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双生语
双生语 连载中

双生语

来源:番茄小说 作者:乱葬陈情 分类:玄幻

标签: 乱葬陈情 兰适之 玄幻

群狼环伺,世俗的皇权被肢解 腹生双子,一人失双目,一人失右手,命运却宛若云泥之别,命由天定,我不信 仙人,行的是妖魔手段 稚子无辜,于乱葬岗中醒来,却已是另一个人展开

《双生语》章节试读:

第7章 你好天真呐


见两人消失在视线内,兰适之走回房中将手中的三文钱和怀中的八文钱放于枕下。

想了想,拿出一文钱在身上若饿了也可买个馒头。

如果,父亲留下来的三两银子还在,日子倒也能好些。

须知,千文为贯、一贯铜可换一两银。

今天已是生意极好能存下也不过十文,若日日如今三两也是他一年的时间了。

他一心问仙,自然不需这些俗物,不饿死就好,可得了这身体便是承了因果,有人需要他存下来也没什么。

还了这最后一遭,此间也就事了了。

兰适之默默地坐在床头,不再关心那些小事,该如何夺取双灵根以及后续占据了他大半心神。

“种灵之术需要我与被夺灵之人相距不超一米意味着不能再假借他人之手。”

“金家用金钱编织了一张利益网,更是有县衙充当保护伞,看似庞大。”

“但就金福一事而言,不过是只纸老虎一戳就穿,暗中并没有我所不知的力量。”

“那么,是否可以使其作茧自缚?只需要我轻轻地推它一把。”兰适之看着自己的右手作势往前一推,轻笑一声狠狠地握紧成拳。

紧接着,眼睛撇向一旁的墙壁。

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取出了藏在其中的小药瓶。

“刚做好,还没在人身上用过呢。”兰适之打开瓶口,瓶中肉眼可见的乳白色汁液。

本是用于防身的。

毕竟,前车之鉴不可重蹈覆辙。

这些是一棵不知名树的汁液,一棵看上去很普通的树。

有毒的植物大多形状怪,颜色鲜艳或奇特,或者有色斑色纹。

闻着刺鼻,有头晕、恶心的症状。

以上这些,这棵树都没有。

毒性却远超它们,兰适之可是试了很多才从中选出最好的。

为此,毒杀的有毒动物不在少数,最普遍的就是蛇了,他很讨厌这种东西!

要不是为了收集毒液,他才不想靠近,将其作为小白鼠只是顺带的。

虽然,与这些东西打交道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毒无疑是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但兰适之连寿命都交换了,他本就是在走钢丝,与之相比这点危险根本算不了什么。

收获切实的握在手中,不是吗?

这是他目前为止收集到最满意的毒液了,一滴就能让野猪在一分钟内倒下,死亡时的症状按人的说法是心脏麻痹。

简单地说窒息死亡。

中毒者说不出话的。

兰适之收拾好东西就静静的靠在窗边等待夜幕降临。

看着太阳,慢慢落下去了。

子时,兰适之拿上盲杖从家中往县城里走去,一路上借助阴瞳的第三视角特意避开了还未归家的行人。

他在《志异录》上花了点心思,关于阴瞳的使用也越发得心应手。

第三视角是以兰适之自身为中心,十米内的人头顶上的气运一目了然,能很好的避免自己的行踪暴露,日后出现所谓的人证。

这还是阴瞳第一次出现便是第三视角得来的灵感。

就这么走着。

兰适之就这样从小溪村走回了县城,小溪村是相距县城最近的村子,不然他也经不住每次这样一来一回的跑。

城门早已关闭。

县城里的规矩多,村子里的人都不习惯,宵禁就是其中之一。

兰适之没去管紧闭的城门,自顾自的往一片漆黑的小树林走去,躲开了锋利的树枝,表现根本不像一个盲人。

阴瞳的夜视,他在交换阴瞳的那天晚上就知道了。

走到了一个草堆前,扒开后一个成年人无法通行的小洞口出现在眼前。

这还是李大福告诉小兰适之的,村里的孩子大半都知道这地。

兰适之略显艰难地钻了过去,回头看了看洞口有些庆幸,再长大些怕是钻不过这洞了。

他今天白天已经和李大福还有果果离开了县城,这点有目共睹,等做完一切离开后这里的痕迹不必特意清理,这个地方本就不是秘密,太过认真反而落了下乘。

留下想给对方看到的线索并不会影响到整盘棋,太过圆满固然不错可不寻常,遇到些较真的就死抓着你不放了。

这个世界的司法制度相当于中国古代并不完善,这点哪怕是有仙人存在,但百姓的生活却也没有多少改变。

重口供、轻物证,喜欢屈打成招。

是如今的现状。

兰适之拍了拍身上刚刚沾上的尘土,躲着县城内巡夜的人来到了金家的大门口。

门前有两人在打着哈欠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见状,兰适之将事先打磨好的树枝藏在袖中装作盲人往金府的大门口走去。

守门的两人看见兰适之,第一反应揉了揉眼有些不确定大晚上的还会有小孩子在外面,确定了后皱了皱眉打算走上前把他赶走。

“上钩了。”兰适之眉眼一挑,内心却如一潭死水掀不起一点波澜。

他见两人走来,故意被一旁凸起的石头绊了脚摔倒在地,盲杖也从手中滑落,看不见东西一只手只能在地上胡乱的找寻。

“没事吧,小朋友。”两人见兰适之摔倒在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一人连忙将他扶起,一人捡起掉落在地的盲杖递回了他手中。

趁着两人将他扶起和递回盲杖的间隙,兰适之手中的树枝划过了两人的手掌,留下了个小口子。

面对两人的关心之语,兰适之默不作声也不再掩饰,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二人,雪白的双眸看的二人心里发慌。

“唉,你……”正打算说些什么,两人便感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呼吸竟也急促了几分,没等反应接踵而来的是钻心的疼痛,两人均是不由得攥紧左胸,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兰适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倒下,毫不犹豫的踢开碍事挡路的两人。

“倒是比我预料的还要好吗。”他此刻的心中只有对毒性的满意,倒下的两人没有再让他多看一眼的价值了。

“接下来该轮到谁了呢?儿子一人在下面未免孤单,不如我送你们全家团聚。”兰适之借助阴瞳的视角看向了睡在书房的金守仁。

同样的招数,他轻易的就大摇大摆从金府大门口走了进来。

躲过巡夜的金府下人,兰适之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一袭黑衣隐于黑暗如无常索命厉鬼勾魂。

来到金守仁的床边,兰适之本可以让他在睡梦中死去,但那样难免太过无趣,锋利的树枝像冰冷的刀子一般划过对方的脖颈,动作故意粗暴了一点,为的便是惊醒对方。

脖颈被划开的疼痛充斥脑海,金守仁的双目圆瞪,下意识捂住了自己鲜血不断流淌出的脖颈,看见站在床边的兰适之怨毒的目光其中夹杂着深深的不解。

他根本就不认识眼前人,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为什么?

挣扎着身子,伸出右手拼了命的想要抓住兰适之,竟真让他起了身。

兰适之有些惊讶,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在对方快要抓住他时躲了开来。

金守仁也从床上摔到了地上。

察觉到死亡在向他步步紧逼,他真的不想死:“救救我……救救我!”

当然,这些只是他内心的想法,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嘶哑的声音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金守仁无助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兰适之,其中包含是对生的渴望还是对眼前人的诅咒或许都有,但哪个比较多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兰适之看着对方竟在向自己求救,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冷声道:

“既已身入局中,哪有打蛇不死便一走了之的道理。”

“妄想我救你?”

“呵~”

“都要死了的人了,还不忘逗我笑。”

“你好天真呐!”

兰适之的话毫无疑问将金守仁打入了地狱,没有希望了。

“老爷?”金守仁挣扎着身子闹出的动静惊动了在外巡夜的下人。

原本暗无天日的天空此刻照进来一束光,这平时听的再多不过的两个字不由得让他又燃起了对生的希望。

兰适之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阻拦。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本>>《我欲遮天》