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 连载中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芙派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周棠 穿越重生 蔡梦龄

前世,周棠被渣男和养母蹉跎,早逝而亡,再次醒来时重生到自己十七岁那年,她决意改变命运,利用前世的见闻和所学努力致富,摆脱养母和渣男
不知何时,前世的初恋,知青孟循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然而周棠这辈子只想赚钱!孟循不着痕迹的靠近周棠,为她披荆斩棘,摆脱困境
两人一切仿佛有如神助,想要做的事情都能成功
很久后,周棠突然发现,这男人不会也是重生的吧?展开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章节试读:

第8章 说婆家


走进刘家大门的周棠不偏不巧打了一个喷嚏,引得蔡丽敏当场抄起扫帚往周棠的方向来,看样子势必要出口恶气。
不过周棠既然敢回来,就不怕。
她嗤笑一声,“蔡丽敏,你动动脑子吧,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哪次小宝身上出现伤痕,你的宝贝侄女没在场?”
蔡丽敏有脑子就不叫蔡丽敏了,一听周棠还在往她侄女身上泼脏水,本能地要啐一声“小贱人”,却见周棠不慌不忙往前一步,站到了蔡丽敏的跟前。
七十年代的农村,大多数家庭是点不起灯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那时候农村的真实写照,此时正值三月下旬,天黑得虽然不像冬天那样早,过了六点却也没什么亮光了。
昏昏暗暗的,一张脸在蔡丽敏眼前突然放大,叫她心来没由来地颤了下。
“我给你样东西。”
距离太近了,蔡丽敏觉得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让她呼吸不过来,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佯装镇定,“小贱人,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再让我看到小宝身上有伤,我饶不了你!”
说着,手中的扫帚扔到角落里,竟是没朝周棠身上抡了。
“还站着干什么,滚去做饭!”
* 中午有豆腐青菜,晚上连青菜也没有,周棠就着最后一丝天光,贴了几张粗粮饼子。
咸菜刚端上桌,便听门口由远及近传来啜泣声。
除了蔡梦龄还有谁。
“姑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蔡梦龄的声音听上去好不哀怨,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只可惜她这一嗓子喊错了时间,生生把在床上睡觉的小宝给吵醒了。
小宝立即扯着嗓子开始哭,哭得比蔡梦龄可怜多了,蔡丽敏脸色有点难看,“梦龄,发生什么事了?”
屋里乌漆嘛黑的,蔡梦龄没注意到蔡丽敏的脸色,提高了声音告状,“姑姑,你不知道周棠她有多气人,她把我给小宝准备的两颗糖给吃了!”
蔡丽敏一时没吭声,反倒是周棠一声冷哼。
“姑姑,你说话啊,难道就让周棠这么抢小宝东西不成?
你可要狠狠地罚她才行!”
见蔡丽敏不说话,蔡梦龄急了,上前摇了摇她姑姑的胳膊。
“蔡丽敏,看到她是怎么陷害人的了吧。”
冷眼看着全过程的周棠冷笑一声。
周棠的话让蔡梦龄脸色一白,她怔在当场,“周棠,你什么意思?”
见周棠不理她,她又去问蔡丽敏,“姑姑,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的糖千真万确是被她给抢走了!”
蔡丽敏“咳”了声,“梦龄,周棠从你那得的两颗糖都在我这。”
一旁的周棠听了蔡丽敏的话,挑了挑眉梢,啧,帮她把“抢”字给美化了呢。
“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她吃了一颗……”蔡梦龄反应过来,她被周棠给骗了!
周棠根本没有吃那颗糖!
她还把糖都给了蔡丽敏!
那可是她攒了好几个月才攒的糖!
蔡梦龄握紧了拳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周棠这个小贱人刷得团团转。
不想这个时候周棠开口说话了,“看在你贡献了两颗糖的份上,给你一个饼子,自己动手加点咸菜,坐吧。”
那语气,好像是在施舍。
蔡梦龄气得浑身发颤,恨恨地瞪了眼周棠。
“怎么,不吃?”
周棠作势要收回手,下一秒,手上的饼子便出现在蔡梦龄手里,重重的咬上一口。
吃完饭,周棠还要给他们烧热水,趁着周棠出去,蔡梦龄凑近蔡丽敏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只是她说话时,眼睛止不住的往蔡丽敏的口袋里看。
“那就这么办,多亏了有你。”
好一会没有回复,蔡丽敏不解,“梦龄,梦龄,你在想什么,我跟你说话呢!”
啊,好险,蔡梦龄回神。
屋里漆黑,她脸上的恼怒倒也没让蔡丽敏瞧见,“这有什么,姑姑家的事不就是我的事,我保准办的漂漂亮亮的,您和姑父就等着好消息就行了。”
* 第二日。
蔡丽敏和刘江河吃过早饭就下地挣工分去了,周棠以为蔡梦龄要趁大人不在,对她实施打击报复,不想一个转身,蔡梦龄也出去了。
正好,乐得清静。
重生的第一天,忙碌的根本没时间整理上辈子的记忆,周棠看了眼还在睡的小宝,然后站在院子里,让全身都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
一闭上眼,那些人那些事便清晰的历历在目,一想到孩子的死,周棠的心钝痛,垂在身侧的双手指甲陷入手心,她在极力忍耐着心中那股恨意。
老天爷一定是看她上辈子太窝囊太可怜,才给了她机会重活一回,好报仇雪恨!
周棠咻然睁开眼,眼中的冷意明晃晃的让人心底一寒,把来刘家的王婆子吓一跳。
“哎呦呦,棠丫头,你做什么站着不动,把我老婆子魂都吓没了!”
王婆子顺了好几下胸口,这才感觉好些了,见周棠还一动不动,嘀咕,“不会烧傻了吧,这好好的人啊……” 她没嘀咕完,叫周棠给打断了,“王阿奶,您有什么事?”
周棠也被王婆子吓了一跳,一张七老八十的脸陡然在眼前放大,她差点以为自己在地狱,而王婆子是地狱里的孟婆,专门灌她喝孟婆汤的。
十几年没见,若不是那句“棠丫头”,周棠一时半会可真想不起来王婆子是谁。
想起了人,周棠自然知道王婆子今天来是为了什么。
当年她是千万个不愿,时过境迁,此刻她想起来不过是哭笑不得。
果然,王婆子精神抖擞道,“棠丫头,你看你也17了,老婆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娃都有了,你要是愿意,老婆子给你说个婆家?”
周棠挑眉不说话。
她知道王婆子要给她说谁,村西边那家姓李的有个儿子,今年应该19了,还没娶媳妇,家里急得不得了,请的媒婆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可就是说不成一门亲事。
因为哪家的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一个傻子。
上辈子的周棠也不愿意。
可是上辈子的周棠最后却连一个傻子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