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盛宠王妃:炮灰娘亲要逃婚
盛宠王妃:炮灰娘亲要逃婚 连载中

盛宠王妃:炮灰娘亲要逃婚

来源:追书云 作者:爱吃年糕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李氏 穿越重生 许清雨

一朝穿书,竟成了带着酱油瓶的炮灰寡妇,竟被婆婆卖出去,还要一女侍二夫
好吧,这事儿好解决,虐渣撕逼,发家致富,不在话下
可是……书中男主你是怎么回事!某男主:娘子,我会娶你!某寡妇:(狗命要紧)不不不,不用
某女主阴森森的站在一旁
夜黑风高时,某男主扑到某寡妇
某男主:娘子,你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检查!某寡妇:(活着不好吗,干嘛跟男)不用,我很舒服,我没事儿,你麻利回去吧!展开

《盛宠王妃:炮灰娘亲要逃婚》章节试读:

第4章 挖菜待猪?


团子眼中的兴奋让许清雨心里堵堵的,原身是个矛盾体,她虽然对团子不好,但是却不会短了团子的吃食。
原身就这样一个人饿死在屋里,许清雨这么倒霉的穿了过来…… “嗯,你先睡吧,娘先收拾收拾家里。”
许清雨想着一会去山上瞧瞧,想着能多摘点野菜也是好的。
团子这会儿实在是困极了,乖巧地应了声。
许清雨帮着团子盖好发霉的被子,家里头也就一床被子,不然她也好将这床被子洗洗晒了。
安顿好团子,许清雨关上房门,抬脚朝着山上走去,她将院门在家里用门栓拴上,随后翻墙出去,毕竟家里没锁,她也不放心团子一人在家…… 饿了一个冬天的猛兽都会在春天的时候出来觅食,许清雨知道山上很危险,可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如果不上山碰碰运气的话,她跟团子真可能会饿死。
房家那边是不可能给她粮食的,更别提卖了她给她姐姐准备嫁妆的娘家了,当初原身嫁到房家的时候,许家还说跟她断了亲,所以原身嫁到房家后再也没有回过许家了。
许清雨希望能多摘些野菜,但是山上野兽经常出没,她得拿着东西防身,可环顾了一周,家里破的连老鼠都没有,更别提防身的工具了…… 许清雨翻墙出来前只好将那把磨得锃亮的菜刀装在了竹篓子里面。
大概是因为她家房子在山脚下,上山的路上她并没遇到什么人。
许清雨选了半山腰土壤肥沃的地方,走过去就瞧见一堆绿油油地荠菜,这会儿地荠菜还很嫩,她忙蹲下摘荠菜,琢磨着要是有钱在买些面和肉,到时候可以给团子做荠菜肉馅的饺子了。
“砰!”
“咚!”
奇怪的声音引起了许清雨的警惕,她忙将一直放在脚边的菜刀捡起来,握紧手中的菜刀,轻手轻脚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拨开半身高的野草,许清雨就瞧见一头野猪倒在树面前,想来这头愚蠢的野猪跑得太快撞在了树上。
许清雨眼里全都是肉,她麻利地走过去,在野猪满眼冒星星的时候利落地将野猪四肢卸了,省的野猪醒来乱跑,她这算不算守(挖)株(菜)待(待)兔(猪)了?
得亏了这是头一百来斤的小野猪,不然她还拖不动。
许清雨下山的时候已经正午,正巧碰到出来丢东西地冯寡一妇。
冯寡一妇瞧着许清雨身后拖着那头还嗷嗷叫的噎住,顿时眼睛都红了,说出来的话带着她都没察觉到的酸气:“哎呦,二妞还真能耐,逮了头这么大的野猪!”
冯寡一妇的声音不大,却吸引了不少附近人家,许多人都出来看惹恼,瞧着许清雨身后的野猪,一个个羡慕的眼红。
“二妞,你还抓了什么?”
冯寡一妇说着就想上前翻许清雨的背篓。
“冯婶子,我叫许清雨,”许清雨淡然一笑,不着痕迹地避开冯寡一妇的手,毫不谦虚地拉仇恨,“我也没想过运气这么好,碰到这么一头野猪,这野猪也是没出息的,被我的菜刀吓到了。”
许清雨将后腰拴着的菜刀拿出来,笑得更加灿烂:“瞧,就是这把刀,冯婶子要不要试试?”
阳光下的菜刀闪烁着凛冽的寒光,吓得冯寡一妇连连后退,她平日里是个懒得,家里的菜刀锈迹斑斑,哪里见过这么锋利的菜刀?
许清雨懒得跟冯寡一妇说话,拖着野猪回家,在原身记忆中,野猪的价钱比的家猪贵一点,她打算把野猪拿去镇上卖钱。
许清雨将野猪放在家中,快步朝着不远处的马猎户家走去。
马猎户是外来户,他这人沉默寡言不爱多说话,脸上的疤从左眼头到的右嘴边,狰狞得吓人,村里的妇人是不愿意跟马猎户接触,不过男人们倒是愿意跟马猎户接触,都说马猎户是个有大见识。
许清雨将来意说给马猎户听,马猎户倒是爽利,二话不说便答应了,推着平板车到了许清雨家中。
团子一直帮许清雨看着野猪,见许清雨回来了,眼圈红红的冲着许清雨跑去,二话不说抱住许清雨的大一腿求安稳。
“团子做得很好,可以帮娘看野猪了,真棒!”
许清雨摸了摸团子的头,方才出门的时候她就发现团子有些害怕野猪,但是团子还是因此坚持在院子里看着野猪。
团子听许清雨这么说,黑葡萄似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灿烂的光。
“我也不知道野猪卖到哪里好,”许清雨讪讪一笑,有些羞涩地说道,“马大哥,劳烦你帮我找个卖家。”
“嗯,可以将着头野猪送到我常卖的那家酒楼。”
马猎户眼中闪过一丝异样,语气平淡。
“我这头野猪大概能卖多少?”
许清雨琢磨着一会在镇上顺便买些东西回来,家里一贫如洗,什么都缺。
“一百来斤,”马猎户掂量了那头倒在地上的野猪,麻利地将野猪拎到平板车上,“野猪肉大概不二十五文一斤,二三两银子不成问题。”
“谢谢马大哥,野猪卖了,我请你吃饭,再给你一百文,你觉得成不?”
许清雨已经盘算好了,今个午饭在镇上吃,正好请马猎户吃饭。
“小事罢了,不用。”
马猎户不赞同地蹙着眉头,忙客气地回绝,这头猪还是他故意丢到许清雨身边的,不过这事儿他并不打算跟许清雨说。
许清雨这会儿也不跟马猎户争辩,到时候拉着马猎户去吃饭就成了。
马猎户将野猪放到平板车上,又将团子也抱放在了平板车上,这才推着平板车往外走。
团子原本是拒绝的,那野猪歇斯底里地嚎叫着,瞧着就吓人,可他又不想娘亲累着了,便忍着恐惧坐在平板车的一旁,小手死死的抓着平板的扶手。
许清雨倒是想抱着团子去镇上,听马大哥说去镇上要走一个时辰,果断抛弃了抱团子的念头,轻声安慰团子几句,还许诺团子今晚吃肉。
知道晚上要吃肉,团子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趴在平板车的扶手上乖巧地看着那头苦苦挣扎的野猪。
许清雨和马猎户并排走着,身后的大杨村越来越远,她不知道她猎到野猪的英勇事迹传遍了整个大杨村,就连原身婆家房家人也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