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晚安,国民老公
晚安,国民老公 连载中

晚安,国民老公

来源:追书云 作者:吖灼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卞霁 吉西雅 霸道总裁

传说左拥右抱的国民老公改邪归正,浪子回头,专宠家里迷糊小娇妻
网友纷纷好奇究竟背后的小娇妻姓甚名谁
苏南葵躲躲藏藏,到底还是被揪出来
记者提问她的降夫三十六计,苏南葵却贼兮兮道:不、其实我只是凉少名分上的妻子,他其实喜欢男人!众记者惊呼
当晚,国民老公迅速上了热搜
“听说我喜欢男人?”席凉眯眼看着她
苏南葵心虚……“看来我有必要实践一下证明自己了……”.展开

《晚安,国民老公》章节试读:

第6章 换个男人吧


辛泽竹抿唇,犹豫一瞬还是接听了。
“阿竹,我在学校,你能来接我吗”手机传来软软的撒娇声,别样的甜美。
苏南葵看他吵到一半居然去接电话,气恼地看过来。
“不了,我一会儿回医院。”
辛泽竹淡淡说。
“可是我打不到车,天又黑,我好好害怕……”柔弱的声音似乎还带着几分哭腔。
辛泽竹看了眼还在闹脾气的苏南葵,不顾她的不悦道:“好,我去接你。”
“谢谢阿竹哥哥~”苏和煦开心的挂了电话。
苏和煦的声音很甜,带着点娃娃音,简单的一个称呼都能叫的人骨头都酥了。
辛泽竹挂了电话,听着那边甜甜的声音,刚与苏南葵争吵的烦躁似乎消散了许多。
他跟小葵青梅竹马,从小两家就常说要给他们定娃娃亲,本是句玩笑话,长大后他们就真的喜欢上了对方,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相知相许,在一起是那么的自然,苏辛两家也默认了他们的交往。
而苏和煦从初中就是她的学妹,她对自己的心思辛泽竹也知道,虽然苏南葵刚硬的性格让他很无奈,但他更清楚自己爱的是小葵。
可苏南葵太任性了!
“你要去接谁?”
她问了一句。
“只是接送个朋友而已。”
辛泽竹心想,还是不说了,免得苏南葵闹起来,本来这又没什么。
等苏南葵下车后,便打了方向盘去接苏和煦。
苏南葵心里钝钝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目送他离开。
竖日跟吉西雅一起吃午饭时,吉西雅知道后愤愤不平,尤其是知道辛泽竹帮着苏家的小三说话后,更是气得暴跳如雷。
“那贱货太过分了,她明摆着就是故意的,让你跟你爸吵架。”
吉西雅气急败坏道,“她明知你不喜欢她,还故意跟你示好跟叔叔装委屈,太心机了。”
这些手段,也只能蒙蔽男人,作为女孩子,一眼就明白其中猫腻。
“我不气我爸,他早就偏心到没边,我也没感觉了,可是就连阿竹都觉得是我不对。”
苏南葵真的挺失望伤心的。
吉西雅不屑:“我就和你说,别跟辛泽竹这种人在一起!
每次发生事情都让你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口口声声都是教训,跟这种人在一起太憋屈了。”
到底是自己喜欢的人,苏南葵生气也听不得好友这样说他,为他辩解说:“你也别这样说他,阿竹也是为了我好,想让我避免以后此类的事情发生。”
“你真贱啊,这都替他说话。”
吉西雅几乎咬牙切齿,“要我说趁早甩了算了,跟这种人在一起你不会开心的。
作为男友,不就是要做你的后盾吗?
出事就一味只会让你反省忍让,太窝囊了。”
苏南葵不说话。
“你想想那个苏和煦,是不是到现在还缠着你男朋友,这还不算辛泽竹默许纵容的——” 这下苏南葵听不下去了,“行了,别说了,他们已经没联系了。”
吉西雅恨铁不成钢。
其实吉西雅见过好几次苏和煦跟辛泽竹在一块儿,就根本没有断干净!
苏和煦对辛泽竹痴迷了这么多年,长得又那么漂亮,两人老腻在一块儿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儿。
可是苏南葵被骗得团团转,不信啊。
吉西雅没好气:“就他那样,也不知道拽什么,还不如席凉席大少爷呢!
他不是追你吗,答应他好了。”
苏南葵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难道席凉不是在追你吗,你看他对你这么殷勤。”
苏南葵把席凉的事情也都说了,吉西雅断定,席凉肯定是对小葵另有心思。
苏南葵摇头:“别胡说了,别说这不可能!
就算席凉追我,我也不会答应他!”
席凉能跟辛泽竹比吗?
辛泽竹对她是真心的,而席凉就是个花花公子,不知玩儿过多少嫩模明星了。
吉西雅翻了白眼。
“至少跟席凉在一块儿知道他是玩玩,分手了也不会难过,而且还会给不少分手费。
这可是巨款呀,再说你和席凉交往,一定能让你爸和那小三眼馋后悔!”
吉西雅说,精细得就差没打算盘了。
“肤浅,你太俗了。”
苏南葵嗤之以鼻,她看了下时间:“行了,不跟你说了,我先去酒店洗盘子,晚上我还得去做家教呢。”
她现在就靠家教这份活付房费买教材书了。
苏南葵读的是西班牙语,才大二,现在是出于入不敷出的情况,只有做家教才能维持她的生活。
平时学业兼职就已经让她很劳累了,现在还要去酒店洗盘子…… 一想到这儿苏南葵就恨不得扎席凉小人,都是拜他所赐。
吉西雅看他这样也很心疼,他们小学起就是好友,苏南葵丧母、与家里断绝关系,都是她陪着苏南葵,她试着道:“酒店那儿你欠了多少,我先借你吧。”
吉家虽说不上多富裕,但生活也是中上水平,几千块的零花钱她还是能拿出来的,她实在心疼她这么劳累。
“不了,这点苦我也是能吃的。”
苏南葵摇头,并不接受吉西雅的帮助。
不是见外,而是自尊心作祟,死了妈、被爸爸抛弃已经够可怜了,她不想让自己更狼狈。
吉西雅知道她的骄傲,也没在说什么。
今日苏南葵除了要洗盘子,还得收餐具擦桌子,因为两个合租的服务员在来上班的时候出了车祸,酒店人手不够,一时间也找不到人手,只能苏南葵替上。
不过经理说了,可以适当给她减免一些债务。
苏南葵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小苏,去23号VIP包厢收一下盘子。”
“知道了。”
苏南葵应了声,放下手中的拖把推着餐车收盘子。
23号VIP包厢…… 呀,找到了。
苏南葵推着车进去,里面的客人已经走光了,她一个个的收好盘子,忽然瞧见在桌上有个黑色的鳄鱼皮制的手提包。
应该是客人落下的,一会儿送去前台好了。
“我的包包……” 声音传来伴随着推门声,苏南葵收盘子的手猛地顿住,背脊顿时僵硬起来。
这个声音,难道是…… 不会这么巧吧。
“喂,收盘子的,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提包啊。”
对方问。
苏南葵面如死灰,心里越发笃定了对方的身份,对方见她没回应,也燥了,用力的将她掰过来:“你聋了,我跟你……” 话还没说完,女人声音忽然一顿,咄咄逼人地看着苏南葵。
“你……”她上下打量苏南葵。
苏南葵面无表情的推开她:“裴红妍,好久不见。”
裴红妍是苏南葵高中时的死对头,比苏南葵大两届。
从前裴红妍就是班花,是个混血儿,容貌十分精致,在女孩中算高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