叶家小姐的婚约,也算是……

“有什么事就说吧。”苏轩说道。

“噢,少爷,昨天一天的事,我已经一五一十地和老爷说了,他说厉家肯定恨毒了少爷,今日少爷哪里都不要去,就呆在家里,别让厉家找到下手的机会,他和夫人今晚就到家。”李海老脸凝重地说道。

苏轩面无表情地夹着菜,似乎并不以为然。

“少爷,自然不是怕了那厉家,但夫人她身体不好,就别让她担心了吧。”小雅体察入微地说道。

“嗯,如此也好吧。”苏轩点头道。

李海松了一口气,向小雅投去感激的眼神。

“大哥他眼下可好,这两天都没看见他啊。”苏轩问道,同时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小雅碗里。

苏轩的大哥名叫苏旬,比苏轩大了整整十岁,原本也是个优秀的青年才俊,却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

苏家乃名门望族,苏旬的婚约却非门当户对,他恋上一个名叫马丽的风尘女子,是夜总会公主出身,遭到了家里强烈的反对,但苏旬仍执意要娶她过门,为此不知和家里闹了多少矛盾。

直到马丽有了身孕,苏家就算再不满意,也只能勉强同意过门,让马丽辞了工作,给她找了一份正经的工作,想让她好好和苏旬过日子。

但,结婚后才知,马丽腹中的孩子,并非苏旬的亲生,用情太深的苏旬却选择原谅,甘心将别人的孩子视如己出,苏轩三兄弟的母亲宁静生第三胎时月子没做好,原本就落下病根,又因这事气得旧病复发。

而苏旬这一片真情,还是遭到无情的背叛,马丽原本就是怀着目的嫁入苏家,知道留下讨不到什么好处,便通过苏旬暗中转移了苏家大量财产后,和野男人远走高飞。

苏旬心灰意冷,割腕自杀,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一条命,但从此就堕落了,整日酗酒,沾花惹草,甚至迷上了赌博,让一家人跟着操碎了心,苏母这些年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与苏旬的所作所为脱不了干系。

不过,苏旬虽然堕落不堪,对自己的两个弟弟还是很关心的。

“唉,三少爷你也知道,苏旬少爷他自那场变故后,整个人便颓废,整日里就知吃喝玩乐,颓废度日,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天是在外面鬼混的,只有钱花完了才回家拿,老爷都对他不报希望了。”李海唉声叹气。

苏轩放下筷子,眉头微皱。

“他再怎么不堪,也是我苏轩的大哥,你先出去吧,海叔。”他说道。

“明白了。”李海应声向外走去。

“等等,让人带些烟卷给我。”苏轩补充道,李海有些诧异地看了苏轩一眼,因为他记忆中,苏轩从不抽烟。

“不知道少爷喜欢什么样的烟卷,老爷那里还有待客用的古巴雪茄,就是劲有点大。”

“就那个吧。”苏轩说道。

“那好,我去取了送来。”

“直接送到书房去吧,我一会去那里。”

吃完饭,苏轩和小雅来到书房中,李海已经将盒装的古巴香烟和煤油打火机放在桌上。

打开烟盒,取出雪茄,苏轩捏在手里把玩着,一根有筷子那么长,有拇指那么粗,分量十足。

含在口中点上之后,苏轩深深地吸了一口,神色惬意不已,想当年他还是凡人时,曾有过将近10年的抽烟史,自从离开地球,飞升上界,他就没碰过烟了,不是不想碰,是没有啊,如今这香浓入肺的一口,倒让他有种亲切感,回忆起曾经和小雅那段患难与共的时光。

诸天万界虽武力鼎盛,但真心不如地球人会享受啊,没有香烟,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说实话无聊透了,等日后把地球带出这下位天,我苏轩定要这地球的文明,成为诸天的文明。在这一刻,苏轩的目标有了延伸。

“咳咳!”但苏轩是惬意了,他苏轩体内,苍厄祖龙被呛得直咳嗽。

“苍厄,这就是我一直和你们提到的香烟,是不是比你大自在天中的龙涎香,更具一番风味。”苏轩在心神中对苍厄说道。

“厄,还好吧,可能是人和龙的品味不大一样……”苍厄不咸不淡地说道。

“看,还可以这么玩呢……”

呼!苏轩口中吐出了烟圈。

“呀!少爷,我记得你从前不抽烟的呀,怎么这一上手,就跟十年的老烟枪一样啊。”小雅疑惑地问道,而苏轩只是笑而不语。

将雪茄叼在口中,转身从书架中取了几本书,像什么《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这些华夏国声名远扬的医书。

“少爷,为何要看这些医书?”小雅好奇地道。

“诸天万界什么天材地宝都有,但这地球上的草药我却不甚了解,要炼丹的话,还是要系统地研究一下,才好拟定好丹方啊。”苏轩不假思索着,快速翻动着书页。

诸天万界,炼丹?少爷这是在说些什么嘛,还有医书博大精深,翻看的这么快,不是囫囵吞枣,真的没问题吗?小雅心里嘀咕着,却没有说,反正在小雅看来,少爷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别被厉家那群人钻了空子,比什么都强。

“那好,少爷专心研究吧,我去给你泡茶,另外让人不许打扰。”小雅贴心地说道。

苏家大宅门口,李海四处张望。

“大少爷呆在外面,我总觉不太安心,派人把他找回来吧。”

“苏旬少爷已经十多天没和家里联络了,怕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人啊。”

“唉,罢了,希望是我多虑了吧,吩咐下去,最近都不要外出活动,一切等老爷夫人回来再说。”李海说着,将宅门关闭,并从里面落锁。

藏在暗中观望着苏家动静的人,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并把消息汇报了上去。

卧龙市卧龙寺的佛堂中,陈列着一副棺材,木鱼声哒哒,方丈和僧侣们端坐在蒲团上,正为棺材中的死者厉强诵经祈福。

厉辉身着麻衣,手拿佛珠,也在棺前闭目超度。

这时,一名西装男子走到他身前,悄声说了些什么,厉辉睁开眼,目光凌厉:“不出家门?那就逼他出来,那个苏旬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一直在金沙滩那家地下**里玩。”

“李强生的地盘啊,正好,让他帮我办这件事。”

“可苏旬身份特殊,李强生是道上大哥不假,未必肯轻易得罪苏家啊。”

“你告诉李强生,这次不是苏家死,就是我厉家亡,他不是一直垂涎厉家在王府街的产业吗?你告诉他,若他愿意帮我这个忙,我就把王府街的产业全部转让给他。”

“我明白了,老爷!”西装男子离开了。

厉辉闭上眼,手中佛珠继续转动。

金沙滩地下**,**专区,有一个角落就算是赌鬼们都不愿意靠近,因为那里乌烟瘴气,酒气冲天。

烟蒂和酒瓶的海洋里,坐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三十刚出头,却像六十岁,一头长发披肩,油头诟面,神色颓废地往**里塞着筹码,手腕上还有一道陈年割痕。

赢了时,他会笑,但眼神却愈发空洞,将赢得的筹码全部投入**中,输了时,他便一言不发地举起啤酒瓶,一口闷,然后兑换更多的筹码,重复着死循环。

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便是卧龙市苏家大少爷,苏战长子,苏轩的大哥,苏家最不成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